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山水画教程

时代的意向、人格的陶铸——谈许钦松山水画

许钦松,1952年生,广东澄海人。国家一级美术师,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1998年获广东省“五一”劳动奖章,“跨…

时代的意向、人格的陶铸——谈许钦松山水画

许钦松,1952年生,广东澄海人。国家一级美术师,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1998年获广东省“五一”劳动奖章,“跨世纪之星”荣誉称号,2007年当选当代岭南文化名人50家。现为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广东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主席、广东省美术家协会主席、广东画院院长、全国政协委员、全国政协书画室副主任,中国文联全委会委员、中国艺术研究院博士生导师、中国国家画院院务委员、中国画学会顾问、广州美术学院客座教授、广州大学美术学院名誉院长,广东中国画学会名誉会长,并担任2010年广州亚运会开闭幕式艺术顾问,2012(伦敦)奥林匹克美术大会艺术指导委员会艺术顾问。

主要作品有:《潮的失落》、《心花》、《个个都是铁肩膀》、《诱惑》、《天音》、《南粤春晓》、《岭云带雨》、《高原甘雨》、《甘雨过山》等。曾获“第七届全国美展”银奖、1992年日本•中国版画奖励会金奖、 ’91中国西湖美术节银奖(版画最高奖)、“第十届全国版画展”铜奖、80-90年代中国优秀版画家鲁迅版画奖、广东省第四届鲁迅文艺奖一等奖以及广东美协50年50件经典作品奖等多项大奖。作品被中国美术馆、广东美术馆、江苏美术馆、广州美术馆、深圳美术馆、原中国版画家协会、美国驻华大使馆、澳大利亚佩斯艺术博物馆、日本国际版画艺术博物馆、泰国国王钦赐淡浮院、北京人民大会堂、上海世博会中国馆等机构收藏。出版有《许钦松》、《许钦松版画集》、《许钦松山水画集》、《许钦松自传体文集》、《当代名家精品—许钦松》、《象外之象—许钦松山水画集》、《时代意象—许钦松艺术研究》、《年度大家—许钦松》、《中国当代艺术经典名家—许钦松》、《中国当代名家画集—许钦松》、《此岸•彼岸—许钦松谈山水画艺术》、《荣宝斋当代书画名家——许钦松山水画集》等。

时代的意向、人格的陶铸——谈许钦松山水画

许钦松先生是我很敬仰的一位艺术家。我在80年代从事版画创作的时候,看了很多许主席的版画,他的版画,比如说表现生命的意境和情调,那种错版的处理,尤其是对画面这种形式感的追求,应该说当时许钦松先生是一位很有影响的版画家。但是若干年以后,我在美术杂志工作以后,发现我们许钦松先生的山水画作品,他的中国画作品也画得如此好,这一点让我敬佩,也让我吃惊。因为我们所看到的很多版画家,后来从事中国画创作,多多少少都不太像中国画,或者说对中国画的笔墨、意蕴都体会得不够深刻,很难从版画的语言转化到中国画的语言,但是我觉得许钦松主席是在版画艺术家当中转化为中国画的一个最突出的代表。后来我跟他接触多了,才知道他原来就是学中国画的,所以他的绘画艺术的低空带对中国艺术的认识比一般的艺术家更加深刻。

时代的意向、人格的陶铸——谈许钦松山水画

我们今天看许钦松先生的中国画,是以专业的角度,或者说是把它放在当下中国画的发展中去审视它。这个角度是重要的,只有通过这样一个角度,才能看到许钦松先生在中国画中的创造性,在当代中国画学的学术地位。在这一点上,我认为他有独到的贡献,因为他的山水画画幅很大,但是画而不空,他的画幅大,主要是截取自然山水的中上段,就是从山的中段开始,一直到山峰云层,他能够处理得大气磅礴,气韵贯通,这一点我相信好多画家达不到。这也反过来说明他能够画山水画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他的胸襟非常开阔。

实际上我们对中国画的认识,尤其是对中国山水画的认识,我认为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他表现的既是自然对象,更是主观的胸怀。许钦松先生能够画出这样的山水画,我觉得最为重要的一点就是来自于他的胸襟的开阔,才能把这种大千世界的变化万千呈现出来,或者说他通过对山川自然对象的选择,通过和自己的心灵、自己的心胸心心相印才能够呈现出来。那么他的构图特征就是恢宏,富有气势,好像是主体性的山水画创作。所以,我觉得他的山水画创作,和一般人画小品式的山水画创作,在这一点一下子就分开了,距离就拉开了。这种心性,和大自然的气派,水乳交融的融在一起。

