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山水画

被大写的树!徐加存当代山水画

徐加存 1977年 出生于山东莱芜 2000年 毕业于山东师范大学美术学院 2000-2005年 自愿赴西藏工…

徐加存

1977年 出生于山东莱芜

2000年 毕业于山东师范大学美术学院

2000-2005年 自愿赴西藏工作,任教于西藏拉萨高等师范专科学校

2008年 毕业于首都师范大学美术学院,获硕士学位,师从刘进安先生

现任教于天津美术学院中国画学院

首都师范大学现代水墨研究所研究员

被大写的树!徐加存当代山水画

被大写的树

文/杨德永

事实上,我们只有到节奏本身投入混沌、投入黑暗之处去寻找其统一体,在那里,各个不同的层次被永恒的、带着狂野的力量席卷在一起。

——吉尔·德勒兹

从《被监控的风景》、《校园风景系列》到《树系列》,加存似乎正在把水墨风景题材的表现半径逐层收缩,随着语言的对位与精炼,一种日渐明晰的形象升腾、热烈起来,同时传递出精神在猎获形象过程中透出的激越与决绝。

被大写的树!徐加存当代山水画

徐加存作品 树丛系列·之一 123cmx250cm 宣纸水墨 2014年

通常是火焰形的龙柏或锥形的塔松进入画中场域,树冠居中或分列两侧,撑起整个画面。加存特有的笔墨方式与图式语言决定了某些画面品质,这些深黑色静止体充满了担当的豪情,同时还具有一种凌压一切的锐度,带着振聋发聩的力量,敦使观者不得不肃然面对。从这层意义上讲,即在非“教化”(画家无意于“说教”,加存这种进入创作的方式倒更像一种自我修行)语言中,隐藏着一种类似宗教化的神秘力量,它能激起观者的某种昂扬的情绪。这是一种被大写了的形象,它带着新精神的扩张力,同时也兼具东方写意精神特质。

被大写的树!徐加存当代山水画

徐加存作品 树丛系列·之二 100cmx69cm 宣纸水墨 2014年

加存的《树系列》作品彰显出了强烈的现代感,它们巧妙地跨越了艺术史中既有的面貌。现代气质的得来,不是经由一种泊来的时尚,而是由那种近乎原始的精神体验得来的。加存的水墨在荒蛮中透露出传统,与所有的流行品味相抵牾。这一对树的表达,是一种典型的物化手法,它是将树的某种精神、情致形象化,并在二维空间中析出、展开。于是,它便避开了与依赖具象、印象、图式等作画手段相碰撞的可能。进一步讲,树这一精神化了的形态在呈现时,是与两个层面相共通的,一面通向主体的精神意识、生命的活力、本能、性格,一面通向客体的场域、事件、氛围、距离。印象主义与自然主义是主体在客体表象世界中的迷失,而唯“图式化”的危险则是对客体与主体的抛弃。这种新经验所昭示的是,驱除被“皮肤”(最深邃的,是表面的皮肤。——瓦雷里)蛊惑的经验,在本能力量的引领下,形象本身即是被体验的身体。做到了这一点,那些试图进驻画面的影像也就不攻自破了,同时也阻断了形象叙事的试图。这种斩断图解性与叙事性的手法是一种与八大山人的《匏瓜图》、金农的《月华图》、莫兰迪的瓶子、塞尚的苹果相近的表达方式:一种精神场域内的形象,一种抽离了原物质某些自然属性的形象,或是一种被赋予了某种精神指向的形象。这一场域感的生成是物象作用于视觉后的通感移情,在表现上的难度则是它跨越了一般视觉意义上的所有手段。

被大写的树!徐加存当代山水画

徐加存作品 树丛系列·之三 100cmx69cm 宣纸水墨 2014年

《树系列》水墨在视觉上能够营造出一系列具备包容特征的形象,这与加存的创作过程息息相关。借用高明潞关于极多主义画家创作方式的一段文字,可以很形象地阐明加存的创作过程。“用重复某一动作或某一形式的方式,去使那缺席的自我‘常驻’;或从另一角度讲,使表现自我的‘妄念’在‘形式重复’和动作连续‘无意义’操作中退出,只有使自我表现欲隐退,真正的自我才会出现,自由的冥想才能升华与超越,并接近某种精神性的东西,这是一种得道的过程”。

被大写的树!徐加存当代山水画

徐加存作品 树·之一 130cmx98cmn 宣纸水墨 2012年

客体世界的原秩序被打破,画面呈现为无线、无色、无声、香、味、触的形态世界,并于形象之外超越为一种禅机。新形象是一种游离的混沌的象,是直指本心的“一闪念”之象。这种进入创作的方式实则是对古人心观式的“胸中之象”、“象外之象”,以及佛家“非执之相”、“心外无相”的融会变通,是典型东方式形而上的观想方式。于是,形象的生发过程便无关乎缓急、粗精、真幻、工拙、巨细。它是一瞬间与古人心照的于传统精神中的徜徉与巡礼;它是景物在画家游心寓目时的“一闪念”,然而,一闪念间却蕴含着无穷尽的情愫与意象,于是,追逐它的过程便成了牧放灵魂的礼仪,一瞬间纸上成就净土,一瞬间心底澄澈清明。正因如此,作画过程即便如何草草、迅疾、恣肆、反复,最后画面所呈现出地依旧是静谧而不寂寥,庄严而不死气,魔幻而不阴森。

置身画前,我们的发现仿佛并不是树,更像切近一团黑色的熊熊烈焰。这些黑色火焰将欲吸尽周遭氧气,火舌升腾,顽固而霸悍,划出一个鲜明的场域——这一场域正随着你的情绪起落、消长,直至占据你的内心。

杨德永 2013年5月于潍坊

被大写的树!徐加存当代山水画

徐加存作品·欣赏

被大写的树!徐加存当代山水画

树丛系列·之四

180cmx98cm

宣纸水墨

2014年

被大写的树!徐加存当代山水画

黑夜的树·之一

146cmx180cm

宣纸水墨

2014年

被大写的树!徐加存当代山水画

黑夜的树·之二

146cmx180cm

宣纸水墨

2014年

被大写的树!徐加存当代山水画

黑夜的树·之三

146cmx180cm

宣纸水墨

2014年

被大写的树!徐加存当代山水画

树·之一

145cmx360cm

宣纸水墨

2015年

被大写的树!徐加存当代山水画

树·之六

145cmx180cm

宣纸水墨

2015年

被大写的树!徐加存当代山水画

树丛

80cmx100cm

宣纸水墨

2015年

被大写的树!徐加存当代山水画

生命之树·之一

360cmx600cm

宣纸水墨

2016年

被大写的树!徐加存当代山水画

蓝色的天与树·之一

80cmx160cmn

宣纸水墨

2017年

被大写的树!徐加存当代山水画

蓝色的天与树·之二

160cmx80cmn

宣纸水墨

2017年


注:图文来自网上,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山水画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jfssh.com/ssh/3447.html

作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