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山水画

翡翠山水牌少了文字,少了笔墨,山水牌注定是寂寥的

江流天地外,山色有无中”的壮阔 “石室冠林陬,飞泉发山椒”的绮丽 “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的清秀 “白云依静…

江流天地外,山色有无中”的壮阔

“石室冠林陬,飞泉发山椒”的绮丽

“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的清秀

“白云依静渚,春草闭闲门”的静谧

翡翠山水牌少了文字,少了笔墨,山水牌注定是寂寥的

山水画自成一派,活跃在画家的笔墨之下,或移步换景卷入江山万里,或墨色点点勾勒烟雨江南,或半壁山水寄望诗情意味。

翡翠山水牌少了文字,少了笔墨,山水牌注定是寂寥的

欣赏一块玉雕山水牌,与读一首山水诗,观一幅山水画又是不同的。山水诗以文写景,以文寄意,山水的妙趣,笔者的心境,散落在字里行间,那是一种身临其境的体验;山水画以重墨写形,以淡彩写意,指点江山,亦或泛舟湖上,都在尺幅之中展露无遗,那是一种视觉冲击后的心灵感触。少了文字,少了笔墨,山水牌注定是寂寥的。

翡翠山水牌少了文字,少了笔墨,山水牌注定是寂寥的

或许我们可以相信,玉雕师的手与所握的刻刀是有魔力的。层次在平面的玉牌上也是可以表现的,奇峰怪石,闲云野鹤,翠竹清涟,飞檐翘角,在不同的主题中,各成焦点。即便是平铺直叙也不会单调乏味,春山野渡,踏歌而行,渔舟唱晚,亭台楼榭,小桥流水,清风徐来,只要简单几笔,味道就吹散开来。

翡翠山水牌少了文字,少了笔墨,山水牌注定是寂寥的

拾级而上,庙宇独立,是“曲径通幽处,禅房花木深”的含蓄美学;长河落日,大雁归去,是“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的胸襟气度;扁舟岸侧,杨柳依依,是“春潮带雨晚来急,野渡无人舟自横”的幽静生趣。欣赏这样意蕴悠长的山水牌,是可以感悟玉雕师的工艺和心境的。

翡翠山水牌少了文字,少了笔墨,山水牌注定是寂寥的

恰是这样的丰富内涵,使得玉雕山水牌吸引了无数人关注的目光,拨动了无数人欲动的心弦。爱山水牌,也许已经不仅是爱它的形,它的工了。千年的玉石文化、千年的玉雕历史、上千年的笔墨洗练,激荡出的是一种文化积淀的产物,表达的是一种润泽心底的情怀。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山水画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jfssh.com/ssh/2113.html

作者: jfssh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