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中国山水画

这些流落美国禁止外借的宋元山水画精品,隔着屏幕都觉得好!

在美国,关于中国的艺术品收藏有“七大重镇”之说,弗利尔美术馆便是其中之一。 该美术馆的成立源自著名收藏家查尔斯…

在美国,关于中国的艺术品收藏有“七大重镇”之说,弗利尔美术馆便是其中之一。

该美术馆的成立源自著名收藏家查尔斯·兰·弗利尔(Charles Lang Freer)的慷慨捐献。弗利尔原本是一位底特律的轨道机车制造商,由于工作上的巨大压力,弗利尔得了严重的神经衰弱,这种病药物难以治疗,医生建议其转移注意力,于是艺术收藏成为弗利尔的药方。若干年后他转让公司股份,全身心投入收藏事业,以其独到的眼光成为20世纪初美国在中国古画收藏中的权威及全美最大的私人艺术品收藏家。

在其收藏的25518件藏品中,中国绘画作品有1200多件,数量居于全美国之首。在这1200余件中国古画中,就有85件宋元珍品!弗利尔美术馆典藏丰富的亚洲艺术精品,着实为学者们研究东方艺术提供了充足的实证资料。但弗利尔曾立遗嘱规定该馆藏艺术品不得外借,不得在他国进行展览,实乃学术界与艺术爱好者的一大憾事。

这些流落美国禁止外借的宋元山水画精品,隔着屏幕都觉得好!

(传) 郭熙 溪山秋霁图卷

卷轴 绢本设色

纵 x 横:26 x 206 cm

这些流落美国禁止外借的宋元山水画精品,隔着屏幕都觉得好!

金 李山 风雪杉松图卷

卷轴 绢本设色

纵 x 横:29.7 x 79.3 cm

乾隆铭文:千峰如睡玉为皴,落落孥空本色真,茅屋把书寒不辍,斯人应是友松人。乾隆御题。

这些流落美国禁止外借的宋元山水画精品,隔着屏幕都觉得好!

这些流落美国禁止外借的宋元山水画精品,隔着屏幕都觉得好!

金 李山 松杉行旅图

立轴 水墨绢本

纵 x 横:164.1 x 107.4 cm

这些流落美国禁止外借的宋元山水画精品,隔着屏幕都觉得好!

这些流落美国禁止外借的宋元山水画精品,隔着屏幕都觉得好!

这些流落美国禁止外借的宋元山水画精品,隔着屏幕都觉得好!

这些流落美国禁止外借的宋元山水画精品,隔着屏幕都觉得好!

这些流落美国禁止外借的宋元山水画精品,隔着屏幕都觉得好!

(传) 范宽 溪山独钓图卷

卷轴 绢本设色

纵 x 横: 32.4 x 85.9 cm

这些流落美国禁止外借的宋元山水画精品,隔着屏幕都觉得好!

这些流落美国禁止外借的宋元山水画精品,隔着屏幕都觉得好!

(传) 范宽 华岳睛岚图

纵 x 横:156 x 99.6 cm

题跋:

1.钱天树 (1778–1841):忽惊岚翠虚堂涩,缣素淋漓山水出,问谁惨澹作此图,能事范宽字中立。宽也大度得此名,真名反晦俚语行,解衣磅薄深林坐,笔师造化通神明。固然不数王摩诘,荆浩关仝亦无色,当时并驾李营邱,远势还输此不律。芙川先生真好奇,异书插架丹黄披,百城南面犹未足,卧游四壁烟云驰。古虞夙称山水窟,柱杖看山消岁月,谢公高蹈苍生乎,及早明光贡奇策。我曹意气须自豪,鹏搏九万干烟霄,絃诗读画虽足乐,何如应诏抽吟毫。不妨暂穷林泉遐,一夕相思访君去,入门大笑忘主宾,急索新篇哦不住。自觉耽奇太不廉,论诗才罢展长缣,诗中画意几人领,莫惜沉檀细细添。五岳遨游夸健步,毕竟劳劳疲道路,那如只尺万里俱,终日相挨澹神虑。我亦收罗不厌频,年来金尽散如星,楚弓得失寻常事,多感逢君眼倍青。

