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中国山水画

超以象外,得其环中——许钦松的山水画创作

许钦松,1952年生,广东澄海人。国家一级美术师,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1998年获广东省“五一”劳动奖章,“跨…

超以象外,得其环中——许钦松的山水画创作

许钦松,1952年生,广东澄海人。国家一级美术师,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1998年获广东省“五一”劳动奖章,“跨世纪之星”荣誉称号,2007年当选当代岭南文化名人50家。现为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广东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主席、广东省美术家协会主席、广东画院院长、全国政协委员、全国政协书画室副主任,中国文联全委会委员、中国艺术研究院博士生导师、中国国家画院院务委员、中国画学会顾问、广州美术学院客座教授、广州大学美术学院名誉院长,广东中国画学会名誉会长,并担任2010年广州亚运会开闭幕式艺术顾问,2012(伦敦)奥林匹克美术大会艺术指导委员会艺术顾问。

主要作品有:《潮的失落》、《心花》、《个个都是铁肩膀》、《诱惑》、《天音》、《南粤春晓》、《岭云带雨》、《高原甘雨》、《甘雨过山》等。曾获“第七届全国美展”银奖、1992年日本•中国版画奖励会金奖、 ’91中国西湖美术节银奖(版画最高奖)、“第十届全国版画展”铜奖、80-90年代中国优秀版画家鲁迅版画奖、广东省第四届鲁迅文艺奖一等奖以及广东美协50年50件经典作品奖等多项大奖。作品被中国美术馆、广东美术馆、江苏美术馆、广州美术馆、深圳美术馆、原中国版画家协会、美国驻华大使馆、澳大利亚佩斯艺术博物馆、日本国际版画艺术博物馆、泰国国王钦赐淡浮院、北京人民大会堂、上海世博会中国馆等机构收藏。出版有《许钦松》、《许钦松版画集》、《许钦松山水画集》、《许钦松自传体文集》、《当代名家精品—许钦松》、《象外之象—许钦松山水画集》、《时代意象—许钦松艺术研究》、《年度大家—许钦松》、《中国当代艺术经典名家—许钦松》、《中国当代名家画集—许钦松》、《此岸•彼岸—许钦松谈山水画艺术》、《荣宝斋当代书画名家——许钦松山水画集》等。

超以象外,得其环中——许钦松的山水画创作

承继中国传统文人作为知识分子的社会责任感,许钦松以版画经验入画,结合水墨技法,创作出的系列“大化山水”,这正是传统文人精神在当代的再生,许钦松先生以艺术创作实践对当代水墨的转型探索给出了自己的答案。

超以象外,得其环中——许钦松的山水画创作

十九世纪西风东渐以来,在西方文化入侵和物质主义不断推涌的时代情境下,许多有使命感的理论家、艺术家都做出了相当的努力,力图基于当代的语境和人文环境,探索水墨的现代转型之路。现在看来,这些探索反应为两种显见的趋势,一是因袭传统,遵循传承久远的笔墨程式;一是力主打破程式,将笔与墨仅仅作为一种创作材质和媒介,辅助进行观念表达。对于水墨艺术本身,这两种方式都过于极端,未免矫枉过正。事实上,在形式技法或媒材特质的探求之外,更值得重视的,是承继水墨艺术固有的精神性,承继作为传统水墨艺术创作者的中国文人固有的知识分子立场。

作为古代精英文化的代表,中国古代文人留下的文字、书画,不仅反映了个人的心路历程,更是折射出整个民族文化心理的历程,中国的文人画引领了当时民族精神的发展。我们今天回顾文人画,主要强调其精神性,但古代文人并不是超然物外的存在,他们也面临时代问题和社会文化问题,即便是超然的姿态,也是在当时社会情境和人生际遇下所做出的反映,他们的文字和书画艺术,因为有现实的针对性,有实在的情感寄托和思想表达,才为他们的作品赋予了打动人心的品格和力量。因此,我们在反思传统水墨的问题时,如果能更多地挖掘过去所忽视的社会学意义,并在今天的问题情境中还原知识分子的社会担当,重新研究水墨艺术的社会学视野,或有助水墨艺术的今日发展。

