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中国山水画

中国山水画大师李可染谈艺录

我不依靠什么天才,我是困而知之,我是一个苦学派。 假如我的作品有点成就的话,那是我深入学习传统、深入观察描写对…

我不依靠什么天才,我是困而知之,我是一个苦学派。

假如我的作品有点成就的话,那是我深入学习传统、深入观察描写对象、深入思考、深入实践的结果。人离开大自然、离开传统不可能有任何创造。我常常问自己,我是在创作画,还是在学画、研究画?结论:我是在学画和研究画,我现在已经70岁了。我一辈子都在学习和研究的过程中。

客观世界是人类认识和思想的根源,但它不是艺术。它是原料,是带着杂质的矿石,没有它,炼不出精钢来,大自然的奥秘无穷无尽,人将永远发掘不完。传统是几千年来,亿万人探索大自然奥秘的成果结晶,人不接受传统就是把自己退到原始人的地位。

大自然是无限的,是永远探索不尽的。传统与大自然比是微乎其微的。不学传统是愚昧,学习传统,不去学习大自然和社会,那也是最蠢的。

“师造化”就是要把对象、把生活看作是你最好的老师,要把客观世界看作是你最好的老师,要把客观世界看成是第一个老师。

创新是在传统的基础上,深入观察研究客观世界,发现前人没有发现的规律,创造出与前人不尽相同的风格、方法、语言。这绝不是随随便便可以悻得的。

人类文化的前进发展是接力赛。继承的目的是发展,不继承谈不到发展。大科学家牛顿说:”我所以比常人看得远些,因为我是站在前代巨人的肩头上。”杜甫说:”读书破万卷,下笔如有神”,学习就是接受传统。

我对传统的态度是尊重、学习而不是迷信。传统蕴藏丰富,成就很高,但又远远不能完全符合新时代的要求,所以必须要发展,发展的途径,一方面是到客观世界中考验传统的优劣取舍,一方面在生活中,发现前人没有发现的东西,同时要吸收世界上一切优秀的、对我们有用的东西来丰富自己。使传统得到发展,成为有民族特色的、新的民族艺术。

“可贵者胆”、“所要者魂”,是我打出来前刻的两方印章。“胆”者是敢于突破传统中陈腐框框,“魂”者,创作具有时代精神的意境。

艺术上的创造谈何容易!它是在一定条件下自然形成的。条件不够而侈谈创造是徒劳。

我们的艺术一定要经过自己的实践,突破前人窠臼。有些画家,钻在传统的圈子里,局限于古人的一点画法招数,像孙悟空在空中翻跟斗,出不了如来佛的手掌心。

创新,就是在生活中发现了古人没有发现的东西,通过艺术,独创性地表现出来。

“用最大的功力打进去,用最大的勇气打出来”,是我早年有心变革中国画的座右铭。

我们的艺术要随着时代的前进而前进。世界观、艺术观就一定要阔达宏大,古今中外作品都要下一番研究功夫,好的、有用的都要吸收,促进民族艺术的发展。

传统对我们来说是血缘关系、继承关系,外来是营养关系。二者万万不可倒置。历史上我们不断吸收外来文化,但都消化、转化为中国文化。我们的传统根基优厚,完全有能力消化它的。假若我们丢掉了自己的传统而扎根于外来,或是企图用西方文化改造中国文化、不仅有害于中国文化的发展,也有害于世界文化的发展。

有人说我的画像是中国画的印象派,我不同意。我也看过很多西洋名画,对一些西方艺术大师也很尊敬,但我从没有忘记中国、忘记东方。我认为踩着别人脚印走的人,永远落后在人家后边。

假若只有一种文化–芭蕾、交响乐、话剧、油画……那世界未免太单调乏味,而且太寂寞了。文艺不像科学那样,可以整个拿过来。文化主要是走自己的路,世界上一切好东西必须吸收,但目的是发展自己的文化。

客观美的精粹集中,与人精神境界的融合,经过高度意匠加工成为艺术,最高境界是神韵。美的境界、诗的境界、人间至美,神而明之,非语言所可传达。

意境是什么?意境是艺术的灵魂。是客观事物精粹部分的集中,加上人的思想感情的陶铸,经过高度艺术加工达到情景交融;借景抒情,从而表现出来的艺术境界、诗的境界,就叫做意境。

有个青年叫我写几个字,我写了”实者慧”三个字,意思是投机取巧不行。常言道,”大智若愚”。真正聪明的人都是老老实实的。世界上对人类有贡献的人都是老老实实的人。艺术,来不得半点虚假。

老人受生理限制,体力、精力衰退,有人称之日:”老朽”。但有不少事,如经历、经验、知识等,不少都储存在老人身上。

拿画画写字来说,老年是黄金时代。我的老师齐白石、黄宾虹、林风眠和古今中外许多伟大艺术家、哲学家,都在八九十岁高龄发出灿烂光辉,为人类文化进步做出贡献。

70岁我刻了两块图章,一曰”白发学童”,一曰”七十始知己无知”。老不一定就朽,我希望社会不要把老人作为”四旧”破掉。我赞成敬老。老年不作拦路虎,青年不作拆桥人。

我从来不能满意自己的作品,我常想,我若能活到100岁可能就画好了,但又想,200岁也不行,只可能比现在好一点。”无涯惟智”,事物发展是无穷无尽、永无涯际,绝对的完美是永远不存在的。

“东方既白”,人谓中国文化已至末路,而我预见东方文艺复兴之曙光,因借东坡赤壁赋末句四字,书此存证。

中国山水画大师李可染谈艺录

中国山水画大师李可染谈艺录

中国山水画大师李可染谈艺录

中国山水画大师李可染谈艺录

中国山水画大师李可染谈艺录

中国山水画大师李可染谈艺录

中国山水画大师李可染谈艺录

中国山水画大师李可染谈艺录

中国山水画大师李可染谈艺录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山水画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jfssh.com/zgssh/2610.html

作者: jfssh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