芙川先生属题范宽真蹟,钱天树。

2.邵渊耀 (1788–1858):

宋元名蹟存无几,况复东都推正始,营邱北苑孰抗行,华原下笔空凡史。平生耳目耽近玩,爱画空夸入骨髓,忽披此图神观惊,盛名下果无虚士。经营悿淡穷溟涬,钩斫精严绝摹儗,一泉一壑尽自怡,怒翼搏风九万里。香光浑厚诚定评,退谷古拙标宗旨,丹青词翰法纵殊,大巧若拙率类此。城楼瓴甓平地起,方悟华严现弹指,未遵轨辙[乃]慕超骧,英雄毕竟欺人耳。謌声应弦奇乃发,聊向诗中参画理,达人旁睨或拊掌,论画云何以形似。

癸巳仲春题奉扶川词兄雅教,隅山邵渊耀

3.李兆洛 (1769–1841):

此刘道醇所谓:『真石老树,挺生笔下…不事华饰…创意自我』者耶?李兆洛。

4.陈銮 (1786–1840):

华原妙笔压荆关,价重金源御府间,层叠烟峦开太古,漫云铁屋癞头山。

元气淋漓笔有神,清河画舫数家珎,云山似此江南少,太华终南西入秦。

乙未长夏,陈銮。

这些流落美国禁止外借的宋元山水画精品,隔着屏幕都觉得好!

这些流落美国禁止外借的宋元山水画精品,隔着屏幕都觉得好!

(传) 荆浩 钟离访道图

立轴 绢本设色

纵 x 横:147 x 74.8 cm

这些流落美国禁止外借的宋元山水画精品,隔着屏幕都觉得好!

这些流落美国禁止外借的宋元山水画精品,隔着屏幕都觉得好!

(传) 米芾 云起楼图

纵 x 横:150 x 78.8 cm

题名:《云起楼图》。 董其昌书。

题跋:

1.徽宗『御书』小玺,下有『米芾之印』、『元章』印,盖元章为书画学博士时所进御,《元章状》所谓「珍图名画,须取裁圣鉴」者也。后有朱象玄印,此吾乡司成,好古具眼人。米画以此图为甲观。其昌。

2.光禄澈如吴年丈,属余作《云起楼图》卷、轴、团扇共三帧。余未惬意,以此图贻之。又欲为补赵文敏《汲长孺传》,合成双美。澈如以文章气节名世,非古人名蹟,何足为云起楼重也?董其昌。

这些流落美国禁止外借的宋元山水画精品,隔着屏幕都觉得好!

这些流落美国禁止外借的宋元山水画精品,隔着屏幕都觉得好!

元/明 无名氏 雪山驴运图

水墨绢本 册页

纵 x 横: 25.1 x 25.9 cm

鉴藏印:『鹤峰耿氏鉴赏』

这些流落美国禁止外借的宋元山水画精品,隔着屏幕都觉得好!

南宋 阎次于 山村归骑图

绢本设色 册页

纵 x 横:25.5 x 25.9 cm

鉴藏印:

『黔宁王子子孙孙永保之』;

『明安国玩』;

『真赏』、『珍祕』、『长宜子孙』、『信公珍赏』、『公』、『都尉耿信公书画之章』、『丹诚』、『信公鉴定珍藏』、『琴书堂』、『千山耿信公书画之章』;

『会侯珍藏』

这些流落美国禁止外借的宋元山水画精品,隔着屏幕都觉得好!

