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中国山水画

流水无声,笔墨有神——论任鸣山水画作品中的笔墨神韵与艺术精神

中华民族的文化传统和艺术本能已将山水以及对于山水的关注和情感,充分融入画家们的血液之中。祖国浩瀚的山河无时无刻…

中华民族的文化传统和艺术本能已将山水以及对于山水的关注和情感,充分融入画家们的血液之中。祖国浩瀚的山河无时无刻不在引起画家的关注和憧憬。生长自河南的任鸣从小就对自然中的一山一景怀有强烈的兴趣,这对他后来选择走上山水画家这条道路,奠定他自然主义的绘画风格都起到了重要的作用。他的画风以清新、自然的笔触再现现实存在,并将时代精神、自我意识和艺术理念内在于客观事物本身,逐渐形成独具特色的绘画风格与清新洒脱的艺术面貌。

流水无声,笔墨有神——论任鸣山水画作品中的笔墨神韵与艺术精神

2016年 巫峡雪霁图68#136

细观赏任鸣的山水画作品不难发现,虽然对不同自然景色的表现各异,但他正在不断地实践中逐渐形成自己统一而丰富的绘画风格。如画中山石或是舒缓自然,山石的阴面用长披麻皴法描绘,渲染细腻,轮廓清晰,层次相宜。醴泉于山间倾泻而下,晓雾中屋宇若隐若现,长松高耸入云,傲立山巅。或是岩壑拔地而起,山峰奇绝逸出常理,结构层理历然可见。山石外形奇峻,轮廓方折,以枯笔细线勾勒,直笔干擦,层次鲜明。云气和流水的渲染深浅分明,层次历历可数。树木屋宇亦工致,更有率性、清峻的趣味。树法用笔直接而自由,笔触清晰洒脱。无论是绿竹还是芭蕉,都以明显的粗细变化和顿挫笔触节奏,塑造出枝叶扶疏,摇荡于青天白云中的俊逸形象,与山石一起表现出自然景色中所蕴含的不可言状的美。山间或是鹤伴仙人,或是佛光普照,都以简笔勾勒轮廓,与周围自然清新的环境相契合,在云雾缭绕中显现飘逸高远之境界。从诸般变化丰富的笔墨韵律中能够清楚地感受到任鸣所表现的自然,是他直接体会到的自然之精神。画家外取自然万物之形态,内表人格与心灵,将自己的理想精神和感觉意志,贯注到所描绘的自然物的百态之中。“艺术创造的过程是物质的精神化;自然创造的过程是精神的物质化。”在任鸣的笔下,每一个形象是一组飞动线条之节奏的交织,而统合于全幅画面的交响曲中。它们个个生动,却繁而不乱。以各式抽象的点、线渲染皴擦摄取万物的骨相与气韵,点画离披,时见缺落,逸笔撇脱,若断若续,而一点一拂,具含气韵。不细凿个体的形貌,而注重整体姿态之节奏和韵律的表现。以丰富的象征代形象的实写,超脱而浑厚。苍苍莽莽,气势勃然,仿佛一切有机生命皆凭借物质扶摇而入于精神的美。画家山水画中的笔墨神韵在于他以一种不可思议的笔触表现大自然中的不可思议的活力,以艺术的笔触表现大自然中最真实的生命、理性、情绪和感觉,这活力是一切生命的源泉,也是一切美的源泉。在这种点、线交织的律动的形象里面,立体的、静的空间失去意义,它不复是位置物体的间架。画幅中飞动的物象与“空白”处处交融,形成自然万象在画面中全幅流动的节奏性和韵律感。空白在中国画里不复是包举万象位置万物的轮廓,而是融入万物内部,加之万象之动的虚灵的“道”。画幅中虚实明暗交融互映,构成飘渺浮动的氤氲气韵,真如我们目睹的山川实景。

