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山水画

青绿山水画卷 咫尺千里江山

900年前,一位年仅18岁的少年王希孟,画出了足以与千里壮阔国土相辉映的旷世巨作,被誉为“独步千载,殆众星之孤…

900年前,一位年仅18岁的少年王希孟,画出了足以与千里壮阔国土相辉映的旷世巨作,被誉为“独步千载,殆众星之孤月耳”。虽然他一生中仅留下这么一件作品,但却为人类艺术带来永恒光芒,而他充满谜样的一生与传奇都写在了《千里江山图》中。

作为宋代青绿山水的巅峰之作,同时也是传世最大的一幅青绿山水画,《千里江山图》与公众见面的机会并不多,之所以深藏不露,是因为画卷上的“青绿”源自矿物质颜料,颜色很厚且过于脆弱,一旦展开,颜料容易剥落,从而损伤画作原貌。20世纪80年代《千里江山图》曾公开展出,之后间隔了近30年未曾露面。最近一次的展示是在2013年,“故宫藏历代书画展”第六期首次在武英殿全卷展示。此次故宫博物院的“千里江山—历代青绿山水画特展”,是40年来的第三次全卷展出。对于书画研究者和广大书画爱好者而言,距离上次展出不过短短4年,相较此前30年的等待,不得不说是一种幸运。此次展览分前后两期,共展出文物86件套,持续至12月14日。

独步千载 众星孤月

在中国传世名画中,《千里江山图》的知名度虽不如《清明上河图》和《韩熙载夜宴图》,但这幅画在中国美术史上却占据着举足轻重的地位。作者王希孟作此画时,年仅18岁,唯此一件作品便足以使他名垂千古。这件长达十余米的画卷中,元素众多,千山万壑争雄竞秀,山水之间渔村野渡,水榭长桥应有尽有,而王希孟的点画晕染均一丝不苟。他以“咫尺有千里之趣”的表现手法和精密的笔法,完成了一幅既写实又富理想的山水杰作。

在设色和用笔上,此画继承了传统的“青绿法”,即以石青、石绿等矿物质为主要颜料,敷色夸张,具有一定的装饰性,被称为“青绿山水”。此种表现方法是中国山水画技法中发展较早的一种,在隋唐时期如展子虔、李思训、李昭道等许多画家均擅长青绿山水画。纵观宋代画坛,虽然也有一些画家用此法创作,但从目前存世作品看,尚无一件可以超越《千里江山图》卷。王希孟在继承前法的基础上,表现出更趋细腻的画风,体现了北宋院画工整严谨的时代风格。

为了此次展览,故宫博物馆为《千里江山图》量身定制了长达10余米的展柜。使得作品可以全卷打开。走进高大肃穆的午门正殿,长长的展柜前排起了长蛇之阵,即使隔着人群和玻璃,仍能感受到画卷浓烈的青绿设色和磅礴气势带来的视觉震撼。凑近了看,画面中细腻的色彩变化、山峦的起伏律动以及隐藏其中的亭台楼阁、山野生活带给人的震撼,则远远超出想象。

如此巨大的尺幅,站在绘画者的角度来看,其实是个高难度的考验。比《千里江山图》略早数年的《清明上河图》长约5.28米,不到《千里江山图》的一半。王希孟要作此画,就要做到胸中有丘壑,所有山水的走势、屋舍人物的分布如何连贯统一,对一个经验并不丰富的年轻画师来说是难以驾驭的。

此画最令人惊叹的特点,便在于其鲜明的色彩以及巨幅的尺寸和比例。全画以浓重的矿物颜料绘成,较这时期流传下来的任何青绿山水都要鲜艳,画卷的尺幅更几近12米长、半米高,大小几乎是张择端举世闻名的《清明上河图》长卷的2倍。只见画中峰峦起伏、绵延千里;高崖飞瀑的山间点缀着房舍、屋宇及水榭、楼台;并有水车和桥梁依地势而建,湖上则有渔舟、游船荡曳其间,水天相接,益发凸显江河浩渺无尽之意。元代著名书法家溥光在卷后题跋中赞道:“在古今丹青小景中,自可独步千载,殆众星之孤月耳。”可谓对此卷推崇备至。

