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山水画

雨、云、石、无风、满山落叶——品藻陈连波及其山水画

有雨云生石 无风叶满山 ——品藻陈濂波和他的山水画 文/江海滨 陈濂波有意思有味道,是朋友中不多见的性情中人,…

有雨云生石 无风叶满山

——品藻陈濂波和他的山水画

文/江海滨

陈濂波有意思有味道,是朋友中不多见的性情中人,海不扬波,静水流深。刚过半百却有股山川章草风流的魏晋风度,有古仁人之心。

如若读懂陈濂波的画必然要先明白他的书法,书法是他深入问道中国山水的不二法门。濂波曾说:“临帖是拄着古人的拐棍在走路,创作时则把古人的拐棍扔在一边自己走路,如果走不稳,那还要再拾拐棍练习。”濂波自幼启蒙于祖父爱上书法至今近四十载,与其如若自我心里追求的一场恋爱,初涉颜柳并对真卿行草《祭侄稿》《裴将军诗帖》《刘中使帖》等有所追摹,后攻汉隶上溯二王《十七帖》等尺牍手札,进而深掘章草经典陆机《平复帖》和索靖《月仪帖》《出师颂》。也许命运的安排,濂波从淮河北岸尘沙满处的古砀走来,如若山野吹来的风带着泥土香,故土的淳厚质朴与乡音乡情如若嵌入其身体的胎记,伴随他丰满艰辛的人生艺术步履,濂波是乐观自信也是勇猛精进的,这么多年过去了一直未曾改变。来到中原郑州如鱼得水,让他对于中原书风的大气雄浑、开张质朴的灵逸古拙面貌耳目一新感,对于中原出土的大量汉碑、魏晋墓志等大开眼界,不断溯源甲骨金文大篆以至对六朝碑版隋唐遗迹以及宋元明清碑帖,汲取苏东坡、杨维桢、徐渭、金农等并思考碑帖融合的课题,由于右任形成“于体”的喜爱继而陆续对何绍基、邓石如、沈曾植、黄宾虹、齐白石、王世镗、王蘧常、谢无量、沙孟海、赖少其、吴丈蜀、陶博吾等碑帖兼容大家进行研习并追溯他们的学书渊源。

夯实如此深厚书法基石的同时,濂波同时涉猎中国传统山水画的宏观探道、微观寻真的艺术旅途。先后进修于南艺和北京画院尤其得到恩师杨延文的厚爱,认为当初报名画院的十名学生中间濂波的作品大气让他震撼,这是他与常人最大区别也是与生俱来的东西,大气自然不是装出来的,一装就做作不自然,这一特质也是源于其书法取法高古原生态民间流脉有关。延文先生也在濂波新著《画里乾坤——陈濂波书画澳门行》中撰文《气象雄浑 清心儒雅——陈濂波山水画漫谈》予以高度评价,认为濂波作品注重描绘对象的内在气韵,画作沉静、安逸、不浮躁,别具一番文人书卷气韵,他把自己的感情与民族的传统精神文化融汇于一体,不仅较好地传承了中国山水画的艺术精神和笔墨形式,更有自己的独特笔墨追求。

作为中国民盟盟员和中国美协书协双栖会员,又是河南省中国书法院副院长及台北故宫博物院书画艺术鉴定专业委员会专家,濂波如今确实以一个学者型艺术家作为自己的旨向。故而,观照其人其画就有了不一样的烟火,加载了更多画外功夫的修养锤炼和文人画的多元品味,特别注重以书入画、书画合一的格调和贯通,这样的写意精神熔铸的中国画山水也就具有了民族血脉和笔墨情愫,自然也就有了濂波自个的云山翰墨和骨骼清奇。

