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中国山水画

墨色染千山——时代呼唤“大山水”

师恩钊 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北派山水艺术中心主任,中国画都北派山水研究会会长,中国山水画研究院副院长,清华美院…

墨色染千山——时代呼唤“大山水”

师恩钊

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北派山水艺术中心主任,中国画都北派山水研究会会长,中国山水画研究院副院长,清华美院高研班导师,人民大学艺术学院高研班导师。

师恩钊多年来在画界致力于复兴北派山水事业,为当代新北派山水的领军人物。


文:师恩钊

在这里我想提出一个“大山水”理念。说起来传统的山水画原本就是“大山水”。中国山水画不同于西洋风景画,它独具特色自立于世界艺术之林。

墨色染千山——时代呼唤“大山水”

初雪落基山 200x200cm

翻开山水画的历史,我们看到无论是宏伟巨制还是咫尺小品,绝大多数都是近中远景气象万千,是一种将自然景致烂熟于心后重新构建的胸中丘壑,是大自然的蓬勃生机与人类的精神文化的高度统一,是民族生存的感情投射的艺术空间。且不说北方山水画派大山大水的雄风奇骨,即便是自元代以来的文人风格为主的山水画,也大多为全景或半全景,也是具有“大山水”特色的。

墨色染千山——时代呼唤“大山水”

云生秋水 520x240cm

反观近些年来山水画的面貌,却常常有意无意的丢掉了“大山水”的典型传统风格,或以笔墨符号满纸平铺,或专攻笔墨趣味小情小景,诚然风格多样并且也不乏精品之作,但大气势大手笔的山水力作却不多见了。近些年兴起的黄宾虹热,使许多山水画家们趋之若骛,成就了多少大大小小的“黄宾虹”。

墨色染千山——时代呼唤“大山水”

惠风和畅 520x252cm

这是一种不正常的现象,使原来本应当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山水画创作道路变得狭窄,形成千人一面,缺乏生气的局面。黄宾虹的艺术成就是人所共识的,但他的作品多为小画幅,构图又多取自山水风光的局部,很少有气势恢宏的全景式的大山水,他的风格也只能说是众多画风中的一种。如果言必谈黄甚至把黄宾虹推到“画圣”的高度,似乎谁有疑义便是“不懂学术”,这样的认识对中国画艺术发展是不利的。

墨色染千山——时代呼唤“大山水”

北国春晓 500x160cm

笔墨技法,是中国画独特的艺术手法,我们应当努力继承传统的笔墨功夫将其发展创新。但是我们不要忘记、正如同色彩对之于西画,是用色彩去造型的;也如同笔法对之于书法,若没有肩架结构谈何用笔的功力?山水画的笔墨应当体现在对山水林泉丘壑的塑造上,千变万化、鬼斧神工的自然风光是不可以用程式化的笔墨去套就的,连石涛都说“笔墨当随时代”嘛!

墨色染千山——时代呼唤“大山水”

丝路晨风 200x200cm

看一幅山水画,观者首先注意到的是它的整体气势,是它的构图、造型和气韵,进一步才去欣赏它的笔墨是否有功力,是否灵动多变,是否有自己的特点。假如你的造型平淡无奇,构图毫无气势,何来笔墨去吸引观者的眼球?正所谓皮之不存,毛将焉附。还是让我们多把功夫下在为河山写照吧!这是历史的传承,也是时代的呼唤。

墨色染千山——时代呼唤“大山水”

春朦 368x146cm

今天,我们的国家,几千年的文化古国,前所未有的中华盛世,在世界经济上举足轻重,在国际政治舞台上掷地有声。这样的时代,一定要有相应的艺术作品与之相配。在百花齐放风格多样艺术园地中,应当提倡积极向上的作品作为主流,在山水画中应当有一批格调清新气势磅礴热情高昂的阳光山水,以适应我们这个伟大的时代。

墨色染千山——时代呼唤“大山水”

祥云凝紫 248x124cm

假如今天的山水画作品还一味强调古意,做为点景出现的还是古亭草屋及长袍倚仗老者等,谈何时代的气息?如果百年后观众看到这样的画,恐怕会困惑二十一世纪的中国是怎样的面目?

墨色染千山——时代呼唤“大山水”

春动 368x146cm

当然,谈到山水画的时代性,也并不是简单意义上的图解,也并非一定要画上高楼、水库或电视塔等等。我们今天的山水画创作,要有新的诗情和画境,要有高山仰止,云蒸瑞气,海阔天空,壮美雄逸的做大块文章的手笔,要有黄钟大吕般的气势,要给人以积极向上的精神追求及明快舒朗的审美取向,要呈现出一种欣欣向荣的时代气息。让我们用画笔为祖国美好江山抒情写意,描绘出我们所追求的“阳光山水”。这才是属于我们这个时代的“大山水”。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山水画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jfssh.com/zgssh/1706.html

作者: jfssh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