少年得志 名动天下

除了画作本身杰出的艺术价值,画作者天才少年王希孟的身世,也为此画增添了不少传奇色彩。

《千里江山图》完成后被当时的宰相蔡京收藏,他在上面的题跋记述了宋徽宗指点王希孟,收他入翰林书画院的经历。卷后蔡京题跋云:“政和三年闰四月八日赐。希孟年十八岁,昔在画学为生徒,召入禁中文书库,数以画献,未甚工。上知其性可教,遂诲谕之,亲授其法,不逾半岁,乃以此图进。上嘉之,因以赐臣京,谓天下士在作之而已。”这段不满百字的题跋是有关王希孟最早也是唯一的记述。

由于《千里江山图》并无作者款印,蔡京也只是写到“希孟”,并未提到姓氏。直到清代收藏家宋荦的《论画绝句》中才提出希孟姓“王”,并推测“未几死,年二十余,其遗迹只此耳…… ”

对于王希孟生平事迹的记录仅有只言片语。根据以上几则记录人们依稀可以推测,王希孟是中国绘画史上仅有的以一张画而名垂千古的天才少年。十多岁入宫中“画学”为生徒,初未甚工,宋徽宗赵佶时系图画院学生,后召入禁中文书库,曾奉事徽宗左右,但宋徽宗慧眼独具:“其性可教”,于是亲授其法。经赵佶亲授指点笔墨技法后,艺精进,画遂超越矩度。工山水,作品罕见。

徽宗政和三年(1113年)四月,王希孟用了半年时长,终于绘成名垂千古之鸿篇杰作《千里江山图》,时年仅18岁,此外再没有关于他的记述,不久英年早逝。

一个18岁的年轻人,少年得志,名动天下,在画坛上留下一幅“里程碑意义的作品”后,如流星般消失于历史的天空,只留下一段传奇供后人凭吊。

皇家画院 育人选材

关于这件传世名作,不得不提的还有北宋宋徽宗的一项绘画教育的创举——画学,王希孟就是这所学校的硕果之一。

北宋有过三次兴学的高潮,第一次是范仲淹的“庆历兴学”,直接管理和资助地方州学;第二次是王安石于“熙宁、元丰兴学”,重在改革培养和选拔人才的制度;第三次是蔡京的“崇宁兴学”,一方面大肆实行文化专制,另一方面大力培植文化、艺术人才。北宋画学和书学就是在这个大背景下建立起来的。宋徽宗管理艺术具有一定的计划性和前瞻性。为了持续性地提高翰林图画院和翰林书院的艺术功力,分别建立了画学和书学即皇家绘画学校和书法学校,这不能不说是一项很有见地的文化功业。在当时,与画学、书学相对应的学校还有算学、医学等,时称“四学”,形成了相当大的规模。

青绿山水画卷 咫尺千里江山

文征明的画作《惠山茶会图》,以小青绿的画法继承了元代钱选、赵孟頫的山水画风,并有所发展

为了专事培养绘画人才,提高未来翰林图画院画家的综合艺术修养,崇宁三年(1104年),宋徽宗创建了专门培养画学生的学校——画学,其目的是教育众工。这是历史上最早的宫廷美术教育机构,也是古代唯一的官办美术学校。画学机构还十分重视提高学子们的文化素养,向他们教授《说文》《尔雅》《方言》《释名》等基础课程。

为提高诸生的绘画技艺和构思能力,徽宗亲自出题招考取士,往往以诗句为题要求学子们曲尽其意、遐想无限。特别是“考画之等,以不仿前人,而物之情态形色具若自然,笔韵高简为工”。如画“蝴蝶梦中家万里,杜鹃枝上月三更”,赢家的构思是画汉代历史故事“苏武牧羊”,画中的苏武正在假寐。画“踏花归来马蹄香”之句,胜者是画蝴蝶尾随着马蹄上下翻飞。徽宗排斥那种平铺直叙、图解式的绘画构思,这推动了宫廷画家提高文学修养、工于巧思的创作风气。

