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山水画

《千里江山图》撤了,你可知道青绿山水画的历史吗?

▲《千里江山图》(局部)王希孟 《千里江山图》撤展了,再见到它不知要到何年何月。 这些年的故宫越来越像家互联网…

《千里江山图》撤了,你可知道青绿山水画的历史吗?

▲《千里江山图》(局部)王希孟

《千里江山图》撤展了,再见到它不知要到何年何月。

这些年的故宫越来越像家互联网公司,展览就是产品,凭借着雄厚的国宝储备,无需推广,无需公关,年年成为各大媒体的话题担当,显然,这是个全民逐渐复归艺术的时代。

今年的展览“千里江山——历代青绿山水画”火爆依旧,但绝大部分人的注意力都被《千里江山图》夺去了风头,无可厚非,这毕竟是青绿山水画王冠上的明珠。

《千里江山图》撤了,你可知道青绿山水画的历史吗?

▲《千里江山图》(局部)王希孟

但如果只关注这个展览的前半部分:“千里江山”,而忽略了后半部分:“历代青绿山水画”,这趟漫长的故宫排队之旅显然是有遗憾的。比方说,展览还有展子虔的《游春图》,赵伯驹的《江山秋色图》等镇馆之宝级的作品,是不是被一扫而过了?如果没忽视,那您是个内行,毕竟画不是悍马,越长价值越高。

《千里江山图》撤了,你可知道青绿山水画的历史吗?

▲《游春图》 展子虔

对于大部分人而言,忽略后半部分是情有可原的。因为我们提起山水画,脑子里第一印象往往都是黑白所代表的水墨山水画,但实际上绘画能被称为“丹青”,它必然是重视色彩的。我们早期的山水画作品几乎都是由彩色的,比如六朝、初唐时期的作品,像刚刚说到的《游春图》就是其中的经典。

所以,青绿山水实际上是山水画的古老传统,它与水墨画的分离是历经魏晋的审美趣味变化后,在唐宋之际,各自形成了一套审美观念与标准,两者方才宣告独立。

《千里江山图》撤了,你可知道青绿山水画的历史吗?

▲《洛神赋图》

这段变化过程,可以用“天地与林泉”两个关键词解读。

“天地”,也就是“天地图形”,主要对应的是唐代和唐以前的山水画作品,因为这些画实质上反映了古人的世界中那些神秘的存在,如神仙、鬼怪,天空、日月星辰,所以“天地图形”,就是把这样一种雄奇的、辽阔的、神秘的自然观用图像加以表达,就像为天地绘制的一副肖像。

而从“天地图形”走向“林泉”,则是指人物进入到山水之中,特别是古代圣贤,高士们代替了以往的神仙们,这些人物进入山水以后,改变了山水画的一个走向,以往的雄奇辽阔如今充满人间气息,表达着文人们对隐逸生活的追求和向往。皴法的出现也为林泉意向的表达提供了技术手段,提示了一种近距离的、精细的观看方式,这也同样符合文人们的书斋文化。

《千里江山图》撤了,你可知道青绿山水画的历史吗?

▲《明皇幸蜀图》 (藏于台北故宫博物院)

“青绿”二字,实质上也揭示了两种重要的矿物性颜料:石青和石绿。它们分别由青金石和绿松石研磨成粉,后用清胶调和,作为绘画颜料。其中,青金石产于中亚,它传入中国实际上是与佛教进入中国相伴生的过程,而绿松石则在伊朗、中国境内都有产出,因此其实在敦煌壁画中有大量的青绿山水作品,作为佛像的衬托背景来使用。

《千里江山图》撤了,你可知道青绿山水画的历史吗?

《千里江山图》撤了,你可知道青绿山水画的历史吗?

▲敦煌壁画中的青绿山水

而从具体的颜料上来区分,青绿山水也有“大青绿”和“小青绿”两种说法,像小青绿是以植物色为主,如花青、淡墨来渲染,略施石青、石绿。以矿物颜料石青、石绿为主的就是大青绿,像《千里江山图》就是典型。

因此,除了《千里江山图》,青绿山水实际上还有很多经典作品,比如盛唐时青绿山水画的代表《明皇幸蜀图》,李昭道的《江帆楼阁图》(这两幅藏于台北故宫,唐代山水画代表作的缺席,是这次展览的遗憾),与《千里江山图》风格接近的宋画《江山秋色图》。

《千里江山图》撤了,你可知道青绿山水画的历史吗?