许钦松先生的山水画创作是这种承继与再生的一个范例,他从形式和社会关怀两方面入手,在探索水墨艺术现代转型的课题上给出了自己独具特色的解决方案。

超以象外,得其环中——许钦松的山水画创作

形式方面,许钦松先生的贡献主要在于版画手法的介入。许钦松先生早年主要研习版画并有许多傲人的创作,在版画创作之余,他也进行水墨画创作并试图同时运用两方面的技法,在运用水墨画的传统表现手段的同时,又融合进自己得心应手的版画表现经验,结合了版画的表现手段,呈现出融合两者特质的山水画风貌。现在看来,这种尝试独辟蹊径,呈现出十分独特的图式和画面效果。

许钦松的山水画一改古人仰观山水的表现方式,突破性地采用俯瞰视点,以凝练、单纯的视觉形象,表现大自然的博大雄浑,画面丰厚朴茂,达到了一个苍茫寥廓的世界。这与他现代人的观看体验有关,更与其心境相关,是一种主观心象的表达和人生境界的抒写。大哲学家熊十力先生强调人生与学术的最高境界即是“浑然与天地万物同体”的人生境界。先生的水墨画,体现了一种超越世俗社会的高远境界,也呈现了先生对于现代社会问题的思考,表现出博大单纯、雄浑寥廓的人生境界。

超以象外,得其环中——许钦松的山水画创作

著名国学学者袁济喜先生在《国学与人生境界》阐述了中国传统文化所独有的“人生境界”,他将之概括为“人格境界”、“心灵境界”、“胸襟气度”、“人生品味”等四个方面。“人生境界”指一种有着自我体认的道德意识与坚定意志能力,达到了与天地并流,与宇宙合一的超越境界。“心灵境界”是指人类建立在自我意识之上的一种道德境界,经过自我反思与学习,形成了自己的道德信仰,达到内圣外王的境地。如孟子所说:“可欲之谓善,有诸己之谓信,充实之谓美,充实而有光辉之谓大,大而化之之谓圣,圣而不可知之谓神”,这是一种尽心而知天的心灵境界。“胸襟气度”是指人饱经沧桑后,自我觉悟,达到胸怀宽敞、超越世俗、天人合一的人生境界。“人生品味”则与价值判断相关,指身处世俗而需永远保持对于人生和艺术的高尚趣味。

许钦松的山水画以雄浑的气度和超脱的宇宙意识,体现出艺术家的这种高远、达观的情怀和丰厚的“人生境界”,这是艺术家对传统文化的内在承继。

超以象外,得其环中——许钦松的山水画创作

在这个“极客”时代,平板电脑、手机、相机、摄像机、网络、电视等等极大地方便、丰富和充实了人们的生活,但人们在享受便利和愉悦的同时,也渐渐为这些工业产品所奴役,生活、思维逐步碎片化。同时,现代社会鼓励对物质的无限追求,生活节奏越来越快,生活本身变得浮躁难安,人们在科技进步和社会变化的同时,自我逐渐被异化,也越来越多地丧失对自然的感受力。

超以象外,得其环中——许钦松的山水画创作

许钦松正是意识到这种被异化的现实和个体,他的艺术创作体现了他深刻的哲学思考和深切的人文关怀,体现出他作为当代知识分子的使命感和责任感。他的创作多取俯视角度描摹疏离的无人之境,又以雄浑的气度给观者以感召,他描摹的自然山水,俯视苍穹,云遮雾绕,以笔墨营造一个个地老天荒、气吞山河的境界。与传统山水“可居可游”的境界不同,许钦松的笔下的山水世界恍若隔世,不染人间烟火。“超以象外,得其环中”,许钦松以这种超脱疏离尘世、雄浑的“大化山水”,回归自然之境,在创作中探寻当代人的精神归宿。如果画面所描绘的永恒之境能对观者产生精神感召,观者能由现实中抽离,即便只有片刻,也具有重要的意义。

文/覃京侠

资料由北京一览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编辑整理。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山水画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jfssh.com/zgssh/2364.html

作者: jfssh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