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中国山水画

王镛:脱离传统不行!艺术家要善于从一般人认为丑的东西里发现美

王镛,别署凸斋、鼎楼主人等。1948年生于北京,太原人。1979年考取中央美院中国画系李可染、梁树年教授研究生…

王镛,别署凸斋、鼎楼主人等。1948年生于北京,太原人。1979年考取中央美院中国画系李可染、梁树年教授研究生,攻山水画和书法篆刻,得到叶浅予、梁树年等先生的指导,1981年在研究生毕业展中获叶浅予奖金一等奖并留校执教。现任中央美术学院教授、书法艺术研究室主任、中国书法家 协会篆刻艺术委员会副主任、全国中青年书法篆刻展评审委员会副主任、沧浪书社社员。作品曾多次在国内外展出和发表,被多家美术馆、博物馆收藏,并出版专集数种。现任中央 美术学院教授、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东方美术交流学会副理事长。

王镛:脱离传统不行!艺术家要善于从一般人认为丑的东西里发现美

来源:书法研习院

谈儿时临帖

写晋唐的楷书。我有点儿不安分,那会儿周围的老人或是我父亲都让写一种要很长时长,写像了再干别的。我不行,我写不了多少天我就想试试别的。但到了少年宫之后因为刘先生主要是写篆隶书多一些,我对这个开始感兴趣,在那儿之前主要是楷书。现在书体更细分多了,不细分也有五六种,总吸引你想看看,能看到它的美,这是第一步,要是看不到美就谈不到关心了。现在回想起来是对的,多接触不同的书体、风格,才能在比较中加深理解,加深认识。

对篆隶感兴趣的过程,如何从简单的对临到转成创作

从甲骨文开始也算是篆书范畴,一直到秦代小篆这个期间超过两千年,篆书能够占整个书法文字史一半,你再发现那两千年里的篆书一直在不断地变化,变的是什么呢?不外乎是结构外形,内部空间的处理,线条的方圆曲直。每个时代都不一样,不断地变化演进。

王镛:脱离传统不行!艺术家要善于从一般人认为丑的东西里发现美

那么整齐的小篆,难道当时的人就这么写字吗?出土的文物现在有秦代的简书,包括一些其他方面的金文、还有少数的石刻。因为那几件石刻之所以被定为标准的小篆,是因为按照皇帝的要求写的,这个时候刻出来的东西更接近于我们现在的印刷体,但其实生活中小篆并不是那样的,这种标准书写太没有效率了。所以我写的小篆不管是题跋还是铭文,虽然是小篆的结体,但是要写的轻松自如一些,就是像信笔写来。我觉得小篆本来的面目应该是这样的,起码书写的面目应该是这样的。篆刻也好、书法也好,要追寻的东西应该是艺术性,从这个立场上来考虑就能分辨出哪些是更高级的,哪些是更有深度的,更有难度的,更需要我们去着力追求的。照这个思路,从临摹到创作就会找到明确的方向。

谈自己个人风格行程中各阶段的变化

从八九十年代,我特别想在字的造型上有点儿突破,我反复地看了书法史,研究书法演变的这些过程。发现为什么出现这么多种书体,这么多种风格,实际就是一个变形的问题,点画也在其中。但是最根本的是结构的变化,风格也是这么产生的。

书法是一个研究造型的学问,这个形也不是凭空去改变的,而是植根传统借鉴融合。我是觉得五体书法实际是相通的。比如说傅山,他用草书的笔画写篆书,不能说完全成功,但是他确实使得我们打开一种思路,值得去探求。康有为曾说过:“书为形学”,其实很有道理。

继续“求变”中所要追求的状态

我是觉得创作是无休无止的,不可能说哪天就宣告结束。顺时求变,求变是根本的。还得能做到哪一步很难说,反正我感觉你总得不断地思考一些东西,如果反复地练手上的功夫,我感觉离死就不远了。不管是当代还是古代,烂熟以后很俗,很容易滑向恶俗,什么东西都是如此。

王镛:脱离传统不行!艺术家要善于从一般人认为丑的东西里发现美

这个变有时会有成功,但是有时候也会失败,这个变具备好多条件,你要是基础不够,硬去变的话有时候反而更糟。变形不是一个万能的东西,也有好有坏,不变的东西肯定不好,但是变的结果会有好有坏。如果在变中不断进步,就是大幸了。

如何界定“失败”

完全脱离了一些传统的东西,感觉是在全面颠覆或者是走上邪途。变得恰到好处才行,不是胡来,还得有深厚的传统根基,从这个基础上来求变,否则就会失败。有人认为在书法史上,这些前人所树立起来的传统经典已经无法再去超越,没有我们发展的余地了。但是作为一门艺术来说,书法一直到民国还在发展,既然有发展就说明不是死的,就说明还有前途。如果历代的书法家都是单纯的模仿前人,那就书法史也早就结束了。

谈美与丑

对于美丑我有一个比较浅显的理解,美丑是不断变化,而且是可以转化的。以前觉得丑的东西,今天觉得美了,生活中很多这种情况,比如最早穿的牛仔裤,凉鞋的样式,都有一个理解接受的过程。作为艺术来说也是这样,我觉得艺术家的工作是什么呢?简单地说就是把今天我们认为是丑的里边,能不能发现一点美的东西,加以创造,变成一种新的美。这样的结果是美就更丰富了。大家都认为美的我们还去一直模仿,也就不能称之为艺术家了。

如何看待传统书法与当代艺术的结合潮流

我是觉得你所说的所谓现代派,或者叫探索型的书法,应该有一席之地,但是我感觉它很长一段时长内不会成为一种主流。中国的文化太源远流长了,现代派书法开始的时候大家都不接受,不允许进入国家机构主办的展览,这是不对的,任何一种艺术都应该持开放的态度。

我个人看了这类东西,对我搞传统书法很有启发。因为这种书法是没有前人留下尺子来衡量的,这是优势也是劣势,劣势就反映在基本上不会被大多数人接受。有存在的价值,但是这里面也有好坏,关键是评价标准在哪儿?我认为标准在于对形式美的把握上。现代书法比较符合形式美的一些规律原则,耐看,而且有一些传统因素,强烈的艺术表现力,就很好。也有一些哗众取宠的,专门制造一些新闻,这就跟艺术本质无关。有人确实是有点儿胡来,但胡来也不是人人都做到的,有好坏之分,也有高下之分,只不过很难有标准来衡量,所以搞的人们不知所从。这些我觉得还是需要时长的检验。

(本平台注重分享,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谢谢!)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山水画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jfssh.com/zgssh/572.html

作者: jfssh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