辛丑中秋之际,濂波还刚刚从疫情与洪水逐鹿之中原给我捎来的“画里乾坤”新画册,濂波在《中国画艺事断想》文中谈及“艺术寂寞之道”,尼采曾说:“保持轻度的贫困乃人生之幸事”,濂波的名字冥冥之中让他远离繁华喧嚣市井富贵,似乎暗示他这一生注定要付诸于艺术,眼下其山水画也渐趋从必然王国走向自由王国的境地。濂波也谈到了扎根传统,从大小篆、铁线篆、章草汉隶魏碑一路走来,留意朋友家中的珂罗版《近代名画大观》知道了黄公望、吴镇、龚贤、任伯年、石涛等先贤大师,条件允许就有了这些大家画册画论搜囊石天山房,从小写意到大写意不断博观约取,渴望吃“百家饭”然后能成长为“一棵参天大树”。关于中国画的笔墨,濂波也有自己的见解和解读,他说中国画首先是中姓“中”的,也可汲取西方绘画营养即中西融合,认为素描引入中国画其好处是明显的,因清代“四王”山水“不求形似”,其画作陈陈相因套路感太强,不去写生其作品无生活无情趣,素描引入解决形似,写生解决了画面生动鲜活,套路也解决了,在中国画写生取得成功的刘海粟的十一上黄山,李可染写生于桂林阳朔,陆俨少去了雁荡山三峡,赖少其的皖南,傅抱石的万里写生路,陈子庄的青城山,石鲁的秦岭华山黄土高坡,吴冠中的江南水乡与张家界等等,都是在继承古人基础上师法自然造化寻找自己笔墨语言,他们主要精神还是用笔用墨用线,一味形式舍弃笔墨不可取,光搞形式不讲传统笔墨的画如同风景画则味同嚼蜡,无骨法内美也无气韵生动,故线质是国画独特产物。是的,笔墨不仅仅是抽象的点线面还有隶属于物像的造型手段,笔墨是画家心灵迹化,性格的外观,气质的流露,审美的显示,学养的标记。所以,看一个画家格调高低从笔墨可鉴修养雅俗,笔墨本身也是有内容的,这个内容就是画家本人的全面修养与人格修炼。

纵观濂波书画较十多年前北京画院时期又有了更深邃的锤炼和多元的摄取,特别注重学者文人气,与古为徒又与众不同的个色特质,濂波兄一贯侧重碑学以免媚俗萎靡沾惹,恰又以碑化帖,意临二王又显得丰润苍茫感,一见尺牍中“无人”之境就知渊源有踪,这不就是大小王的脉络痕迹吗?米芾也摆脱不了这般魏晋风度,不经意间流露的气韵融入平复、皇象、祭侄的消息,从自然笔墨中款款向时代穿越浮生心田。

濂波在疫情期间不能出门在家以魏晋墓志、乐毅论和行隶笔意书写的心经格外庄严而又可人,且不刻意修饰具体笔画建构显得生趣自如,拟何绍基沈曾植王蘧常等联墨及率性日常手札均有以画入书和学者书风的格调;国画兼工带写,工笔山水浓墨重彩中也有自己的性灵写意,写意中又掺和书法的融冶与心性的挥发,更能从羽化般晕染的色墨间窥视画者的情绪与本心,隐约蕴涵禅思氛境。云朵那么天真烂漫,老屋那么古拙似倾,扁舟那么轻盈自在,杂花生树间透露濂波的心绪与寄托,那些零碎而又繁茂的丛叶形形色色,洋溢生命的蓬勃与不倔的自力,也有落英缤纷地童真般懵懂与欢喜,笨拙的山体犹如大智若愚的“不愧道中人”,予人智慧和力量。《云山入画图》是画册卷首压题作,说是云山入画倒不如说是濂波心香走笔,笔墨里渗透对家山故园的无声礼赞;《一路莺啼送到家》述说的是“徐行不记山深浅”的梦回故乡的激悦情绪,《山水有清音》与《春山无语自峥嵘》两件三通屏佳构属于学院派国展类型的代表作,这类作品以臻大处着眼细节刻画的特点,将温润色彩、丰满构图、浪漫想象共同营建起濂波心底的桃花源,它仿佛也是每一位观者心中的乐土与神往的家园;《白云飞去青山瘦》诗意化表现以篆隶笔法点画留得住盘屈蜿蜒之姿,濂波款识中谈及观唐宋人画有深厚处皆如是,盖笔愈厚则愈清,使笔能提得起则缓处不妨愈缓,快处可更快,自能变化灵活,刚健中含婀娜之致,劲利中而带和厚之气,闲称入妙;《白云深处有人家》横幅山水亦然富有生活气息,那些在那桃花盛开的地方也是记忆中的故园,仿佛也是岁月静好的不曾开发改观的伊甸园,濂波将“生处”改为“深处”或许也是有他的深意罢?《岭上多白云》与《春融等待乾坤醉》也都是濂波代笔我们对于现实生活未来人生的由衷祈福和美好寄托……

烟云满纸呈风流。虽在中原郑州故都生活不再拥有首都繁华和故园砀山风情,可山水田园的淳朴自在涛声依旧,心海里洋溢着笔墨根本与原生大千,这是陈濂波的文墨笔调和诗情画意,风格即人,当然这就是陈濂波。

江海滨于徽州新安艺舫

2021、9、20 11:37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山水画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jfssh.com/ssh/3689.html

作者: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