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山水画

吴待秋 山水画专辑

浙江石门(崇德)有一吴姓人家,堪称书画世家——自道光年间至二十一世纪,历经150余年,三代传承,均成大器,为近…

浙江石门(崇德)有一吴姓人家,堪称书画世家——自道光年间至二十一世纪,历经150余年,三代传承,均成大器,为近当代画坛罕见。第二代就是吴徵,伯滔次子,字待秋。他“三吴一冯”(吴待秋、吴湖帆、吴子深、冯超然)之首。又与赵叔孺、吴湖帆、冯超然并称“海上四家”。被公认为海派巨擘。在石门吴氏三代画家中,吴征有着承前启后,继往开来的地位。

吴待秋 山水画专辑

吴徵(1878—1949)字待秋,名徵,以字行。别号抱鋗(xuán)居士、疏林仲子、春晖外史、鹭丝湾人、栝苍亭长、晚署老鋗。浙江崇德(今桐乡)人。擅画山水、花鸟,晚年兼画人物。曾任职于上海商务印书馆,编审《古今名人书画集》。出版有《吴待秋山水画集》、《吴待秋花卉画集》、《吴待秋画集》、《古今名人书画集》等。

吴徵自幼从父吴伯滔习画。十八岁应童子试,以名列前茅的成绩考中秀才。娶妻方氏,生有一子一女。

1903年,吴徵只身到杭州,兼任两所小学的美术教员并寄卖字画于杭州各大扇笺庄。为求画作的书卷气,入求是书院,与督学陈叔通交好。陈名敬弟、字叔通,光绪癸卯年进士。其父陈豪(兰洲)是清末画家。经陈叔通得识金石篆刻字丁辅之及以擅画梅花闻名的画家高野侯。1904年参与了西泠印社的创办,后因病回桐乡。期间得当地富绅李嘉福的赏识。李本人亦是画家,颇通画理,于王石谷一路有研究,富收藏,善鉴定。此时,吴妻方氏已病故,得续娶李女隐玉为妻。得见李家收藏,画艺大进,因得妻李氏一尊三代铜鋗,故自号抱鋗。然而数年后李氏及方氏所生之女均病故。曾使吴征万念俱灰,后再娶女画家沈漱石。

1906年吴徵赴京。据说预备就任京官,因陈叔通劝阻未上任。在京经陈叔通介绍,得识金城。此时金正筹建古物陈列馆,创中国画学研究会。吴征加入该会,结识了溥心畬,于非厂等。曾受荣宝斋之邀,画大理梅花画签。水印后,被鲁迅、郑振铎编入《北平签谱》。

陈叔通看到政局混乱,辞去了资政院议员,与友经营商务印书馆,遂聘吴征为美术部主任。创造了用珂罗版在宣纸上印刷的新工艺。期间活动于吴昌硕主持的海上书画题襟馆。此时吴征之父吴伯滔已去世。吴征于是拜在了父亲好友吴昌硕的门下,一面受教于吴昌硕,一面临摹父亲的遗作,并潜心于“四王”乃奚冈的笔墨。

此时,吴徵的书画艺术已日趋成熟,名声大噪,在海上负有了盛名。吴昌硕高兴地对人说:“伯滔后续有人矣!”到了1935年,吴征书画的润格已很高了。山水堂幅三尺90元,四尺140元,五尺200元,六尺280元;花卉视山水减四成。平均每月收入约一千多元。经济条件远比大学教授、报馆主编、高级职员优越。

吴征54岁的时候,在苏州城北购买了清代园林“残粒园”。园小巧玲珑,园中心一汪池水,叠石环抱,石铺的曲经通向假山,山顶有一书亭——“括苍亭”。吴徽父子都十分喜爱该园及书亭,吴徵刻有“括苍亭长”印章,其子吴彭的斋号就是“残粒园”、“括苍轩”并刻有印章。他意在回此地颐养天年,不料卢沟桥事变,烽烟四起,只得携家眷返浙江老家,辗转返回上海,从操旧业,鬻画讨生活。

抗战胜利后,被选为上海美术会理事,后又被推选为上海文化运动委员会主办的“美术奖”评选委员。后返苏州居住。1949年9月22日因脑溢血在残粒园去世。终年72岁。

吴待秋 山水画专辑

吴待秋 山水画专辑

吴待秋 山水画专辑

吴待秋 山水画专辑

吴待秋 山水画专辑

吴待秋 山水画专辑

吴待秋 山水画专辑

吴待秋 山水画专辑

吴待秋 山水画专辑

吴待秋 山水画专辑

吴待秋 山水画专辑

吴待秋 山水画专辑

吴待秋 山水画专辑

吴待秋 山水画专辑

吴待秋 山水画专辑

吴待秋 山水画专辑

吴待秋 山水画专辑

吴待秋 山水画专辑

吴待秋 山水画专辑

吴待秋 山水画专辑

吴待秋 山水画专辑

吴待秋 山水画专辑

吴待秋 山水画专辑

吴待秋 山水画专辑

吴待秋 山水画专辑

吴待秋 山水画专辑

吴待秋 山水画专辑

吴待秋 山水画专辑

吴待秋 山水画专辑

吴待秋 山水画专辑

吴待秋 山水画专辑

吴待秋 山水画专辑

吴待秋 山水画专辑

吴待秋 山水画专辑

吴待秋 山水画专辑

吴待秋 山水画专辑

吴待秋 山水画专辑

吴待秋 山水画专辑

吴待秋 山水画专辑

吴待秋 山水画专辑

吴待秋 山水画专辑

吴待秋 山水画专辑

吴待秋 山水画专辑

吴待秋 山水画专辑

吴待秋 山水画专辑

吴待秋 山水画专辑

吴待秋 山水画专辑

吴待秋 山水画专辑

吴待秋 山水画专辑

吴待秋 山水画专辑

吴待秋 山水画专辑

吴待秋 山水画专辑

吴待秋 山水画专辑

吴待秋 山水画专辑

吴待秋 山水画专辑

吴待秋 山水画专辑

吴待秋 山水画专辑

吴待秋 山水画专辑

吴待秋 山水画专辑

吴待秋 山水画专辑

吴待秋 山水画专辑

吴待秋 山水画专辑

吴待秋 山水画专辑

吴待秋 山水画专辑

吴待秋 山水画专辑

吴待秋 山水画专辑

吴待秋 山水画专辑

吴待秋 山水画专辑

吴待秋 山水画专辑

吴待秋 山水画专辑

吴待秋 山水画专辑

吴待秋 山水画专辑

吴待秋 山水画专辑

吴待秋 山水画专辑

吴待秋 山水画专辑

吴待秋 山水画专辑

吴待秋 山水画专辑

吴待秋 山水画专辑

吴待秋 山水画专辑

吴待秋 山水画专辑

吴待秋 山水画专辑

吴待秋 山水画专辑

吴待秋 山水画专辑

吴待秋 山水画专辑

吴待秋 山水画专辑

吴待秋 山水画专辑

吴待秋 山水画专辑

吴待秋 山水画专辑

吴待秋 山水画专辑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山水画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jfssh.com/ssh/3271.html

作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