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山水画

青山不老,绿水长流——华拓画展,明日恭候各位

由江苏省文化厅主办、江苏省国画院和江苏省美术馆承办的《山河寻梦——华拓画展》将于2017年12月22日下午三时…

青山不老,绿水长流——华拓画展,明日恭候各位

由江苏省文化厅主办、江苏省国画院和江苏省美术馆承办的《山河寻梦——华拓画展》将于2017年12月22日下午三时在江苏省美术馆开幕。

本次展出作品150余幅,这些作品均为华拓先生近几年创作,少数作品为九十年代后期所作。气象万千的壮丽山河与绚丽多彩的美好景象是他主要的表现题材,从莽莽昆仑到澎湃的海疆,从云贵高原到北国原始森林,题材涉猎广泛,表现形式多样,百余幅作品,可谓洋洋大观。雪域的神奇,沙漠的梦幻,江河之蜿蜒浩荡,山巅之峻峭巍峨,以及江南春意盎然,大地秋色俊朗,在他的笔下,或雄壮豪迈,或明丽清秀,笔墨纯熟,色彩斑斓,风格鲜明,别开生面。

多年来,华拓先生在创新道路上把传统笔墨演绎得气象万千,形成了个人独特的艺术语言。尤其在青绿山水的用彩、用墨和运笔的变化中,既有深厚的传统功底,又有现代的新鲜活力,或墨与彩的浑然泼洒,或先墨后彩的交替变化,或勾描赋彩,淋漓尽致地将生活物象与人的情感期冀融为一体,呈现于艺术创作中,很好地体现了艺术来自于生活又高于生活的境界。近年来,华拓先生常常在画中题写诗句,以描述作者的心境,凸显画中立意的聚焦点,因而诗画相互辉映,可看可诵,使观者更好地体味到美的享受。

华老在接受扬子晚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基本的创作理念就是创新,但“这个创新是传统基础上的创新,不是求怪的创新,不是超时代的抽象,也不是蒙人的狂怪”。他说,要创新,必须把传统基础打得更深更牢,“需要下真正的功夫”。而这个功夫,一方面是打牢传统基础,一方面是多多写生,从生活中找艺术语言。他自己也感觉到,现在的作品跟80年代有了很大区别,“思想的认识、手头力度都比过去有了很大提高”,而不管如何创新,都是以“扎扎实实的功夫和认认真真的生活体验来作每一幅画,总想着自己的作品能给人美的享受”。

青山不老,绿水长流——华拓画展,明日恭候各位

华拓简介:

我国当代杰出的青绿山水画大家。

国家一级美术师、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与钱松喦、亚明、宋文治、魏紫熙等人并称为“金陵八家”。

1940年生于河北景县,早年师从力群学习版画,并得到黄永玉、王琦前辈的指导。后改学中国画,为江苏省国画院山水画研究所所长。80年代起同钱松喦、亚明等为国家重要部门多次绘制巨幅作品。作品多次赴美国、德国、日本、澳大利亚、新加坡、香港、台湾等地展出,有百多幅作品被中国美术馆、国务院紫光阁、人民大会堂以及国外等多家机构收藏。

2002年被评为江苏省10位优秀画家之一,受到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接见。

被称为中国当代“青绿山水第一家”,对传统青绿山水画的技法做出了重大突破。

青山不老,绿水长流——华拓画展,明日恭候各位青山不老,绿水长流——华拓画展,明日恭候各位

墨彩跃动景观奇丽

——华拓画作的审美特色

中国画发展到今天,多元蒸腾的势头,已然成为令人瞩目的景象。在众多画家、画作争春于艺坛的氛围下,华拓的山水画,以其跃动的墨彩、奇丽的景观,独树一帜,旗帜至为鲜明,审美大抵富于个性化、只此一家别无分店的独特性。

华拓年逼耄耋,可谓老画骨了。然而,在中国画创作上,却摒弃了老年横秋,墨守成规,而力求新颖超脱、生机盎然。他对传统中国画的精髓,一直用心领悟、孜孜求解,所获多多。对祖国千姿百态的壮丽河山,北国风光,南国景象,敬仰有加,观赏中付出大爱,写生画稿等身。宛如许多卓有成就的画师大家一样,在“师传统、师造化”的双向实践中,积极思考、勤于墨耕。