时代的意向、人格的陶铸——谈许钦松山水画

我刚才讲的是他的构图上的特征,但是这种构图上的特征,要通过绘画去呈现,有很多的技术、技巧的问题,这么大的画面,你完全用这种传统的小皴法,可能很难实现的。所以我觉得许钦松先生他在山水画的创造,就是如何体现当代人的这种审美意趣,或者是当代性的审美意趣。客观来看,20世纪以来,尤其是20世纪后半页以来,中国山水画的发展在价值判断上发生了一些变化,我们传统山水画更重要的是强调笔墨,文人画的妙处并不在实景,而是在于笔墨意趣,我们形容这张画的风格,苍茫也好,洒脱也好,或者是清秀也好,都不是从画面的意境上来讲的,而是从笔墨的格调,笔墨的个性上去强调的,这是我们看到的传统山水画。但是到了20世纪尤其是20世纪后半叶,随着中国人的美术教育,对于西方绘画的学习,造型的因素,视觉形式的因素,纳入了中国绘画的体系。所以中国画发展到20世纪后半叶以来,到了今天我们看到的中国画仅仅用笔墨去弘扬是不够的,它势必要有它的造型特征,它的视觉形式的特征。但是同时它又不是油画,不是西画,一定要把造型和视觉形式和传统的笔墨有机的结合在一起,我觉得在这一点上,许钦松艺术的创造性,或者是他在当代山水画中的创造性就体现在他把造型的特征、视觉形式的探索和传统的笔墨有机的结合在一起。比如说他这样大体量的山水,有主体性的山水,气势恢宏,他势必要画出山水的体量感。那种云层的变化,你纯粹用渲染是做不到了。那么云层和云雾、烟云和山峰之间的关系,既有体量,又有光影的变化,这就需要你在艺术的语言上,如何对这种带有雕塑的体量感的呈现,所以我认为,许钦松在艺术语言的探索上和笔墨结合得非常巧妙。比如说他也用湿笔,但是这种湿笔渲染的成分比较少,他是用湿笔每笔像雕塑一样堆上去的,他的画面很大,画得云雾蒸腾,但是你细细看,它是一笔一笔的用湿笔的堆上去的,就是讲究用笔的力度,用笔的厚度,也吸收了一些积墨的方法,他是积墨加上体量关系。我相信龚贤、李可染的笔法,他吸收了一些,但是又画成自己的东西,因为这种大体量的东西龚贤、李可染都不是这样子的。在这一点上,我觉得他有自己的创造。

时代的意向、人格的陶铸——谈许钦松山水画

但是,这种似乎是自然形态的烟云袅绕和变化,那种云层的变化、光影的变化和山峰的表现,又不纯粹是自然的,里面有很多的形式内在关系。他能够让画面形成从前到后,从上到下,左右均衡,又有险境的构图变化,在我看来,是一种视觉形式的规律在起作用。所以从造型、视觉形式的意味来看,我觉得许钦松主席恰恰是在笔墨和这三者之间寻找他们之间的平衡,我觉得他在表现这种主体性山水的时候,对山水画语言的探索有一种突破,正是有这种探索和突破,才形成了许钦松今天的山水画的面貌。

时代的意向、人格的陶铸——谈许钦松山水画

我对他的尊重还有另外一个原因。许钦松献身担任非常繁重的美术界的领导职务,我们看到近些年来广东美术也在发生着一种变化。在主体性创作方面,在这种汲取外来因素,在美术界的开放方面,我觉得都做得非常好。应该说广东是当代中国美术的一个象征,在某种意义上来说,也起着先锋、引导的作用。我相信和许钦松先生的为人、他的领导艺术,尤其是他的这种开放的观念、思想的脉搏是紧密联系在一起的。所以你这样一级一级地想一想,他为什么选择画山水画,山水画中那种千变万化的东西,他能够把握得住。这种把握住实际上也和他的伟人方式、领导的艺术,眼观六路,看到方方面面都能够做得很好。他是统一的,绝对不会说他画画是一种面目,然后做工作又是另外一种面目。我觉得他把人生的感悟,对今天时代的思考都融入到了他的山水画当中,所以他的山水画才有深度,才有意向。他画的不仅仅是自然的山水,他表现的是自己的心灵,更多的是他对于时代的把握和感受。

时代的意向、人格的陶铸——谈许钦松山水画

刚才说他是表现主体性的山水,他的画具有时代的意向,有人格的因素。他并不需要画点景的人物,表现出这种田园牧歌式的小情小景小趣,他画的不是这样的东西,所以他的画面在我看来是不能够画人的,如果一旦画人,就把他的整个气象破坏掉了。但是这个山体本身有人的格调,有人的品格,有画家主体精神的人格在里面,所以我觉得他更多的是表现他自己,表现我们今天这个时代的人物,表现我们这样一个时代,所以他画得更加富有气派。在这一点上,我非常赞同他不画人,不把人放进去。

文/尚辉

资料由北京一览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编辑整理。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山水画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jfssh.com/ssh/1548.html

作者: jfssh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