您的位置 首页 中国山水画

中国艺术名人堂系列,《仰之弥高》亚兵谈雁廷山水画

雁廷 艺术家简介: 郑廷,笔名雁廷,字,宾鸿,职业画家,中国致公党员。碧玉轩主,1998年毕业于曲阜师范学校美…

中国艺术名人堂系列,《仰之弥高》亚兵谈雁廷山水画

雁廷

艺术家简介:

郑廷,笔名雁廷,字,宾鸿,职业画家,中国致公党员。碧玉轩主,1998年毕业于曲阜师范学校美术系,毕业后一直从事美术创作,1999年拜著名山水画家、中国国画院副院长陈小鲁先生为师。2000年结交济宁市著名学者、诗人、书法家方伯廉老先生,并跟随方老学习清史传统文化以及文学修养,成为忘年之交。现为山东省美术家协会会员,当代青年实力派美术家协会会员,北方画院特聘画家,收藏家协会会员,等多种职务。


评论文章:

画中逸气,仰之弥高

——从《雁廷山水画选》看画家雁廷的创作品位

■亚兵

前些时候孔子文化节期间,我又有幸聆听了范曾老师的一番教诲。他特别在阐述“抒啸犹慷慨、听八表宫商,谁唤醒三千世界”时重新提到的“仰之弥高”的话题,恰好和我思索的对雁廷画作的理解形成了一种共振和呼应。

多年以来,我一直以为中国山水画最高境界可归纳为四个字:“崇高、幽远”。然而如何逼近这个旨归,各有解术不同。因为“高”字前面是“崇”,“远”字前面是“幽”,这就决定了高和远的主观性、意念性和游离性。“浑沌生万象”“山水画以浑为宗”“水至清则无鱼”的欣赏追求,也因而成了我多年来坚持的美学主张。形成这种理念的结果更直接的造成了我面对一些所谓山水画家作品时的迷惘。所幸遇到了青年画家雁廷能一洗我心中浊气的画作,使我在依稀远眺雁廷以后的创作之路时,终于在“崇高、幽远”的背后看到了其让人“仰之弥高”的另类异象。

断言雁廷让人“仰之弥高”,对一般人看来也许太过武断,甚而说是匪夷所思。然而,如果你走进了雁廷的“徽州印象”等一系列画作,你就不难发现其满篇流动的一种逸气,一种大开大阖摄人心魄的力量。康德说“我们把绝对的大的东西称为崇高”。那么据此完全可以认定雁廷的作品暗蕴崇高。事实上当我们把美称为“大”的时候,总与天地相连接,而将美称为“小”的时候则往往与俯拾即是的审美愉悦(有限的)相关连。现今画坛很多小“心境”在沾沾自喜津津乐道的以为在描画着大山大水的人们,相比于“崇高、幽远”,都不过是在精心刻划着王屋山下的魁父之丘,因为他们根本难以触及到山水活的灵魂。当年说李可染先生为什么比一般画家画的画要“大”呢?其实说的就是可染先生高远的境界与状态。可染先生有一种表达超越感观尺度的能力,这也是他内心所具有的崇高感使然的能力。他对大地山河仰之弥高,而这种情怀的恃守,表现为他“大”的艺术。而同样让我为雁廷喝彩的原因,就是因为雁廷作品里蕴涵的一种逸气,飘扬着一种高的境界。山水画以境界取胜以气制驭的理论如果圈定在雁廷的作品上就更显示出其颠扑不破的真理性。为了更好的理解雁廷的画作,我们不妨还是先近距离窥视他的作品。他的作品笔精、墨妙、色调清润、大气磅礴、华滋浑厚、苍秀天成。其格局布陈近乎宋人,层峦叠嶂,骨体坚实,烟波浩渺,气韵飞动;其笔墨变化远胜元人,丘壑错综雄奇,植被丰茂多变,仿佛有一种精神闪耀在云蒸霞蔚之中。画中处处可见古人的笔法、墨法,有范宽的雄峻、王蒙的茂密、石溪的粗头乱服、石涛的纵横排荡;也有黄宾虹的含浑无尽、张大千的彩墨辉映、陆俨少的缭绕萦回。然而,这一切又都若有若无,妙在似与不似之间,它们早已被雁廷的大手笔包孕其中并脱胎换骨,观者感觉到的是处处弥漫于河山大地中的一片深情,一种文化,一种精神。繁密的布局、苍劲的用笔、郁茂的景致、幽深的境界,显现着雁廷山水给予专业画家的启示:高的东西绝对不仅仅是笔墨、是丘壑、是深厚的传统功力,而应是对山水画传统的深层领悟。雁廷的作品不但展示着南北山水的苍润雄强,给人以怡情悦性的享受,而且有力地改变着浅学之流对传统的误解。说到底如果让我揭密雁廷画作的实质,我会首当其冲的说这都是由于雁廷胸中的一种逸气才成就了其画作充盈的另一种摄人的力量。