众所周知华拓以青绿山水名世。但必须明确指出的是,他笔下的青绿山水,已非传统意义上笔笔工整的青绿山水的翻版,而是铸融了现代人的审美情趣,并且在色彩的响亮和微差处理上,吸收了西画因素,让传统画法获得了新的生命力;也同时奏响了呼唤改善生态环境的时代旋律。就山水画审美倾向而言,鉴于他长期供职于江苏省国画院,受到过钱松喦、亚明、宋文治等名师大家的指点、教导,在耳濡目染中,一种整体上清丽、朴厚、儒雅、神圆的南方山水风范,对他产生了深刻的影响,“山河新貌”的时代指向,已然扎根于他的艺术身心。另一方面,这些大师们对各具个体特色的创新把控,更进一步激发了华拓在艺术上唯新是求的理念和实践。

观赏他的作品,不期而然地会从中感受到,滋润、舞韵、雅致、瑰丽的种种意趣。变化感、流动感、诗意感明显,有的作品还显示出一种构成感和俏皮感。作者在表达奇峰险嶂、松涛鸟鸣或山村生态、村塘凝翠等自然和人文景象时,总是努力并巧妙地调动一切造就形式美的艺术要素,调动大与小、动与静、冷与暖、泼与写、疏于密、黑与白、实与虚等等对比中寓统一的手法,去博取理想的诗境画意,常常会让人们在欣赏中感到快慰和心神怡悦。

作者纵笔泼彩,往往打破框框、不拘成法。尽量避免重复别人、重复自己,叩开情景独具、格调新颖之门。在他的作品中我们不难发现与青山绿水户籍有别而又联系紧密的青紫山水、青墨山水、清赭山水、赭黄山水等等同质异趣的画面,真是丰富多彩,取得了非一般山水画所能具备的创作性的艺术精神。皴法从自然生态上提炼新笔势;色彩在随类中充分展开富于浪漫情怀的想象力而大胆泼洒;笔法,则是粗笔、阔笔、细笔、柔笔并举,不择手段地去构筑画面的新意境。

他的不少作品还会给我们留下这样的印象:阔笔铺排的山峦,与细笔丰密的树叶,在引人注目的表现中,对比得生趣浓郁,给人以非常规的审美感受。诚如石涛所言,“用无不神而法无不贯也,理无不入而态无不尽也。”

华拓在山水画创作的长期求索中,在推进传统向现代转型的努力实践中,取得的成绩是十分可喜的;其作品在“推陈出新”的探讨上,也足可为不少画家提供比较成功的参考。

丁涛

作者系南京艺术学院教授,著名艺术评论家

青山不老,绿水长流——华拓画展,明日恭候各位

青绿华滋写山川 ——华拓山水的意趣

记得我年轻时就与华拓先生会过面,并拜读过他的作品,仿佛一晃几十年,直至今年中秋月圆之际的再度相聚时,见到华拓先生时有一句话顿然涌上心头——青山不老,绿水长流!华拓的鹤发童颜与他的青绿山水同样给人留下极为鲜明而难以磨灭的印象。

在我的记忆中,继傅抱石为代表的“新金陵画派”之后,华拓先生的青绿山水在当时是走在艺术前沿的。所谓前沿就是讲,华拓的青绿山水一开始就达到一种审美高度——一方面其山水丘壑的笔墨语言既与古法传统自然衔接又能自出机杼,能在“新金陵画派”之后另辟新境。既气同意合,又风格独构;另一方面更主要的是在其笔墨语言之上复以青绿手法,从而独步一时,令人眼目一新。有不少青绿山水着色厚而腻,以至掩蔽了笔墨本身的趣味。但华拓的青绿山水能为笔墨的独立表现留下自由而精妙的地位,同时其着色又十分明润华滋,充盈而饱满,将山川葱葱郁郁的气象和盘托出,具有强烈的时代美感。构成了华氏山水独特的审美面貌。

仿佛记得华拓早年的青绿山水多以描绘江南风格为主,近几年来的山水在构图上却呈现了崇山叠嶂的势态,但依然流露出一派江南的风韵。特别近景山坡几簇桃花、杏花的点染,与大面积的青绿色调形成了视觉对比,加之渔舟横卧,溪流奔泻,树丛之间房舍映显,遂使画面散发出氤氲迷人的气息,尽管华拓也时有水墨山水见诸于世,那种驾驭写意的能力和不俗的灵动之趣显示了他宽广的艺术才情——但毫无疑问,青绿山水才是他真正的拿手好戏,才是他的独胜之场,才标志着他的独到的审美贡献。他的青绿山水不是工整而填色的,而是将写意与泼彩,将笔墨与青绿,将北山的大气与南方的秀韵十分妥帖地结合起来了,使人既高山仰止,又流连忘返、回味不已……

