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山水画

写生就是创作!梁雨水墨山水画

画家·梁雨 1982年生于江苏铜山 2005年毕业于南京艺术学院美术学院 获文学学士学位 2010年毕业于南京…

画家·梁雨

1982年生于江苏铜山

2005年毕业于南京艺术学院美术学院

获文学学士学位

2010年毕业于南京艺术学院美术学院

获艺术硕士学位

2019年毕业于南京艺术学院美术学院(中国画艺术研究)

获艺术学博士学位,师从周京新教授

现为:

江苏省国画院专职画师(国家二级美术师)

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

中国工笔画学会会员

主要荣誉:

2009年参加第四届成都双年展

2013年参加第八届深圳国际水墨双年展

2013年江苏省宣传文化系统首届青年文化人才培养对象

2015年国家艺术基金青年艺术创作人才项目资助

2016年江苏省艺术基金美术创作项目资助

2017年江苏省青年文化人才项目资助

2019年参加第六届全国画院美术作品展

写生就是创作

文/梁雨

“写生就是创作”,我的理解是:在中国画的发展历程中,“写生”始终体现着一种研究性的创作状态,并对个性化艺术语言的构建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写生”作为画学中的关键词,既有名词属性,也有动词内涵。从技术语言的角度而言,东西方皆有着不同立场的侧重,并非西方专属。

我认为,在传统绘画的语境中,“写生”的核心价值就是“外师造化、中得心源”,是求其理、尽精微、传其神、得气韵的完整创作过程。荆浩然常携笔摹写山中古松,《笔法记》写有:“明日,携笔复就写之,凡数万本,方如其真。”;黄子久亦皮袋置笔流连于富春江,《写山水诀》记有:“或于好景处,见树有怪异,便当摹写记之,分外有发生之意。”;恽南田更是“以花传神”重视形象“写生”,《瓯香馆记》载有:“每画一花,必折是花插之瓶中,极力摹写,必得其生香活色而后已。”……他们的绘画过程皆是“写生创作”的典型个案,并由此实现了自身个性化艺术语言的构建。可见,“写生”是探寻、确立、构建以及完善自身造型和笔墨艺术语言的方法论,是将鲜活的自我感受不断注入和提升自身创作中来的最佳路径。值得一提的是,在历代的文献资料和绘画作品中,关于人物“写生”的文字和图像,远不及山水、花鸟“写生”的详实和多样,这或许是古人留给今人的公案,值得我们深究。

写生就是创作!梁雨水墨山水画

梁雨作品 沙鱼沟写生之二 50cm×70cm 纸本水墨 2014年

在近现代的绘画生态中,由于受到“西风东渐”的影响,“写生”所涵盖的绘画观念和技术语言也有着不同于传统绘画语境的变更和延展,在不同的阶段其内涵指向不同,主要存在两种路径:以黄宾虹、齐白石等为代表的“守旧”路线;以徐悲鸿、傅抱石、李可染等为代表的“革新”方式。二者均体现出“写生”在共同的时代背景下,不同的技术语言出发点对于艺术语言本体的延展。新中国以来,新金陵、长安、岭南等画派则分别从不同的技术语言角度出发,呈现出各个群体对于“写生”所进行的诠释和扩容。随着“中西合璧”的深入人心,“写生”则进一步演变为解决基本功的重要训练方式。

写生就是创作!梁雨水墨山水画

梁雨作品 沙鱼沟写生之六 50cm×70cm 纸本水墨 2014年

当下,“写生”作为学院教学体系中的重要环节,多数情况下,仍然被认为是训练造型的主要手段以及进行创作的素材来源,这种“层面”的认识,间接导致了对于艺术语言本体完整性的价值缺乏深度地认知。而在实际的中国画教学中,素描的养分的确有利于补充传统的“短板”,而如何将笔墨的“素描化”转变为素描的“笔墨化”,这或许是“中西合璧”最为重要的技术转化,集中体现在怎样解决“形”和“笔”的关系问题,“形”要入“笔”,“笔”要有“型”,“有形处以形造笔,无形处以笔造型”。虽然各种所谓的“写生”活动如火如荼,但是在实际中,如何看待“写生”、定位“写生”、怎样“写生”、“写生”和“语言”的关系、“写生”和“经典”的印证、“写生”和“创作”的距离等诸多系列问题,则缺乏精准的定位。周京新先生提出的“写生就是一种研究性的创作”,以“经典”为关照,以“写性”为旨归,强化艺术语言的自觉意识,通过“写生”寻求个性化绘画语言的生成方式,为当下“写生”的重塑指出新的可行性。经典意识的淡化,研究精神的缺乏,是当下“写生创作”中普遍存在的问题,只有“敬畏经典,科学创新”,方能形成和传统经典相对应的新经典,“外师造化,中得心源”这一古制才能有着实实在在的落脚点。

