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山水画

“斯文在天地 至乐寄山林”——孔令伟山水画赏析

孔令伟,又名孔凌伟,1963年出生于北京,孔子后裔七十六代衢州派传人。就职于中国航天第三研究院文化干部。现任北…

孔令伟,又名孔凌伟,1963年出生于北京,孔子后裔七十六代衢州派传人。就职于中国航天第三研究院文化干部。现任北京市丰台区政协委员,中国美术家协会北京分会会员。曾先后毕业于北京工业大学经济管理学院、中央美术学院中国画系、北京画院、中央党校等。师从杨延文先生。并曾先后受教于陶一清先生、黄润华先生、贾又福、包于国、张立辰、崔晓东、李少文、郭怡宗先生及中央工艺美院白雪石等诸先生,主攻山水画。

“斯文在天地 至乐寄山林”——孔令伟山水画赏析

【 本期人物】孔令伟

“斯文在天地 至乐寄山林”——孔令伟山水画赏析

孔令伟山水画作品

“斯文在天地 至乐寄山林”——孔令伟山水画赏析

孔令伟山水画作品

“斯文在天地 至乐寄山林”——孔令伟山水画赏析

孔令伟(左一)与其恩师著名画家杨延文(右一)

孔令伟目前已逐步形成 “水墨山水” “青绿山水” “彩墨水乡山水”和“彩墨泼染山水”为主体的四类山水画个人艺术风格。出版有《孔令伟画选》、《中国当代绘画范本山水画精选——孔令伟》等,多种理论文章和创作作品发表于中国书画报、荣宝斋等报刊,多次参加全国各类美展,屡获大奖。其作品被多所美术馆、博物馆及机构和个人收藏,广受好评。孔令伟热衷于公益活动,多次参加各类书画作品捐赠、文化三下乡,如“治多伦一亩沙地,还北京一片蓝天”等大型公益活动,在北京及全国产生了良好的影响。

“斯文在天地 至乐寄山林”——孔令伟山水画赏析

2011年 画家孔令伟接受 海南卫视《艺眼看世界》专访

“斯文在天地 至乐寄山林”——孔令伟山水画赏析

画家孔令伟(左一)与《非遗之美》总编姚泽民(右一)

“斯文在天地 至乐寄山林”——孔令伟山水画赏析

孔令伟山水画作品

孔令伟是一位勤于在传统画风中坚实历练,敏于生活体察,善于诗意抒发的山水画家,他的创作目前主要有两大系列或者主题,一是以《蜀江轻舟》为代表的江山系列,多以气势宏大的构图对磅礴壮美的山河进行激昂赞颂,其格调沉郁雄峻呈现豪迈千里的情怀;一是以《江南春色》、《水乡三月》为代表的江南水乡系列,围绕春染水乡的丰盈诗意,以远离尘嚣的淡定向往,吟咏生机蓬勃而又不乏古典气质的江南,画面充满清雅灵透的韵致。我想,孔令伟应该是一个倾情于宋元画意,迷恋林泉诗境的文化情怀讴歌者。

“斯文在天地 至乐寄山林”——孔令伟山水画赏析

孔令伟山水画作品

“斯文在天地 至乐寄山林”——孔令伟山水画赏析

孔令伟山水画作品

“斯文在天地 至乐寄山林”——孔令伟山水画赏析

孔令伟山水画作品

“这儿往南该是一片枣林,再往南则应该是一片樱桃树,它们的西边是菜园子,园子再往西护城河城墙外河岔子里还游着一群群的鸭子,河上有座石桥。”这是某日,画家孔令伟倚在旧式红楼的阳台上,对着仅有地名流传的家园所作的一次诗意飞扬的想象。他的这个家在北京宣南的闹市区域。结果只是想象,枣林前街、樱桃街、菜园街、鸭子桥这些令人神往的地名儿已经徒有其名,如今仅供有文化情怀的人聊以猜想并感慨一番,但孔令伟的想象结果与众不同,他是“虽身处闹市,却要把自己的心灵置身于田园之中,当春风浩荡、万物苏醒”之时,已然创作出一幅幅或峰峦叠嶂或柳岸泛舟的山水画,我注意到,画家的创作命题十分坦然明晰:“只将内心世界情感的颤动酣畅痛快地跃然纸上。”

“斯文在天地 至乐寄山林”——孔令伟山水画赏析

孔令伟山水画作品

“斯文在天地 至乐寄山林”——孔令伟山水画赏析

孔令伟山水画作品

“斯文在天地 至乐寄山林”——孔令伟山水画赏析

孔令伟山水画作品

读其画如见其人,最直觉的感受就是不矫情不虚饰,孔令伟的画在主题表达上如其所言坦荡明朗,在画面笔致情趣上远承宋元一袭,而后又深得乃师——表现江南水乡的水墨高手杨延文的风神,可以说,读孔令伟的画是一个愉快的审美机缘。所以我又想,读画,如今应该是进入日常的必要的精神滋养活动,读画的需求之一就是寻找被平庸世相搪塞得已够辛苦的视觉感动,这就是画家孔令伟的画作引发我突然产生的第一个感受。我一向认为,能够满足视觉享受的去处才是心灵可以栖居的地方,而符合心灵栖居的应该是什么样的视觉现实呢?