南宋 夏圭 洞庭秋月图

立轴 绢本水墨

纵 x 横:190.9 x 109.6 cm

鉴藏印:

1.『机[暇]清[玩]』

2.『天历之宝』

3.『天籁阁』、『项墨林父祕笈之印』、『项元汴印』、 『项[子京珍藏] 』、『项墨[林]鉴赏[章] 』

4.『北山草堂』、『麟湖沈氏世家』

这些流落美国禁止外借的宋元山水画精品,隔着屏幕都觉得好!

南宋 (传) 梁楷 戴雪归渔图

团扇 水墨绢本

纵 x 横:23.6 x 24.7 cm (9 5/16 x 9 3/4 in)

鉴藏印:

1.『仁涛』、『金匮宝藏,陈氏仁涛』、『金匮堂精鉴玺』

2.『□赏』

这些流落美国禁止外借的宋元山水画精品,隔着屏幕都觉得好!

南宋 无名氏 雪山行旅图

团扇 水墨绢本

纵 x 横:24.3 x 25.7 cm

这些流落美国禁止外借的宋元山水画精品,隔着屏幕都觉得好!

南宋 无名氏 待渡图

团扇 绢本设色

纵 x 横:23.8 x 25.2 cm

题签:北宗神品。鹤峰氏祕芨。畣泉署千。

鉴藏印:『鹤峰审定』

这些流落美国禁止外借的宋元山水画精品,隔着屏幕都觉得好!

南宋 无名氏 湖亭游览图

团扇 绢本设色

纵 x 横:26.9 x 28.1 cm

题签:北宗神品。鹤峰氏祕芨。畣泉署千。

鉴藏印:『鹤峰审定』

这些流落美国禁止外借的宋元山水画精品,隔着屏幕都觉得好!

元/明 (传) 阎次平 山水图

册页 绢本设色

纵 x 横:24.6 x 26 cm (9 11/16 x 10 1/4 in)

这些流落美国禁止外借的宋元山水画精品,隔着屏幕都觉得好!

元/明 无名氏 松阴论道图

立轴 水墨绢本

纵 x 横:142.5 x 77.5 cm

这些流落美国禁止外借的宋元山水画精品,隔着屏幕都觉得好!

南宋 无名氏 牧牛图

纵 x 横:24.8 x 24.2 cm

鉴藏印:『鹤峰审定』

这些流落美国禁止外借的宋元山水画精品,隔着屏幕都觉得好!

南宋 (传) 夏圭 柳荫牧牛图

扇页 绢本设色

纵 x 横:24.2 x 24.7 cm

这些流落美国禁止外借的宋元山水画精品,隔着屏幕都觉得好!

这些流落美国禁止外借的宋元山水画精品,隔着屏幕都觉得好!

这些流落美国禁止外借的宋元山水画精品,隔着屏幕都觉得好!

这些流落美国禁止外借的宋元山水画精品,隔着屏幕都觉得好!

这些流落美国禁止外借的宋元山水画精品,隔着屏幕都觉得好!

这些流落美国禁止外借的宋元山水画精品,隔着屏幕都觉得好!

南宋 无名氏 长江万里图

卷轴 水墨绢本

纵 x 横:43.5 x 1656.6 cm

题跋:

1.此卷《长江万里图》为今大参张夏山先生所藏。予尝于京口见米元章澄心堂纸一卷,笔势

奇怪,有意外象。家居时,吴人持至一卷夏圭,墨气古劲可爱。此卷则规模郭熙,而帄远

清润,有不尽之趣。宋室倚长江为汤池,故当时画手多喜为之,卒不能守,而铁骑飞渡矣

,乃相与为之浩叹。夏山字用载,家金华,山中景物绝胜,而宦囊半贮此物,将所谓行住

坐卧,不离这个耶?复相与为之大笑。是岁嘉靖甲午八月吉,观于江西布政司之紫薇楼下

遂书,云间陆深子渊父。

2.予尝见李伯时《长江图》于陈太仆子有家,笔法精绝。及观此卷,乃宣和御府所收,小玺

具在,定为北宋以前名手,非马、夏辈所能比肩。后有吾乡陆文裕题跋,书法秀整,足与

画为二绝,殊可宝也。己未中秋后五日,董其昌题。

这些流落美国禁止外借的宋元山水画精品,隔着屏幕都觉得好!