写生就是创作!梁雨水墨山水画

梁雨作品 姑苏图册之二 34cmx45cm 纸本水墨 2014年

“写生”既是“师法自然”中参悟物形笔法的重要中转,又是破解“引书入画”的主要基站,也是摆脱惯性式、程式化“蜗居创作”的有效路径,其过程则是探究造型语言的法理,提升笔墨结构的品格。故我所认知的“写生”内涵,主要体现在以下两个方面:

一方面,关于“写”字,特别是在文人群体介入绘事以后,整体提升了绘画语言的技术难度,突破了造型语言的表现障碍,拓展了笔墨语言的审美范畴,使得艺术语言本体的评判标准有了新的参照指标。由此,“写生”过程中技术语言的落脚点必须进“写”的情境,入“写”的格局。“写”是一种“高大尚”的气质,“主要看气质”取决于“写”的“品味”。“写”的过程中对于物象之形的处理,应该强化“写”意识,即“造型”要入“写”的法格。“写”的过程中对于“造型”的处理则需要提炼,不可照搬照抄,充分发挥自己的整合能力,远离“准确”“像”这类语境范畴,取“写”所需之形,提“写”所需之笔,化“写”所需之态,生“写”所需之韵,删繁就简,化零为整,“中得心源”方为“造型”之本。以《双喜图》、《活泼泼地》、《杂花图卷》和《秋花危石图》为形态轨迹,它们之间不同“造型”技术语言的参数,则因“写”而具有了一致性。以上多种形态的融合,则是我在“写生创作”路径中找寻自身语言的“航向标”。

写生就是创作!梁雨水墨山水画

梁雨作品 姑苏图册之六 34cmx45cm 纸本水墨 2014年

另一方面,对于“生”字却道出了“写”后的美学精神所指,以及技术语言的鲜活、灵动、生力等品质特性。荆浩的摹写是一种倾向于研究客观物象形态的“写生”;黄公望的摹写则是一种立足于摹写记录、感受气韵的“写生”;恽寿平的摹写却是求得物象本身极尽生香活色的“写生”。可见,“写生创作”的立足点既能因人而异,又能丰富多样,但是对于造型、笔墨的本体研究则是“写生”的核心,二者之间相互传递出对于“外师造化”的技术诉求。

“写”与“生”,则归于“笔”。用笔第一,千古不易,无“笔”亦无“写。传统绘画的形态中,“钩染”如此,“写意”如此,“没骨”亦如此,万物皆因“写”而达“意”,万法皆归以“写”为“笔”。西画中亦有用笔可言,然此“笔”非彼“笔”,不可同日而语,于己不可自愧,于外亦不可自大,更不可盲从。

可见,“写”是一种造型,是一种笔法,是一种墨理,是一种法度,是一种气韵,更是一种品格,无“写”不“生”。“写”的追求,可以精准定位我们理解经典艺术语言本体的纯度,以经典为参照;“生”的感觉,可以丰实调节我们构建个性化艺术语言的深度,印证经典。

“写生就是创作”,亦是我的追求!

2020年3月18日修改于梅雨砚斋

梁雨作品·欣赏

写生就是创作!梁雨水墨山水画

香木河写生之一

22cm×33cm

纸本水墨

2016年

写生就是创作!梁雨水墨山水画

香木河写生之三

22cm×33cm

纸本水墨

2016年

写生就是创作!梁雨水墨山水画

天池山寄鉴寺写生图册一

22cm×33cm

纸本水墨

2017年

写生就是创作!梁雨水墨山水画

天池山寄鉴寺写生图册三

22cm×33cm

纸本水墨

2017年

写生就是创作!梁雨水墨山水画

天池山寄鉴寺写生图册五

22cm×33cm

纸本水墨

2017年

写生就是创作!梁雨水墨山水画

天池山寄鉴寺写生图册七

22cm×33cm

纸本水墨

2017年

写生就是创作!梁雨水墨山水画

因特拉肯写生之三

23.5cmx26.5cm

纸本水墨

2017年

写生就是创作!梁雨水墨山水画

因特拉肯写生系之四

23.5cmx26.5cm

纸本水墨

2017年

写生就是创作!梁雨水墨山水画

因特拉肯写生之十二

23.5cmx26.5cm

纸本水墨

2017年

写生就是创作!梁雨水墨山水画

因特拉肯写生之十三

23.5cmx26.5cm

纸本水墨

2017年

注:图文来自网上,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山水画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jfssh.com/ssh/3335.html

作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