“斯文在天地 至乐寄山林”——孔令伟山水画赏析

2020年 孔令伟抗击新冠病毒疫情作品《众志成城》

“斯文在天地 至乐寄山林”——孔令伟山水画赏析

2020年 孔令伟抗击新冠病毒疫情作品《号令之下齐奋战》

“斯文在天地 至乐寄山林”——孔令伟山水画赏析

孔令伟山水画作品

“斯文在天地 至乐寄山林”——孔令伟山水画赏析

孔令伟山水画作品

不妨想象一下。盈盈绿荫如盖之下,青瓦白墙悠然而现,依窗送目打量,但见门前绿水一泊,白鹅三三俩俩或曲项小憩或探水于岸边,堤岸的花红映照着门户墨书依稀的春联,如果稍不留神,黄鹂的鸣叫可能已滴落荡然而动的舟仓之中。这个诗意盎然的景象,自然会满足人们的审美渴望,设想生活在这个景象里的人多么幸福?至此我需要插入一个会使人情绪不再高昂的“但是”,因为这个不妙的“但是”出现,很多现代人可能只有在唐代诗人杜牧的《江南春》、戴叔伦的《苏溪亭》中才会读到如此美好的景象,而我也是,一直十分羡慕王维所唱:“家住水东西,浣纱明月下。”(王维《白石滩》)看来我们只有羡慕的份儿,然而,画家孔令伟并不似我们一样仅仅停留在羡慕而已,如上一番诱人远游的景象描述,不过是我对他的一幅被题款为《春和景明》的画面的转述。身在喧闹不已的都市北京,孔令伟竟然画出如此诱惑人们爆发“逃之夭夭”欲望的江南水乡的水墨作品,那么画家的内心世界一定装着某种与之匹配的诗意向往了?孔令伟的山水观念是什么样的?

“斯文在天地 至乐寄山林”——孔令伟山水画赏析

孔令伟山水画作品

“斯文在天地 至乐寄山林”——孔令伟山水画赏析

孔令伟山水画作品

“斯文在天地 至乐寄山林”——孔令伟山水画赏析

2020年 孔令伟抗击新冠病毒疫情作品《武汉必胜》

探讨这个问题,我们必须提到孔令伟的先祖,也是中华文明圣哲的孔子,有过一段对山水的精辟谈论:“智者乐水,仁者乐山,智者动,仁者静,智者乐,仁者寿。”在孔子眼中,山水蕴涵着如此高致的精神形象,近山求仁,亲水崇智,由此寻求天人合一的和谐境界,这也是儒家思想特有的理念,孔令伟应该是认同这个山水观的,他曾经徜徉江南水乡,在重温了那淡泊安定而令人向往的生活体验之后,笃定反思:“今天的江南小镇比起旧时似乎缺少了点什么,是缺少了真正的文化智者?是缺少了隐潜在河边小巷的安适书斋?还是缺少了一点足以使这些小镇产生超越时空吸引力的艺术灵魂?”显然,在世事纷杂的现实中画家没有得到满意的答案,但是不妨,他似乎已经在《江南春色》、《南国春早》等作品中尽情营造出使自己的心灵得以熨帖的精神故乡。

“斯文在天地 至乐寄山林”——孔令伟山水画赏析

孔令伟山水画作品

由于画意酝酿中怀着一种澄净超迈的审美追求,孔令伟的山水画已经呈现出刚柔相济、风神灵透的风貌,他画山则崇山巍峨云起苍茫,其主题鲜明地传达出渔舟踏歌搏击风浪的豪迈,他画水则烟树掩映着石桥老屋,于乌蓬点波中幻化着“欸乃一声山水绿”的江南诗章。这在《溪林觅句》中有着突出的体现,翠岫嵯峨之间,将视觉移自岸上则苍林莽莽,村居隐现,可听渔舟唱晚,可闻草虫拨弦,水湄蒲草轻摇在细波里端得是一派袅袅婷婷的惬意。

“斯文在天地 至乐寄山林”——孔令伟山水画赏析

孔令伟山水画作品

“斯文在天地 至乐寄山林”——孔令伟山水画赏析

孔令伟山水画作品

他的构图沉稳并留有舒展空灵的呼吸空间,动静、虚实关系互相照应,用笔、着墨肯定而不游弋,特别是画江南水乡时不拘泥于墨分五色的程式,善于将随类敷彩的传统方法施予水乡本题,由于他敢于用色,强调了水景特有的鲜活洗练之美,画面显得爽快充盈,把江南水乡的韵味灵秀表达得一如宗炳所谓“应目感神”。

“斯文在天地 至乐寄山林”——孔令伟山水画赏析

孔令伟山水画作品

“斯文在天地 至乐寄山林”——孔令伟山水画赏析

孔令伟山水画作品

有道是“斯文在天地,至乐寄山林”,当下的艺术家能够排除非文化的种种纷扰,以宁静致远的心态,置身于山水泉林之间当会是一件颇为赏心悦目的事,而孔令伟假以写意笔墨的深度历练,能够把这等山水情怀施以高超的笔墨,将会创作出更多具有时代风骨且拨动心弦的好作品,当可以完美体现一个现代文化艺术行走者的本体价值。——文/向隽《江山风神,水乡灵韵》

“斯文在天地 至乐寄山林”——孔令伟山水画赏析

孔令伟《梅兰竹菊——竹》

“斯文在天地 至乐寄山林”——孔令伟山水画赏析

孔令伟《梅兰竹菊——菊》

“斯文在天地 至乐寄山林”——孔令伟山水画赏析

孔令伟《梅兰竹菊——兰》

“斯文在天地 至乐寄山林”——孔令伟山水画赏析

孔令伟《梅兰竹菊——梅》

“斯文在天地 至乐寄山林”——孔令伟山水画赏析

孔令伟《倾国之色》

(责任编辑/姚泽民)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山水画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jfssh.com/ssh/3605.html

作者: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