这些流落美国禁止外借的宋元山水画精品,隔着屏幕都觉得好!

这些流落美国禁止外借的宋元山水画精品,隔着屏幕都觉得好!

南宋 (传) 李公麟 蜀川图

卷轴 水墨绢本

纵 x 横: 32.3 x 752.1 cm

这些流落美国禁止外借的宋元山水画精品,隔着屏幕都觉得好!

卷首:任工 任道逊 (1422–1503) 《蜀川胜概》。八一道人书。

题记:

胜概蜀川阅始终,香光鉴定匪南宫,奚嫌一再摛吟笔,意与图中景不穷。贉题几百岁之书,牋粉墨云合画如,八一道人定谁氏,奇珍同我玩三馀。

辛亥仲冬月,御题。钤印:『八征耄念』『自彊不息』

题识:

1.弘历, 乾隆 (1711–1799; 作1735–1796)

李公麟《蜀江》卷,寻丈间有万里之势,脱尽笔墨痕,与造物者游矣。董文敏题公麟《潇湘图》,谓此卷与《九歌》及顾恺之《女史箴图》,皆顾中舍所藏名卷之最。厥后展转流传,备详陈所蕴诸人跋语中。董跋以此卷归之王思延将军为得所,今乃先后俱入秘府,视向之所归何如耶?惜不得起香光,令更著一语。乾隆御识。钤印:『內府珍秘』、『幾暇怡情』、『乾』、『隆』

2.弘历, 乾隆 (1711–1799; 作1735–1796)

杜陵《秋兴八首》,盖在蜀中时作也。近得李龙眠是图,古迹历历可数,想杜老江阁挥毫,兴复不浅,因录其诗于幅间,以志双绝。乾隆丙寅天中前四日,御笔。钤印:『中和』、『天府珍藏』、『得佳趣』

3.弘历, 乾隆 (1711–1799; 作1735–1796)

岷山导江几千里,神禹底绩犹堪指,龙眠绘事秘府多,食蔗至是观止矣。

休论待诏重临摹,定知此李胜徃李,古澹天然意匠营,长歌约略记起止。

石纽秋风落日钭,剔鬟往圣生于此,蚕丛鱼凫开国事,谪以已莫详原委。

江走白沙山紫微,楼延万象供凭视,灵喦授记忆当年,卧牛伏龙连玉垒。

万春大面列遥屏,青城故宅传花蕊,三十六峰峰各殊,巀嶭嵚嶷复岌嶬。

万里桥头杜老居,浣花溪畔薛家址,锦官城外柏森森,丞相祠堂何处是。

双流迤逦接新津,彭女如螺云表峙,嘉眉古眉唐析之,名园晚赋想高士。

李陆刘白号四贤,巴王有庙荒烟里,空闻古洞说岑翁,不辨三生迹李氏。

萧滩魏沱十六巡,台名八阵归倾圯,瞿唐峡口灩预堆,赤甲白盐连夔子。

行云行雨识高唐,雄风披处兰台毁,五音六律中琷声,掉石滩帄舟可舣。

纵横全蜀览无余,太冲有赋难擅美,画禅室中精鉴人,且拜下风称胜米。

同时四美萃中舍,潇湘九歌及女史,聚散散聚凡几经,宗伯一一详志已。

此去宗伯逾百年,其间幸未遭兵毁;江村詹事亦好古,才于四中得半耳,

犹自诩为席上珍,作诗艳论澄心纸;乃今四美具一室,赏心乐事无伦比,

寓意于物不留意,咄咄是吾乃所以。

乾隆丙寅仲夏朔,养心殿,御题。 钤印:『神』『品』、『御賞』、『朗潤』、『乾隆宸翰』

4.弘历, 乾隆 (1711–1799; 作1735–1796)

