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中国山水画

泼墨泼彩,中国山水画的奇葩

最近,萃花在后台收到一个花粉提问,觉得有必要拿来给大家分享一下: 在解答“泼墨省事易上手”这个问题前,我们需要…

最近,萃花在后台收到一个花粉提问,觉得有必要拿来给大家分享一下:

泼墨泼彩,中国山水画的奇葩

在解答“泼墨省事易上手”这个问题前,我们需要了解什么是泼墨泼彩。泼彩泼墨成熟于上世纪60年代,正是西方抽象艺术蓬勃发展的时代,恰好,张大千那会儿就住在国外,跟毕加索、赵无极切磋画艺,熟悉毕加索的知道他画风是这样的:

泼墨泼彩,中国山水画的奇葩

▲毕加索作品

赵无极的画风又是这样的:

泼墨泼彩,中国山水画的奇葩

▲赵无极作品《争荣竞秀》

所以切磋的结果就是,张大千的山水画开始抽象了,不一笔笔细致勾勒,改用大色块经营山体结构了。

泼墨泼彩,中国山水画的奇葩

▲五代巨然传统山水VS张大千泼墨山水

张大千选择用泼墨泼彩替代线条造型,当这样略带抽象的画作见诸于世时,有一类艺术家如张少侠、李小山坐不住了,他们觉得把墨和颜料泼在纸上,“是以西方抽象画法,结合中国画工具的特点,作了勉强的凑合。”看来这位粉丝的提问属于历史遗留问题,萃花带着疑问请教了泼彩泼墨画家瞿塘。

泼墨泼彩,中国山水画的奇葩

瞿塘,浙江台州人,1993年毕业于中国美术学院,国家一级美术师,现为亚洲文化艺术家联合会会员、浙江美术家会员,曾师从著名山水画家陆俨少、楼浩之。

没有基本功,你只会“泼”,出不了“彩”

瞿老师17岁开始临摹传统古画,他反复强调学好基本功,才是画好泼墨山水画的前提。当看得足够多,建立了自己的“画库”,墨泼在纸上,才能自动检索出构图。

泼墨泼彩,中国山水画的奇葩

▲瞿塘泼墨泼彩作品

同样,乍一看是大色彩交融的泼墨山水,细看会有点景人物、房舍草屋、渔舟等,这些山水画的陪衬,画法都来源于传统,它们点明了主题,寄托了作者的感情。从这个角度来看,泼墨泼彩山水是对传统绘画的继承与发展。

泼墨泼彩,中国山水画的奇葩

▲瞿塘泼墨泼彩作品

很多人觉得泼墨泼彩省事,不像《千里江山图》要耗费大半年,但瞿老师强调“泼彩一分钟,收拾八小时”。泼确实很简单,但是要泼出层次感很难,混沌朦胧的“虚”与精心描绘的“实”鲜明对比,颜色之间要呼应协调,这些美感需要沉淀,没有基础的话,容易学会泼但很难出“彩”。

泼墨泼彩,中国山水画的奇葩

▲瞿塘泼墨泼彩作品

泼得好不是手巧,只是运气好?

另一种对泼墨泼彩的误解在于:泼墨泼彩之所以成功是因为运气好。瞿塘老师对此的解释是:“泼墨的随机说到底也是有人的参与,泼墨泼彩山水画核心是做到心中有丘壑。”比起破墨破色,它更为放逸,“泼”用水量大,墨色变化有倾泼之势。墨韵色彩的高度张扬,画面更为朦胧,它的不可控性加强了绘画的情感宣泄。

泼墨泼彩,中国山水画的奇葩

▲瞿塘泼墨泼彩作品

颜料、墨渗透、交容的过程是很奇妙的,这是常人理解的随机成分,正因为它不可控,就会有泼坏掉的情况。我们看不到张大千泼坏掉的作品,但是瞿老师给我展示了他修改过的一幅画:

泼墨泼彩,中国山水画的奇葩

▲瞿塘泼墨泼彩作品

是不是丝毫看不出哪里不对?那么现在来看一组对比,当你了解大自然,对光影有了理解,就会发现这幅画里有一块比较突兀。不知道有没有朋友看出来。

泼墨泼彩,中国山水画的奇葩

▲修改前VS修改后

对的,就是这块蓝色。泼坏的作品上,有的可以进行二次泼墨,在这幅作品上,瞿老师二次创作时用白色盖住蓝色,用自然的云雾遮住大块蓝天,别有一番韵味。但是如何让第一次泼墨的颜色,与二次泼墨的自然融合是创作的难度所在。

泼墨的乐趣在于意外?

照前面所说,画到一半还可以修改,跟传统绘画先画粉稿的行为相悖啊!动笔的时候不是应该早就知道哪一块要画什么用什么颜色吗?这是泼墨与传统绘画很大的区别之一,在泼之前通常不知道自己具体要表现什么,根据墨跟色交融的自然效果,开始构图。瞿老师笑称这是泼墨的最大的乐趣所在。

泼墨泼彩,中国山水画的奇葩

▲瞿塘泼墨泼彩作品

所以泼墨就像是一盒巧克力,你永远不知道下一个是什么口味,但它一定是巧克力,不可能是蛋糕。这幅画想要用什么颜色,画山水还是花鸟会有预设,但是一旦泼下去就要灵活收拾了。

泼墨泼彩,中国山水画的奇葩

▲瞿塘泼墨泼彩作品

灵活还表现在创作中的各种尝试,瞿老师给我讲了一个有意思的故事;他曾经在作画时,一时兴起将高度白酒加在颜料中,酒精混合颜料渗透的效果非常好,而且闻闻还有酒香味,有时会因此迸发更多的创作灵感。

泼墨泼彩,中国山水画的奇葩

▲瞿塘泼墨泼彩作品

类似加白酒这种泼墨泼彩的技巧,并不是所有画家都会说出来,知道这种“人不知我知”的操作后,我紧张又兴奋……(搞得好像我知道了就会画似的)瞿老师只是笑,末了喝口茶补充道:“张大千即使住在国外那么多年,还总是一袭长袍,留着美髯长须示人,他清楚自己是中国人,泼墨山水画也必须符合国画传统,文化需要传承,技巧那些东西,没什么不能说的。”

所以,就有了今天这篇文章。

小彩蛋

萃花:画抽象山水画这么久,瞿老师您怎么看待冷军的画?

瞿老师:冷军是我尊敬的画家之一,他的画面太细致,连金属锈斑都一览无遗。这不单是绘画技艺的精湛,更是观察能力的强大。一度非常佩服他。

更多内容,请关注”艺萃”

本文为艺萃原创,转载请私信艺萃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山水画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jfssh.com/zgssh/2812.html

作者: jfssh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