流水无声,笔墨有神——论任鸣山水画作品中的笔墨神韵与艺术精神

2016年 风正一帆悬68#136

领略过任鸣山水画中的笔墨神韵后,细细体味之下,还能感受到画家笔墨的无声世界中“不敢高声语,恐惊天上人”这种对自然和艺术的崇敬情怀。无论是表现奇峰险峻,还是描绘鸟树清幽,他都怀着无比宁远和静观的心态,时时不忘以“自然”为师,于造化氤氲的自然气韵中求笔墨运用的真实基础。画家游览山川奇境,于自然中品味奇峰险峻和鸟树清幽的美,而后才运奇姿纵横的笔墨,写神会目睹的妙景。画家始终认为:艺术是要人在自然中静观领略,不生欲心和机心。唯此,才能超越现实,达到物我两忘的至高境界。这超然的境界是自然界丰富生命的集中表现,是外在的“统一形式”和内在的“力的回旋”。画家只有怀着一种无比崇敬的心意,深入于自然的中心,努力感受自然的生命呼吸和理想情绪,用心体会自然界的千种形象和万般万化,才有可能体会并表现出其中的深沉精神和宇宙活力。才能在画面中以准确而生动的笔触表现出花,表现出光,表现出云树山水,以至于鸢飞鱼跃。正是基于上述创作理念,才使得任鸣的山水画作品没有一条曲线,一笔皴擦不在表现生命的跃动和活泼的神致,充分展现出画家在所描绘的自然之真中体现情感之真,在线条的扩张与收缩中,在笔触的变化与定律中,在情感的奔放与秩序中展现宇宙无尽的生命和丰富的动力,展现自然严整的秩序和圆满的和谐。因此,任鸣的作品是借自然万物的形象展现出生机勃勃和豁达放逸的精神。

流水无声,笔墨有神——论任鸣山水画作品中的笔墨神韵与艺术精神

任鸣是“80后”,他的作品中蕴藏着“80后”画家对山水画的新理解,蕴藏着他过去的生命体验和他对所处时代文化之潮流的认识,亦即在现实生活的体验中表达出时代的精神节奏。他从微观的角度出发,把个人对时代和社会的认知、生活的经历、隐秘复杂的内心历程,都投射于绘画创作过程中。这个过程充满了思想上的认知与感受,视觉上的对峙与互换,以及情感上的转折和遮蔽。如此丰富的内心动向都被画家转化为绘画中那最为精致和敏感的存在——人性最真切的存在,“若没有真挚的情感,何取乎高明的形式。”任鸣正是凭着手中生花的妙笔于一朵花中塑造天国,一滴露水体味生命,洒脱地描绘着自己的人性真实与诗性理想。这种以时代特性为基础的创作取向和风格表现上的独特性与连续性,凝结于画家在思想与技法两方面都经得起推敲的作品中,集结成册并有幸与大家见面。

清人沈宗骞在《芥舟学画篇》里论人物画法说:“盖画以骨格为主。骨干只须以笔墨写出,笔墨有神,则未设色之前,天然有一种应得之色,隐现于衣裳环佩之间,因而附之,自然深浅得宜,神彩焕发。” 您手中的这本画册让您在任鸣的山水画中听流水无声,观笔墨有神,体会其中所蕴含的无尽的神韵和意境,得到心灵涤荡的精神享受。这只是个美好的开始,我相信年轻的任鸣还能为我们描绘更多美丽的自然,开创更多艺术的可能性,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流水无声,笔墨有神——论任鸣山水画作品中的笔墨神韵与艺术精神

任鸣

任鸣简历

任鸣,字无声,号流水堂主。1983年生,内黄人。现居北京。中国艺术研究院 美术学硕士。曾任职于文化部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国画院教学部。现供职于中国水墨画院,八月画会创办人兼会长,太庐诗社社长,金谷书画院名誉院长。

牟晓林(美术学博士)

2013冬于北京中国艺术研究院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山水画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jfssh.com/zgssh/711.html

作者: jfssh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