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山水画

傅抱石精选人物画,以“勾魂眼”登上中国现代绘画的巅峰

傅抱石 傅抱石(1904-1965),原名长生、瑞麟。因推崇石涛,改名为抱石。江西新喻人。二十世纪中国最著名的…

傅抱石精选人物画,以“勾魂眼”登上中国现代绘画的巅峰

傅抱石

傅抱石(1904-1965),原名长生、瑞麟。因推崇石涛,改名为抱石。江西新喻人。二十世纪中国最著名的中国画大师之一,“新金陵画派”领袖。傅抱石擅山水、人物,精篆刻,长于美术史论研究,著述颇丰。其山水画多用皮纸、山马笔,劲毫散锋,大笔狂扫,创“抱石皴”,气魄雄健,淋漓酣畅。矾水雨景、干擦飞瀑、热融水墨,多所创造;人物画状貌高古,笔意清新,具有强烈的民族性和时代感,豪放洒脱,雄视古今。

傅抱石精选人物画,以“勾魂眼”登上中国现代绘画的巅峰

傅抱石精选人物画

傅抱石艺术兴趣广泛。青年时代擅长篆刻,以秦篆汉印为根本,转习多师,自创风格,不失大家风范。留学归国后,长期从事中国美术史教学、研究工作,勉于思考,著书立说,写下200多万字的论著,或钩沉于古籍,或考证于文物,析义解疑,深刻阐述了中国美术精神。他对自然、社会、人生、艺术抱有满腔热情,一生致力于中国画的传承、改革和创新,勇于探索,勤于创作,留下了许多精彩的画作。他的绘画,或元气淋漓,或清新细腻,影响深远。

傅抱石以历史人物画知名画坛,或高人逸士,仙风道骨,气宇轩昂,或靓女美妇,面容光洁,妩媚艳丽,充分展现出高贵博雅的古朴气质,但又不失现代的浪漫气息。他善于将自己与人物类似的情感融入其中,通过形象构思将奔放的创作冲动表现为想象的驰骋,十分注重气氛的烘托、意境的营造,能将难以言传的微妙气息准确的表现出来,细腻地再现历史人物的精神气质。

傅抱石精选人物画,以“勾魂眼”登上中国现代绘画的巅峰

在人物画中,傅抱石尤以仕女画最具特色。他继承了传统的铁线描(中国古代人物衣服褶纹画法之一。线条外形状如铁丝,故名。)、高古游丝描(高古游丝描 因线条描法形似游丝,故名。其画法为:用中锋笔尖圆匀细描,要有秀劲古逸之气为合)等技法,参以自创的破笔散锋,糅合多种笔法而自成一格,结合写意与工笔进行创作,发展出写意化的韵律美,可谓是近现代以来最具独创性的是仕女画家。

傅抱石精选人物画,以“勾魂眼”登上中国现代绘画的巅峰

抱石亲手

1940年代以来,随着《丽人行》、《琵琶行》、《后宫词》、《罢阮图》、《九张机》等一系列描绘唐宋宫怨诗意画的出现,傅抱石的仕女画风格正式形成。其笔下的仕女往往面颊圆润、身材丰腴,或倚竹而立的佳人,或相思情深的怨女,或罢曲归来的歌女,或踏青游春的贵妇,设色如烟如雾,皆婀娜多姿、妩媚动人、风情万种。在不同的环境下产生不同的意涵,她们或转身回眸、或仰头张望、或俯首沉思、或搔首弄姿,造型上汲取陈洪绶(明末清初著名书画家、诗人)的变形奇趣与石涛(清代画家、中国画一代宗师)的洒脱意态,笔墨上效法顾恺之的高古游丝描,并在运笔上追求速度与力度,写意飞动,从而使人物动感十足,皆临风摇曳,服饰也随之自然飘逸,充分展现出女子的婀娜身姿和妖艳娇容。傅抱石的仕女画无论是复杂或简练的画面都有种诗的回味与韵律。

:

傅抱石精选人物画,以“勾魂眼”登上中国现代绘画的巅峰

刊登在1981年杂志上

1950年后,由于政治形势的不断变迁,傅抱石基本舍弃了唐宋宫怨诗词仕女画乃至上古高士画的创作,二湘或由于与爱国者屈原的关系,勉强可以纳入题材体系,成了他晚年人物画创作少数的主要表现内容。所绘二湘形象端庄优雅,面相丰满美丽,但表情凝重沉毅而略带忧伤深邃之感,少见早期姿势灵动、线条飞舞、千娇百媚的美女图像,这不得不说是政治的强大影响所致。

傅抱石精选人物画,以“勾魂眼”登上中国现代绘画的巅峰

国画大师傅抱石首创“抱石皴”和现代山水画世人皆知,而他人物画中的“勾魂眼”却未得到应有的、完整的总结。潮河边人通过欣赏、比较和品味发现,大师笔下的人物均长有一双“勾魂眼”,即单皮眼,眼角修长上挑;高士眼球突出,目光犀利;仕女眼神妩媚,眼波如水。

“勾魂眼”夺人眼球,引人入胜,屈原、李白、杜甫、白居易、苏武、石涛等人物形象跃然纸上,这此人物虽乱头粗服,却矜持恬静,内在气质深刻,可谓出神入化,摄人心魄,让人很是难忘。可以说,“勾魂眼”是傅抱石人物画的形象标识,品味其中,妙不可言,起码有三绝:

傅抱石精选人物画,以“勾魂眼”登上中国现代绘画的巅峰

一、以“抱石皴”衬托“勾魂眼”。品味傅抱石人物画,线条极为凝练,勾勒中速度、压力和面积三要素相统一,其“抱石皴”虽是山水衬景,却能让您体验到名人笔下优秀诗篇的意境和历史故事的情境,特别是在“勾魂眼”牵引下,这此意境则更显生动,彰显大师独特的个性风格。

二、以群体“勾魂眼”刻画作品主题。《苏武牧羊》、《竹林七贤》、《丽人行》、《琵琶行》、《眉锁章台》、《兰亭修禊图》、《文会图》、《游春图》、《九老图》、《青枫欲赤》和《人民公社好》等一大批人物画均群体的“勾魂眼”出现,其中《丽人行》则有37人之多、《兰亭修禊图》则更多且不见首尾,表现了一个合于主题的宏大场景。这一表现手段也许受一代宗师徐悲鸿的影响,但在其他大师作品中却不多见。

傅抱石精选人物画,以“勾魂眼”登上中国现代绘画的巅峰

三、以“勾魂眼”登上中国现代绘画的巅峰。傅抱石以金刚坡时期的“抱石皴”山水画成名,最终以《江山如此多娇》登上中国现代绘画的巅峰,考证其《江山如此多娇》的创作背景和成长经历,不得不追溯其历经新旧中国的二十余年。仅在《屈子行吟图》、《丽人行》和毛泽东《蝶恋花·答李淑一》三幅作品的背后,则深藏着傅抱石与一代文豪郭沫若、一代宗师徐悲鸿和开国元帅陈毅的情缘。

傅抱石也是20世纪中国最杰出的美术理论家和画家之一。倡导“笔墨当随现代”的艺术原则,开辟了中国创作的新时代,其艺术实践及成就,在中国现代美术史上具有里程碑意义。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山水画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jfssh.com/ssh/1896.html

作者: jfssh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