《蜀道难,用李白韵》我闻李白所云,『噫吁戏危乎高哉,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昔实谓信矣。今乃知不然,想其酒家眠起神来候,狂歌落纸如云烟,一时遗兴并寓意,几曾历险亲履巉岩巅。我之所云,则在锦城以西桃关外,纳洼天赦相延连,语言之所不通,人迹之所罕到。于是处也, 则有邛笼以居、糌粑以食之金川,夜郎自大侮邻部,相与叫呶为攀援,逍遥河上等游盘,使我师老栖荒峦,告功不时烽未息,宵衣旰食增愁歎,予哀征夫命相釐,使我戍卒及早还,度晋越秦未弥月,剑阁亦复衝霜攀。拾级宵磴幽,饮马冰澌间,此时颇有奏章到,谓栈道险祗不过如圔上山,蜀道非难,岂真难于上青天?太白赋此,想应笑破颜,审窟冰途,宽不径尺,下临千仦涧,上倚凌云壁,以绳繫马马惊豗,伏波□磕殷其雷,设非士卒同辛苦,安能戎功迅速归来哉?雕楼失其崔嵬,巴郎刮耳夜户开,昔闻格豚鱼,今见服狼豺。休运储婿,安避虎蛇,孳尔鸡豚,艺尔桑麻,却履剑阁如帄地,凯歌士卒咸归家。蜀道非难,岂真难于上青天?迴思筹边去岁,不禁西望犹咨嗟。

向读太白诗意,蜀道为人间绝险境,比年用兵金川,其地倍险,迴视剑阁天梯婿坦途矣。予于大学士忠勇公传恒章奏中,略悉其概,凯还宴见,命为聚米缕陈,恍如亲历,辄用白韵志之。令白覩此,当爽然于蜀道之难,若固未始见也。顷阅龙眠此图,輙录是诗其上。巴川诸胜,卷中虽次第标举,于徼外阻奥之区,亦未之及,惜不得复起龙眠,一为予诗补图耳。乾隆己已长至后五日,御识。钤印:『幾暇怡情』、『得佳趣』

题跋:

1.董其昌 (1555–1636)

龙眠画精工极矣,余尤爱其蝇头细书。展之皆可寻丈牓署之法,从此可得所谓小字如大字也。或曰米元章笔,然《宣和谱》称伯时书逼魏晋,安得以伯时题画书,槩归海岳邪?董其昌观因题。钤印:『董玄宰』

2. 弘历, 乾隆 (1711–1799; 作1735–1796)

董香光两跋,朗润而有神采,珎赏可知。高士奇谓初失去后得之,『戊寅春连装于后』,而甲戌诗跋,乃云取观『果有王延世图记』、『合缝处「永存珎秘」二小印』。今观此二印,正压董跋合缝上,何云失去复得,重为连装耶?辛未冬,重展是卷,阅士奇两跋,心疑之而无可质,因漫识之。十月朔日,静怡轩,御题。钤印:『內府珍秘』、『幾暇怡情』

3.王穉登 (1535–1612)

往见文太史临李戎《蜀江图》,歎其妙绝,庶几一覩真蹟,竟不可得。今乃阅伯时《蜀川图》,虽江山形胜如出一轨,其点染之玅,人各不同。营丘之工,工在緜密,龙眠之工,工于古澹,盖徃李以院体擅长,不若此李,英英有岩壑之致。余性最好游,而身撄尘纲,不能从禽尚之辙。褒斜、邛笮、滟澦、瞿塘之奇,藉二李之蹟,可当卧游。严君帄云『州有九,游其八;岳有五,登其四』,不觉临文自愧耳。甲午三月初五日,虎丘舟中题,王穉登。钤印:『王穉登印』

