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山水画

黄公望的写山水诀,值得珍藏!

​黄公望的写山水诀 近代作画多董源、李成二家笔法,树石各不相似,学者当尽心焉。 树要四面俱有干与枝,盖取其园润…

​黄公望的写山水诀

黄公望的写山水诀,值得珍藏!

近代作画多董源、李成二家笔法,树石各不相似,学者当尽心焉。

树要四面俱有干与枝,盖取其园润。

树要有身分,画家谓之纽子,要折搭得中,树身各要有发生。

树要偃仰稀密相同。有叶树枝软,面后皆有仰枝。

画石之法,先从淡墨起,可改可救,渐用浓墨者为上。

石无十步真,石看三面,须方多园少。

董源坡脚下多有碎石,乃画建康山势。董石谓之麻皮皴,坡脚先向笔画边皴起,然后用淡墨破其深凹处,着色不离乎此。石着色要重。

董源小山石谓之矾头。山中有云气,此皆金陵山景。皴法要渗软,下有沙地,用淡墨扫,屈曲为之,再用淡墨破。

山论三远,从下相连不断,谓之平远;从近隔开相对,谓之阔远;从山外远景,谓之高远。

山水中用笔法,谓之筋骨相连;有笔有墨之分,用描处糊突其法,谓之有墨;水笔不动描法,谓之有笔。此画家紧要处,山石树林皆用此。

大概树要填空,小树大树一偃一仰,向背浓淡,各不相犯,繁处间疏处,须要得中。若画得纯熟,自然笔法出现。

画石之妙,用藤黄水浸入墨笔,自然润色,不可用多,多则要滞笔,间用螺青入墨亦妙。吴妆容易入眼,使墨士气。

皮袋中置描笔在内,或于好景处,见树有怪异,便当模写记之,分外有发生之意。登楼望空阔之处气韵,看云采即是山头景物。李成、郭熙皆用此法。郭熙画石如云。古人云“天开图画者”是也。

山水中唯水口最难画。

远山无湾,远人无目。

水出高源,自上而下,切不可断,要取活流之源。

山头要折搭转换,山脈皆顺,此活法也。

众峰如相揖逊,万树相从,如大军领卒,森然有不可犯之色,此写真山之形也。

山坡中可以置屋舍,水中可置小艇,从此有生气。山腰用云气,见得山势高不可测。

黄公望的写山水诀,值得珍藏!

画石之法,最要形象不恶,石有三面,或在上,在左侧,皆可为面,临笔之际,殆要取用。

画一窠一石,当逸墨撇脱,有士人家风;才多便入画工之流矣。

或画山水一幅,先立题目,然后着笔;若无题目,便不成画。更要记春夏秋冬景色:春则万物发生,夏则树木繁冗,秋则万象肃杀,冬则烟云黯淡,天色模糊。能画此者,为上矣。

李成画坡脚,须要数层,取其湿厚。米元章论李光丞后代有儿孙昌盛,果出为官者最多,画亦有风水存焉。

松树不见根,喻君子在野;杂树喻小人峥嵘之意。

夏山欲雨,要带水笔。册上有石,小块堆在上,谓之矾头。用水笔浑开,加淡螺青,又是一般秀润。画不过意思而已。

冬景借地为雪,要薄粉晕山头。

山水之法,在乎随机应变,先记皴法,不杂布置,远近相映,大概与写字一般,以熟为妙。纸上难画,绢上矾了好着笔,好用颜色,易入眼。先命题目,此之为上品。胸次宽阔,布景自然,合古人意趣,画法尽矣。

好绢用水喷湿,石上捶眼匾,然上帧子。矾法:春秋胶矾停,夏日胶多矾少,冬天矾多胶少。

着色,螺青拂石上,藤黄入墨画树,甚色润好看。

作画只是个理字最紧要。吴融诗云:“良工善得丹青理。”

作画用墨最难。但先用淡墨,积至可观处,然后用焦墨、浓墨分出畦径远近,故在生纸上,有许多滋润处。李成惜墨如金也。

作画大要,去邪、甜、俗、赖四字。

山水之作,昉自汉唐,古笔遗墨,不复多见。米南宫评品称董北苑无半点李成、范宽俗气,一片江南景也。厥后僧巨然、陆道士皆宗其法,陆笔罕见,然笔往往有之,亦有逼于董者。其有学于然者曰:“江贯道用墨轻淡匀洁,林木树叶,排列珠琲,宋人亦珍之,视然则大有迳庭矣。”作山水者,必以董为师法,如吟诗之学杜也。


黄公望的写山水诀,值得珍藏!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山水画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jfssh.com/ssh/2837.html

作者: jfssh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