在王希孟成为翰林画院的学生之前的那一年,宋徽宗便注意到他的卓越天赋,亲自教导他。此后,王希孟的绘画大有长进。然而,宋徽宗究竟教给了王希孟什么呢?这幅画既没显示徽宗教他写生,也没显示教他把诗的韵意注入到绘画中,或者表明王希孟曾精确地临摹过早期的绘画。但是,画作确实使人联想到徽宗向王希孟展示了宫廷藏品中的历代山水绘画的精品。众所周知,宋徽宗在艺术上有着很高的造诣,他不仅广泛收藏历代书画,还自己创作,并亲自指导宫廷画家作画。

青绿山水画卷 咫尺千里江山

展子虔的《游春图》被认为是中国古代最早的一幅青绿山水画

可以想见,受到皇帝欣赏的少年画家王希孟与宋徽宗一同讨论宫廷收藏的山水画卷,这些讨论一方面使王希孟可以从那些画中领悟到相关的绘画真谛,另一方面,也使王希孟吸取到超越那些画作的精神营养。我们也不难想象,宋徽宗敦促王希孟充分利用宫廷收藏的便利使青绿山水画向新的方向发展,将宋代精妙绝伦的艺术手法和唐代富丽堂皇的色彩相接合,创作出了这幅可以和辽阔的国土相称的传世巨作。

青山绿水 金碧辉映

除《千里江山图》之外,整个“青绿山水画特展”中还有多件国宝级展品,例如大名鼎鼎的展子虔《游春图》、宋人《江山秋色图》、赵伯骕《万松金阙图》、文征明《惠山茶会图》《东园图卷》《兰亭修褉图卷》、仇英《玉洞仙源图》、沈周《南山祝语图卷》、文震亨《唐人诗意图册》等等,年代涵盖从晋至近代的千余年,是一次系统梳理、展示中国历代青绿山水画的发展脉络的大展。

故宫博物院院长单霁翔介绍,本次展览意义重大:首先,青绿山水是中国山水画的一个重要门类,但是由于元代及以后文人画的迅速发展并占据画坛主流,导致我们对中国山水画的印象主要是水墨山水,忽略了青绿山水在画史上的地位和价值。系统展示中国古代青绿山水画的发展脉络,有助于更全面地理解山水画的概念,以及中国艺术的精神。另外,故宫博物院收藏有展子虔《游春图》、王希孟《千里江山图》、宋人《江山秋色图》、赵伯骕《万松金阙图》等重要作品,在青绿山水画的收藏上有突出优势。借此展览,可以让民众对故宫博物院藏品的重要性有直接、具体的认识。

在展览中,几幅西魏、盛唐时期的敦煌壁画青绿山水摹本格外抢眼。并非纸本或绢本,也非出自名家之手,但却在整个青绿山水的体系中,可以更好地指向其源头。

中国山水画在魏晋南北朝时期,多作为人物画的背景出现,处于“水不容泛、人大于山”的阶段,从现存画史文献及敦煌壁画实物来看,当时作为背景的山水树石均有着色。唐代开始出现青绿、水墨画并立的局面,李思训、李昭道(二李)的青绿山水画标志着中国山水画的完全独立并趋于成熟。

唐代敦煌壁画中的青绿山水背景在技法上有了长足的进步,以莫高窟中的经变画的青绿山水为代表,显示了中原地区的影响。宋代青绿山水画的发展至臻完备,北宋后期王诜、赵令穰的青绿山水画中融入了士人的趣味。而王希孟则是作为宫廷画师代表了宋代院体绘画的成就。

通常认为最早的一幅青绿山水是隋代展子虔的《游春图》,但它又是怎么发展而来的呢?敦煌壁画提供了早期最可靠的山水形态的图式。从十六国到魏晋、隋唐,洞窟里的山水壁画变化,可以映射出早期青绿山水的雏形。

从这里开始,到展子虔,唐代“二李”,南宋“二赵”(赵伯驹、赵伯骕),元初的钱选、赵孟頫,明代中期的沈周、文征明、仇英,到了晚明的董其昌,清初的“四王”(王时敏、王鉴、王翚、王原祁)都在此次展览中一一体现,中国历代青绿山水画的发展传承之路也更加明晰了。

文/高媛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山水画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jfssh.com/ssh/489.html

作者: jfssh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