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中国山水画

书写太行史诗的先觉者——马乐写意山水画作品评析

马乐 《秋风》 对于不甚了解马乐的朋友来说,身为高级记者的艺术家,是什么样的才情让他可以在大家林立的中国画坛独…

书写太行史诗的先觉者——马乐写意山水画作品评析

马乐 《秋风》

对于不甚了解马乐的朋友来说,身为高级记者的艺术家,是什么样的才情让他可以在大家林立的中国画坛独树一帜?他传奇般的经历又给他的艺术创作带来怎样的滋养?更为重要的是,他的山水画作品又具有怎样的魅力能够让潘基文、西迪贝、帕夫洛普洛斯、刘大为等各个领域的国际政要、领袖、大艺术家一致交口称赞呢?本文尝试以一种相对微观的视角来展开对马乐作品的解读,并试图窥看马乐艺术背后的文化担当。

书写太行史诗的先觉者——马乐写意山水画作品评析

马乐 《家靠大山》

观马乐的山水作品让笔者想到了杰出的奥地利作曲家及指挥家马勒的交响曲,不知中国的画家马乐与西方的音乐大师马勒是否有精神上的交流和契合。谙熟交响乐的人都应该熟悉马勒的《巨人》、《复活》和《大地之歌》等作品,他的交响乐浑厚雅肆,层次感极强,而观画家马乐的作品无形中也让观者感染了这样的浑莽挥洒的气度。中国自古便以礼乐为“成教化、助人伦”的重要手段,在宗白华看来,中国艺术的音乐性更是中国艺术意境诞生的重要标志。显然,马乐继承了这一品质,他的作品总有一种似编钟发出的洪豁之音。编钟是先秦直至汉代均极为盛行的中国特有的音乐样式,除了具有观赏功能,更具有极强的礼仪功能,它最重要的特征除了声音的厚度,就是它的层次性。观马乐的山水画颇让人产生相似的文化归属感。他的作品节奏感很强,或由右至左,或自下而上,在每一块小的空间安排上都具有极强的秩序感,同时,因为画家对太行山的整体气质和山石结构的穿插极为熟悉,在追求节奏感的同时又不失鲜活的生机。

书写太行史诗的先觉者——马乐写意山水画作品评析

马乐 《太行待春》

马乐山水画的笔墨老辣苍劲,山石的皴擦喜用重墨、焦墨,他用强有力的笔法撑起太行山的筋骨,又辅以较为沉稳的赭墨来加强山石的厚重感。五代山水画大家荆浩在《笔法记》中用“筋”、“肉”、“骨”、“气”来阐释用笔的“四势”:“笔绝而不断谓之筋,起伏成实谓之肉,生死刚正谓之骨,迹画不败谓之气。”观马乐的用笔之法,时而绵长,时而顿挫,更以顿挫之笔彰显绵延之势,可谓得筋也;在重墨的基础上穿插以淡墨,笔迹的起伏力量充实富有弹性,可谓得肉也;笔迹方正刚直,宁折不屈,磊落凛然,可谓得骨也;从容的面对大千世界,追写胸中丘壑,使得笔迹流畅利落而没有败笔,可谓得气也。

书写太行史诗的先觉者——马乐写意山水画作品评析

马乐 《太行乃吾家》

中国山水画从来都是以笔墨立根、以笔墨载道、以笔墨抒情、以笔墨穷写造化的万千之态,马乐的山水画正于此道多有创获,他以胸中之情驾驭眼前之景,以胸中之意荡涤尘世之忧,以胸中之思统摄笔底之魂,更以胸中之内美镌刻民族的丰碑。

他的作品无论是寸笺小制还是煌煌巨作都具有饱满的激情和充沛的精力,《孟子·尽心下》有句云:“充实之谓美”。山水画自古就强调气骨的至正、至中、至大、至刚之气。士夫画追求温柔敦厚、逸笔草草的荒寒之境虽然让人迷恋,但以五代、两宋为代表的雄强气度更符合时代的审美,显然,马乐的作品直追两宋,心向往之,用全景的视角去观照山水之精神。