▲《江帆楼阁图》

《千里江山图》撤了,你可知道青绿山水画的历史吗?

▲赵伯驹《江山秋色图》(故宫在展)

鉴于青绿山水自身用笔精致、线条匀净的特点,它实际上是宫廷、贵族所喜爱的绘画,也就是院体画的典型。第一幅完整的独幅山水画是隋朝展子虔《游春图》,而后青绿山水在唐代李昭道李思训父子后,达到兴盛。到了宋代,由《千里江山图》推向高峰。但伴随着中国画审美趣味的转变,尤其是明朝董其昌的南北宗论提出后,青绿山水开始让位给文人画,自身淡入画坛,落入民间,成为被文人士大夫所鄙夷种类。

到了现代,青绿山水又重新焕发出生机,尤其是民国后,西方艺术传入中国,印象派对色彩的推崇提示了中国画家们,他们开始在此基础上创造自己的风格,典型的像张大千的泼彩山水,还有刘海粟、吴湖帆的青绿山水。

《千里江山图》撤了,你可知道青绿山水画的历史吗?

▲张大千泼彩山水

事实上,无论你看或者不看这些作品,青绿山水和它背后的中国艺术史都是永存的。但如果一场展览,我们只关注其中的明星选手,而忽略了它背后的历史脉络与传承,那这只能是排六个小时队的一场走马观花。可话虽如此,人人都懂,现实里却是每个人条件不同,什么样的渠道能让我聆听到真正有学术价值的艺术课程?

这也是我们今天要讨论的。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一个随时随地聆听美术学院课程的机会显然比故事更重要。像刚刚关于青绿山水的绝大部分知识点,都出自一款APP,那特艺术学院的课程《中国绘画史·山水卷》。

《千里江山图》撤了,你可知道青绿山水画的历史吗?

▲课程:中国绘画史·山水卷

主讲人:孔令伟 (中国美术学院艺术人文学院副院长、博士生导师)

除了《青绿山水》章节,这一课程整体上从山水画的古代传统谈起,提供了一个现代人理解山水画的路径,包括介绍山水画趣味的《质有而趣灵——理解中国山水画》,《天地与林泉——山水画图式的新变化》,与青绿山水的彩色绘画传统相对应的《水墨山水》,以及后续山水画在不同时代的变迁。

中国的美术史之父,被认为是唐朝的画家、史学家张彦远,他的《历代名画记》是研究中国艺术的必读书目,书中记载了他自己的一件小事:这位狂热的艺术史学者,为了买画已经达到缩衣减食的程度了,家里人没这么大信仰支撑,当然要表达不满之情,对他说你整天忙活这些画,有什么用呢?他的回答是:“若复不为无益之事,则安能悦有涯之生?”

《千里江山图》撤了,你可知道青绿山水画的历史吗?

▲《历代名画记》

“安能悦有涯之生”,这个问题在物质远超千年前的现代更加重要了。实际上,我们中国人的文化传统是包含着对无用之物、对艺术的欣赏与狂热的,当然这一趋势确实也在逐步复苏,这一点从展览、艺术在传媒的热度中就可以看出。

但鉴于每个人在应试教育的功利主义大旗下,美术教育实质上是欠缺的。因此,无论何时何地,回头找美术学院的老师们补上一课,是非常有必要的,也避免费劲心力排进一场展览,却茫然四顾,所得甚少的看热闹情况。

《千里江山图》撤了,你可知道青绿山水画的历史吗?

▲那特艺术学院的课程设置

继续将视野放宽,毕竟现代中国是艺术生态圈的一部分,因此除了中国美术史系列课程,学习了解艺术的不同面向也很有必要,在这个平台里你能继续学习《欧美当代

艺术》,侧重商业的《艺术市场》,博物馆相关的《博物馆学:历史与基础》,还有设计、影视类等技能性课程。而获取这些知识,只需要打开电脑,或者点亮手机屏幕,在技术的帮助下,你把美术学院装进了自己的口袋中。

我们从青绿山水说起,终究是希望大家在看展时不要浅尝辄止,营造出自己的艺术世界,这可以让你在忙碌的生活中抽身而出,毕竟艺术的意义永远属于那些希望自己成为创造者的人。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山水画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jfssh.com/ssh/682.html

作者: jfssh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