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山水画

艺视角|《溪山行旅图》:东坡的人生,范宽的画

范宽,从五代而来走到宋代。 苏轼,接替范宽而出生在宋代。 一幅画的绝世,一个人的伟大。 范宽用那幅绝世《溪山行…

艺视角|《溪山行旅图》:东坡的人生,范宽的画

艺视角|《溪山行旅图》:东坡的人生,范宽的画

范宽,从五代而来走到宋代。

苏轼,接替范宽而出生在宋代。

一幅画的绝世,一个人的伟大。

范宽用那幅绝世《溪山行旅图》

矗立起山水画的一座标程;

苏轼,用他的诗词书文画,

矗立起一座千年伟岸的丰碑。

一个是有形的山水画,

如今成了台北故宫博物院的镇馆之宝;

一个是名留青史的千古一人,

他的人生哲学和文化性格,

为后世无数文人倾慕的对象。

苏轼,用自己的一生,

深刻的阐释了这一幅画的雄浑境界。

艺视角|《溪山行旅图》:东坡的人生,范宽的画

艺视角|《溪山行旅图》:东坡的人生,范宽的画

范宽《雪景寒林图》

范宽,从五代而来,走到宋朝。

这个时期的宋代,

正开启辉煌灿烂的文化模式。

凤仪峭古落魄不拘世故的范宽,

用他的山水画竖起了一杆百代标程。

他曾取法于荆浩、李成,

后感悟“与其师人,

不若师诸造化,而能自出机杼”,

遂移居终南山、太华山,

对景造意,写山真骨,

穷究自然造化,中得心源,

画山画骨更画魂,

终成一代大师。

他的山水画崇高悲壮雄浑,

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赵孟頫称赞范宽的画“真古今绝笔也”,

董其昌评价范宽“宋画第一”。

艺视角|《溪山行旅图》:东坡的人生,范宽的画

范宽 《溪山行旅》

他的《溪山行旅图》,

代表了山水画的精神

——对于山水的崇敬,

努力表现山水的伟大,

并侧面体现出了人的渺小,

对于自然宇宙万物的谦卑之心昭然若出。

将中国传统美学的最高境界:“雄浑”—-

推向一个无人能及的高度。

反虚入浑,积健为雄;

横绝太空,寥寥长风。

一种可以触及灵魂深处的美,

融崇高、悲壮、高古为一体。

艺视角|《溪山行旅图》:东坡的人生,范宽的画

范宽 《雪山萧寺图》

文化发展到宋代,

已呈现出辉煌灿烂的时候了。

偏远蜀地的青年才俊苏轼,

与弟弟骑一匹意气风发的黑马越过山丘荒野,

横空闯入当年科考进士及第。

一入京城即中榜,

春风得意马疾驰,一日看尽长安花。

这样开挂的青年盛事,

启动了他志满意得的人生模式。

齐家治国平天下的夙愿可偿也。

如果按最初这样的设计走下去,

那么今日我们看到读到的,

可能是官场争斗中年油腻男,

而不是这个名满天下千古一人的苏东坡了。

此时的东坡正处于《溪山行旅图》中的近景。

一个凡俗的人世间,

人们有数不尽的包袱和渴求,

放不下太多的执著和欲望,

前行的道路似乎很宽广,

却日复一日而茫茫无边。

名乎利乎都在道路上奔走,

来者往者无见溪山多清凈。

艺视角|《溪山行旅图》:东坡的人生,范宽的画

人生的转折在于“乌台诗案”被台谏围剿,

沈括,中国正史上第二个有传的科学家,

正是乌台诗案的始作俑者,

其科学思维精密的大脑细胞,

对苏轼却是充满了羡慕嫉妒恨,

他轻轻一晃动他骨子里的阴暗,

从此就让苏轼在仕宦的生涯上奔走四方了。

艺视角|《溪山行旅图》:东坡的人生,范宽的画

宦海沉浮的生活

原本以为千里横空出山来,

是“求为世用”的金“凤凰”,

一不小心却变成了人人厌恶的黑“乌鸦”。

大难不死后被下放到湖北黄州。

中国文化的集大成者的人生,

就从这里开启了宦海沉浮悲喜交加的生活模式。

从黄州团练副使的小日子里,

悟道出“人间有味是清欢”。

终明白与其牵肠挂肚名和利,

不如修篱种竹邀明月。

感叹惟江上清风山间明月,

才是造物者的最佳恩赐也。

然后徐州、杭州、苏州,

广州、惠州、儋州……

无论在哪,始终以出世之精神而入世,

为民生计,为百姓想。

三十多年四处奔波的官宦生涯中,

几乎遭遇了当朝所有官员的排挤,

一辈子都在新旧两党之争的夹缝中生存,

诽谤诬陷迫害与他相伴一生。

艺视角|《溪山行旅图》:东坡的人生,范宽的画

可他天生一股豪迈气一副热心肠,

在父亲一屋子藏书的严格训练下,

成就为一个抱负非凡才气纵横的有为青年。

以儒家“知其不可为而为之”;