书写太行史诗的先觉者——马乐写意山水画作品评析

马乐 《太行大歌》

《太行放歌》是马乐用力最多,用情最专、用思最缜的作品。该作选取了太行山最具有典型意义的意象,深崖洞壑、坡坨逶迤,整个画面以自右至左之势推移过来,在左侧形成幽深之涧,险绝异常;至右侧,又有远山勾连成脉,形成两股天然的“对角线式”力量,一虚一实,一放一纵。在不足四平尺的画面狭小空间内却锻造出千岩万壑的视觉效果,除了画家具有高超的笔墨技巧外,运实以虚、计黑当白的布阵之法更是值得称道。除了重墨挥运出的钢筋铁骨,马乐淡墨之法也极具特色,层次丰富,意态悠远,以笔法驾驭墨法,虽有层层逆笔之势,又不乏润含春雨之气。此作诚可谓铭心佳品也。

书写太行史诗的先觉者——马乐写意山水画作品评析

马乐 《太行秋日》

《太行人家》正如画家自言的那样,是件见过世面的作品。该作远赴新西兰,参加了由中国国家旅游局和国务院新闻办在奥克兰联合举办的“中国山水画大展”。该作从一块碧玉般的清溪起首,以磊落之石交错承上,在画面中段忽然转如杳然,用点厾之法积墨成体,最后在画面顶端复归平淡,收束从容,这种布局之势,真好似有蛟龙藏于深潭,潭底乾坤倒转,潭面一片静谧。该作品用笔如龙,仿佛可以听到画家挥运之笔在纸上“沙沙”作响,翻转腾挪,笔笔顿挫,又情意绵长。崖顶有三两人家,在疏林间隐现,颇有陶元亮“结庐在人境”的诗意。远处归鸟盘桓,更增野逸之气。在笔者看来,画面上半部分用淡墨写出的气势最为惊绝:自古写实容易,写虚难。明代的董其昌有云:“实处当画虚,虚处当画实。”以虚涵之笔写出雄浑之气最难,在空旷中又见云蒸霞蔚,其境界最合骚人风致。

《太行,太行》一作诚为马乐扛鼎之作。可以说,山水画中所有的意象都囊括于此:有潺潺的溪流、有清洌的山泉、有喷薄的白练、有蔼然的闲云、有僻世的人家、有铁壁横崖、有蓊然茂林、有宿鸟栖飞……。这张作品可以说是“格法大备”,积墨、破墨互参,丘壑的推敲更是苦心孤诣,有转结处、有留连处、有铺陈处、有承接处、有斩断处、有绵延处。大画最见功力,要有郁勃之势,更要情意绵绵。《太行,太行》真是由点线面交织成的民族风骨的蓝图。“太行、太行”,这短短的四字有无尽的情愫,是马乐精神的归处,是对太行山无声的顶礼,更是对中华雄姿无言的颂赞。

书写太行史诗的先觉者——马乐写意山水画作品评析

马乐 《春燕又回太行山》

假如马乐的山水画以雄浑博大的气象、绝岸颓峰般的用笔而闻名,那这件作品则呈现另一派沉静的光芒,杳然深致而浑化天机。无论是对笔墨的控制还是丘壑的安排都张弛有度,收放自如。它就像一位饱经沧桑的老者在娓娓诉说着千百年绵亘的太行史诗;它似一壶封存多年的老酒,未曾开启便飘香满巷;更像它的题目一样,以深秋的内敛讲诉着四季的轮回,这是一种绚烂之极复归平淡的超然。

书写太行史诗的先觉者——马乐写意山水画作品评析

马乐 《英雄之地》

或许,只有秋天才能表达马乐的心境,传达他对太行山的无尽感情。《太行秋歌》又是一件马乐表现太行上的精品力作。该做充分发挥泼墨和破墨法的妙处,在前景极为清晰地进行刻画之后,中景用泼墨大写之法使意境走向深沉,中远景的崖顶人家仿佛端坐在灵霄玉阁,山势高耸,几与天际相侔。这是画者之歌,太行人之歌,更是劳动者之歌。

马乐一直将太行上作为自己精神的靠山。太行山是马乐精神的归宿,是画家对铸造晋冀鲁豫边区摇篮的崇敬,是千百年来画家魂系的圣地,更是保障中华文明延续的重要壁垒。


文藏艺术投稿精彩内容:

James Turrell——艺术大师与光的魔法

书写太行史诗的先觉者——马乐写意山水画作品评析

欲知晓更多精彩内容请前往App Store或应用宝下载《收藏投资导刊》杂志App!更多干货等着你!

更多艺术赏析与收藏资讯,欢迎关注【文藏艺术】投稿!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山水画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jfssh.com/zgssh/1163.html

作者: jfssh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