中国艺术名人堂系列,《仰之弥高》亚兵谈雁廷山水画

元四家之一倪瓒在谈及画作时每每谈到“写胸中逸气”和“逸笔草草,不求形似”。写胸中“逸气”侧重于作者主体方面。胸中有逸气,通过逸笔写出,画面才有逸气。也就是说,胸中的逸气是画中逸气的来源。画出的作品是创作主体胸次的表达,绘画的目的不在于去画什么具体的客观物象,不在于是否表达了被画物体的真实感,而在于是否表达出了胸中的逸气。画出胸中逸气是根本、是目的,是整个创作过程的关键。而画形状物不过是一种手段,作品不过是胸中逸气的自然表征。常言说,艺术到了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的地步,会是一个绝妙的境界。而这种境界的产生大都是由于画家具有如武术内功一样澎湃的胸中之气。有了一种逸气就足以改变艺术家一生的道路。在此,我说雁廷画作具有让人“仰之弥高”的灵性断非故作惊人之语,事实上研究艺术家的心灵历程,那些遽然蜕变和瞬间重生而来的逸气,有时来得迅猛近乎禅家的顿悟。形可学而得,气不可学而得。当年丰子恺画中的清气、逸气最为难得。学者无法得,也就无法超越他。当年上海美协主席和上海画院院长都由丰子恺来担任,还是有道理的。画中的气对于丰子恺来说对于雁廷来讲确实才是最重要的。现今中国书画艺术界有一种习惯,那就是讲求师承关系。一些画家挂在嘴边上就是得到了某大师的指点,或者说师从什么人,依此来炫耀自己。著名画家齐白石曾经告诫弟子“似我者死”。因此说画界的这种风气很大程度上在阻碍着艺术的进步。而雁廷坚持以造化为师、以气制驭,从自然中捕捉灵感,提炼形式,发现美感,锤炼笔墨,这使得他的作品始终洋溢着意象的鲜活性和生动性,始终贯穿着源于造化的清新感觉和生命气息;与此同时,他又十分注意“自我”对大自然的认识、理解与领悟,使客观物象经过心灵的提纯而升华成“心象”,把大自然的秀美变成自己的艺术语言,确立自己绘画的新理念,形成自己独特的绘画艺术风格,让自我的胸中逸气演化为“画中逸气”并让其真正飘扬起来,通过这些就不难发现雁廷对自我的充分自信和其画作的高境界追求。在雁廷画作里我们随处可见以气力运笔而出现的圆润、厚实的笔力与笔型,横向展开的画幅中由线及面而成的层层山峦丛林,皆由连绵相属的笔墨运用而生发为韵致,使画面中的烟云薄雾、高天归鸟、山川飞瀑、密林独树、木桥屋宇等有限意象表现为无限邈远。

中国艺术名人堂系列,《仰之弥高》亚兵谈雁廷山水画

解读雁廷的作品,可以发现画家始终关注整体气势与局部精彩的统一性。他的笔下或以骨线为主,辅以干湿不定、浓淡不同的墨色,勾勒岩石的纹理、峰峦的结构,突出画面主体;或以墨色为主,使云雾在奇峰林海中飘动,染出阔大的境界;或以石青、石绿的流光溢彩与骨线、墨气相映照,表现出山川气象的变幻奇观。其实,在雁廷的山水画中,只运用了极简洁的几组意象,即山、石、云、水、树,通过画家的直觉把握,随着整体图式的需要与表现对象的肌理、形状及情景的不同,该勾时勾,该泼时泼,该染时染。或浓或淡,或干或湿,或疏或密,或虚或实,或露或藏,或松或紧,变换着笔墨的形态、样式与节奏,虚中有实,实中有虚,笔中有墨,墨中有笔,色墨交融,线面结合,共同组成的山水情调笼罩于画面,传达出苍茫、浑厚、幽深的诗情色彩,显得既统一又丰富。中国画的所谓气韵正是艺术整体美中所体现的一种内在的活的生命。若肢解其中一部分,或使部分脱离了整体,内在的情、气、势就不复存在了。正是在一定精神、气质统御之下的各种美质的有机结合,才使画面气韵生动,这正是雁廷写意山水的独特风骨。它不仅表现为作品外部那种凛然的山水气势,也不仅表现为艺术的浪漫风韵,更是一种山水情怀的独特展露。

是为序!

(2008年11月14日晨)

(亚兵:著名青年作家,文艺评论家。北方画院院长,北方作家艺术品鉴赏委员会主任。《北方作家》、《茶馆》杂志主编。)


泰山写生作品:

中国艺术名人堂系列,《仰之弥高》亚兵谈雁廷山水画

中国艺术名人堂系列,《仰之弥高》亚兵谈雁廷山水画

中国艺术名人堂系列,《仰之弥高》亚兵谈雁廷山水画

中国艺术名人堂系列,《仰之弥高》亚兵谈雁廷山水画

中国艺术名人堂系列,《仰之弥高》亚兵谈雁廷山水画

中国艺术名人堂系列,《仰之弥高》亚兵谈雁廷山水画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山水画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jfssh.com/zgssh/95.html

作者: jfssh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