在政治舞台上“奋厉有当世志”;

向往“朝廷清明而天下治平”;

有“薄富贵、藐生死”的大丈夫气概;

胸中自有一股浩然蓬勃之气,

随时随地发出万丈灼灼光芒,

照耀在世人面前。

对于宦海沉浮,毁谤诬陷,

苏轼轻描淡写:

天涯踏尽红尘,依然一笑作春温。

无波真古井,有节是秋筠。

人生如逆旅,我亦是行人。

艺视角|《溪山行旅图》:东坡的人生,范宽的画

《东坡先生笠履图》 张大千

对于人间功名富贵,

对于那些为权为利无所不为的人,

他的心中倒是有些怜悯之情:

江令苍苔围故宅,谢家语燕集华堂;

先生笑说江南事,只有青山绕建康。

历经纷繁错杂的世事,

此时的东坡如《溪山行旅图》中的中景,

求道者翻山越岭,

经过危桥行走在隐晦的道路上,

于丛林密布中探求摸索,

经受着身体与心灵的双重煎熬和考验,

看到的只是一条被遮掩的不明的求道之路。

艺视角|《溪山行旅图》:东坡的人生,范宽的画

苏轼以超旷达观而对待人生,

君子可以寓意于物,而不可留意于物。

身处逆境,却无悲凉消极颓废。

在生活中知世故而不世故,

在政治上的以“气”使“志”,

以及在文学上的善于使“气”,

使得平生无乐事,唯有做文章。

胸中那一股蓬勃之气,

尽情发泄,得到快意人生。

达则金马玉堂帝王师,

穷则食芋饮水南荒客。

沉沉浮浮的生活把他历练成了:

一个秉性难改的乐天派;

一个悲天悯人的道德家;

一个黎民百姓的好朋友;

一个优秀的酿酒师和品茶师;

一个排水除患的工程师;

一个假道学的反对派;

一个瑜伽术的修炼者和佛教徒;

一个心肠慈悲的法官;

一个政治上的坚持已见者;

一个生性诙谐爱开玩笑的人。

艺视角|《溪山行旅图》:东坡的人生,范宽的画

大磨难成就大风流,

大悲欢写就大人生。

在散文方面,与欧阳修并称“欧苏”;

在诗歌方面,与黄庭坚并称“苏黄”;

在词作方面,与辛弃疾并称“苏辛”;

在书法方面,被尊为“宋四家”之首;

在绘画方面,开启了文人画模式。

其诗、词、文、书法、绘画“五绝”,

乃是当之无愧的千古一人!

而每每人们一提到苏东坡,

总会引起人亲切敬佩的微笑,

也许这才是最能概括苏东坡的一切了。

一千年以来,人们从他的文字里

领略他的热情欣赏他的正直。

每个时代每个人,

都从他这面大镜子里,

发现自己与他同样的感情,

同样的理解同样的诗情画意。

艺视角|《溪山行旅图》:东坡的人生,范宽的画

古往今来被称为仙者,

唯李白与苏轼两人。

李白乃“仙而人者”,

以其恣意纵横的天才,

以高智商零情商的处世方式,

“人人都想杀李白”而不为世容,

命中钦定的悲剧。

而苏轼则是“人而仙者”,

他有凡人一样的痛苦和烦恼,

又有几分飘逸的仙气,

因而最终能超越凡俗获得解脱。

这时候的东坡已经成就为

《溪山行旅图》中最独特的部分了。

坚实浑圆巨大无比的主峰,

高耸入云天之极处。

两侧流动着如灵源的清泉飞瀑烟岚,

山顶密林枝叶茂密,

高处不胜寒又移念到眼前,

浩然正气天地大美,

反虚入浑,积健为雄,

横绝太空,寥寥长风。

如宇宙中最高意志的主宰。

艺视角|《溪山行旅图》:东坡的人生,范宽的画

李白在天上天马行空,

成了恣意的谪仙人。

苏轼在地上矗立成了,

范宽《溪山行旅图》中那挺拔雄浑的山,

与浩然正气之天地大美的精神境界共存。

不管岁月如何更替变换,

山,还是那座高耸的山,

它静默庄严肃穆萧瑟沉稳雄浑。

正如苏轼笔下的《定风波 》: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

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

一蓑烟雨任平生。

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

山头斜照却相迎。

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

也无风雨也无晴。

艺视角|《溪山行旅图》:东坡的人生,范宽的画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山水画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jfssh.com/ssh/2457.html

作者: jfssh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