华拓先生的山水虽以青绿为主,但也有不少表现秋景的佳作,其画面物象则以赭石、朱砂构成了主色调。应该说,华拓笔下的秋景不是萧瑟苍凉的,而是浓烈如枫、如霞、如炽的,是高旷、明丽而令人神往的,那遥飞于天际的点墨群雁,那浮动于山际之间的秋云,那洁净如洗的渺茫的水面,都营构了一种不同于青绿山水的别样的意境。 华拓先生不仅长于山水,其实他的人物画亦见功力,一些山水作品点缀于其间的衬景人物,虽然寥寥数笔,但却造型生动而不失法度,且与自然物象融为一体,相互映发成趣,这是一位老画家内在修为和多方面才能的表征。

尽管华拓先生已逾古稀之年,然观其人,赏其画,你可以感受到他那种蓬勃而不衰的创造活力。当你与他交谈,那敏捷的思维和风趣的话锋以及广见博识,你可以确信,他能创造出如此郁郁葱葱,青绿满眼的山水佳作,绝不是偶然的。呵,青山不老,绿水长流,艺术永在,这既是我对华拓先生的赞词,亦是我对他的真心祝愿!

樊波(作者为南京艺术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美术学系主任)

青山不老,绿水长流——华拓画展,明日恭候各位

灼灼其华——华拓先生的艺术世界

十多年前我初到南京时,就听闻华拓先生的画名。当时得到一本新世纪新金陵画派嫡传九位画家的精美画集,华拓先生位列其中。这应是我得到的第一本画集,所以记忆很清楚。后来各种画集画册难以计数,也就难以记住了。

毋庸置疑,华拓先生深受“新金陵画派”的艺术影响和精神指引,他的作品注重写生,观照现实,江南锦绣河山是其重要表现内容,创作出一批雄伟秀丽、颇具个人面貌和时代特色的画作。

可能与华拓先生深入简出有关系,我一直久闻其名未见其人。他是一位埋首创作、笔耕不辍的画家,能不断见到其绘画作品,给我留下很好的印象。我想到《诗经·周南》中的词句“灼灼其华”,可以用来形容华拓先生营造的这种艺术境界。

“灼灼其华”之“灼灼”二字,体现出的是画家饱满的热情,是创作的激情。华拓先生的画面如同华彩乐章,描绘出一番现世的壮丽与美好,能够不断给人以温暖和希望。看多了清冷孤寂的水墨山水,华拓先生带来的山水画面,给我们带来眼前一亮的感动!

华拓先生创作的画面热烈而不失沉静,展现出江南的润泽与风韵。一片青山绿水,几簇柳绿桃红,灼灼其华,熠熠生辉。画面上多采用平远、深远的取景构图,形成视野开阔的山水画景观,不会给人高山仰止的压迫,而是有一览无余、众山皆响、幽谷余声的欣喜,让观者沉浸在这华彩乐章的画面之中!

古人说山水通于玄,忘情山水寄身世外,华拓先生笔下的青绿河山,没有走古人“玄之又玄”的老路,而是积极的、入世的我们看到他的绘画景致,没有绝尘而去,而是向你走来。画中充满生机活力,色彩浓郁而沉实,不夸不浮,濯而不妖,营造出中国山水画的一派新生景象。而且这种山水景象,散发出与这个时代共同呼吸的气息。

中国画厚重的传统力量,是艺术创作源源不竭的推动力,但同时也是艺术创作难以挣脱的牵引力。清人赵翼论诗:“李杜诗篇万口传,至今已觉不新鲜。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数百年。”为了从传统经典中跳出,创造新的艺术经典,无数画家外师造化、中得心源,后来又有“师夷长技以自强”的方式,只为寻求出古入今的艺术法门。

华拓先生是这个时代具有开拓性精神的画家,才寻得出古入今的艺术法门,创作出源于传统而立足当下的一派新时期青绿山水艺术。华拓先生深知艺术的生命筑基于真实之上,而非制作假古董,画家也不是做假洋鬼子。他躬身力行,出古入今,以真情实感,描绘真实的艺术。所以我们认为华拓先生的创作,正是体现了自觉的创新意识,辩证的民族意识,高尚的人文精神,激情的写意精神,恰能代表“新金陵画派”的艺术理念和传承文脉。文/杨祥民 (作者为南京邮电大学画院理论研究所所长,兼任江苏省中国画学会理事,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会员)。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山水画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jfssh.com/ssh/1747.html

作者: jfssh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