4.董其昌 (1555–1636)

此卷余得之海上顾氏,今转入思延将军手,得所归矣!壬寅腊日重观书,其昌。

[旁注]: 思延乃宫谕王师竹先生子,好古能诗,中州人。

5.陈所蕴 (1543–1626)

顾廷尉汝和家,故藏有李龙眠《潇湘》、《蜀川》二图,俱称神品。《潇湘图》归予,予以易古鼎于吴廷用卿,至今悔恨,不能已已。《蜀川图》,不知始落谁手,展转相贸,亦归用卿。用卿今年,持至海上,予以八十金得之。夫尤物移人者,天地间原自有数,况多取又造物所忌乎?失一得一,予亦差用自慰矣。若夫延津之剑,分而复合,此亦理数所或有,予不敢必也。万曆戊申嘉帄月,颍川陈所蕴子有父跋。钤印:『陳所蘊印』、『陳氏子有』

6. 高士奇 (1645–1703)

甲戌春,得李龙眠《潇湘卧游图》,与此卷合并,喜作长歌书后。是年九月,奉召北上,在都三年,半行圔外。丁丑九月,请养南归,舟中始一展阅。十月过吴阊,顾维岳相见曰『今夏游邗江,得《蜀江图》前题后跋,为君购之,留以相待』。不觉欣然请观,董文敏二跋在焉。戊寅春,连装于后,欲更作诗纪事,反以郑重梭巡。己卯十月,晴初霜旦,篱菊犹芳,偶尔念及,恐佳话久忘,因记卷末。此跋离去三四十年,后戎完璧,非有神物护持,岂能如是?人生天壤间,聚散离合,往往兴歎。后之览者,幸相珎重,永存此一段良缘。至画中小楷,确为米笔,文敏以为伯时,玄且弗辨。柘上侍莱衣人高士奇竹窗。

钤印:『江村士奇之章』、『不以三公易此日』、『耗壮心遣余年』

8. 高士奇 (1645–1703)

古来绘事以人重,龙眠居士迈等常,精神每[于]每23万物会,天机发处何洋洋。

有时适兴写山水,荆关旗鼓讵相当,层峦恠树尽幽趣,脍炙口颊称山庄。

蜀江图卷亦奇作,岷山汶岭争仾昂,澦东巴峡各殊状,横源魏沱看淼茫。

上巡下巡滩十六,赤甲白盐临瞿塘,飞甍特写武侯庙,碛馀八阵台基荒。

丛祠野亭并萧寺,点缀一一穷毫芒,万里桥西工部宅,浣花溪水澄沧浪。

嶾嶙入汉插玉垒,巍峩古观存青羊,韶日欲寻芳草渡,春芹拟取青泥坊。

顿使至者得道路,溪濑如闻花药香,蝇头细楷法遒劲,山名24水号注且详。

何年跋语被割弃,妙蹟无人能表张,久置尘椟不经意,二十馀年埋夜光。

江南人家偶搜访,又有遗墨传潇湘,华亭博雅鉴审确,言与蜀江为雁行。

急检籤帙出观览,印记果是将军藏,气韵生动笔宕涤,佳纸细辨澄心堂。

千里胜境咫尺内,卧游从玄老可忘,性同鳞羽爱丘壑,慵操桂檝驱鸁纲。

轩窗茗椀颇不俗,白日暗觉閒中长,朝历巫峡暮潭元,吾与二图终徜徉。

[下注]: 删『嶾嶙』二句。

龙眠《蜀江图》,藏我家二十馀年,习于闻见,兼失去题跋,不知重也。近得其《潇湘卧游图》,有董文敏跋云,『海上顾中舍所藏名卷有四,谓顾恺之《女史箴》,李伯时《蜀江图》,《九歌图》,及此《潇湘图》耳。《女史》在檇李项家,《九歌》在余家,《潇湘图》在陈子有参政家,《蜀江图》在信阳王思延将军家,皆奇踪也』。因取《蜀江图》观之,果有王延世图记,即文敏所云王思延。又合缝处『永存珎秘』小印,二卷皆有,当是顾中舍者。往在京师,见龙眠《山庄图》,一丘一壑,皆细楷书名,与《蜀江图》正相类。年来梦想《山庄图》,竟不可得。今观二卷,《蜀江》则江山层叠,纤悉不遗,虽用董巨法,尤饶幽秀。《潇湘图》则脱略生奇,彷徂二米,而林麓映带,却又不为模糊蒙董之状。余自匹侣亡来,百念灰冷,閒居屏迹,惟文籍图史自娱。既得《潇湘图》,后得考証《蜀江图》,不胜欣快,为赋长句。康熙三十三年甲戌二月三日,积阴新晴,馀寒未减,盆中古榦,红梅大放,幽兰布香。书于简静斋,江村高士奇。

[后注]: 《潇湘图》亦有王延世印记,或二卷原在王处也。

钤印:『蕭然自放兀爾無名』、『竹窗』、『士奇』、『高澹人』、『高詹事』

9. 高士奇 (1645–1704)

舟过南阳、夏镇之间,河流清驶,盖邹峄地近诸泉所会。时虽序入初,尚饶秋色。展龙眠《蜀江图》卷,复题二断句于后:

碧天晴籁扑舡窗,万水千峰对蜀江,佳处会心应不远,牐边寒溜泻淙淙。

槲叶纔黄柿叶红,峄山层叠泗洄融,无须冒险瞿塘峡,日坐东屯西瀼中。

时康熙丁丑九月廿七日,已立冬三日矣。高竹窗士奇。

钤印:『士奇图书』、『江邨』

10.丁观鹏 (1740–1768)

内府收藏四美具,李公麟《蜀江图》其一也。江山千里,一览无遗,凡胜蹟名区,历历在指顾间。所谓龙宫夜光,倾出一考栳矣。臣以拙劣奉敕绘景于卷末。叠章长洪,无从髣髴,谨就杜甫《秋兴八首》中,『请看石上藤萝月,已映洲前芦荻花』诗意。略写大概,百代聚散,杜诗寓意自深,惟愧难追摹于万一耳。臣丁观鹏并敬识。

钤印:『臣丁觀鵬』、『恭畫』

这些流落美国禁止外借的宋元山水画精品,隔着屏幕都觉得好!

这些流落美国禁止外借的宋元山水画精品,隔着屏幕都觉得好!

这些流落美国禁止外借的宋元山水画精品,隔着屏幕都觉得好!

这些流落美国禁止外借的宋元山水画精品,隔着屏幕都觉得好!

这些流落美国禁止外借的宋元山水画精品,隔着屏幕都觉得好!

元 吴镇 仿荆浩〈渔父图〉

卷轴 水墨绢本

纵 x 横: 32.5 x 565.6 cm

木盒:吴仲圭《仿荆浩鱼父图》。虚斋珍秘。

这些流落美国禁止外借的宋元山水画精品,隔着屏幕都觉得好!

元 无名氏 冬景山水图

团扇 绢本设色

纵 x 横:26.5 x 24.6 cm

鉴藏印:『海右鹤峰珍藏金石书画印』、『泰岱褒云纶扉先笔峨眉踏雪大海扬颿』

这些流落美国禁止外借的宋元山水画精品,隔着屏幕都觉得好!

元 王蒙 夏山隐居图

立轴 绢本设色

纵 x 横: 57.4 x 34.5 cm

鉴藏印:『二酉』、『姜绍书印』、『藏之大千』、『南北东西只有相随无别离』、『张爰』、『大千』、『徒干真赏』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山水画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jfssh.com/zgssh/2397.html

作者: jfssh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