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山水画

巨匠讲坛 | 李可染:谈学山水画(一)

李可染的这篇《谈学山水画》,从自身实践出发,讲述学山水画的宝贵经验,通篇语言朴实,没有深奥惊人之语,却道出了很…

李可染的这篇《谈学山水画》,从自身实践出发,讲述学山水画的宝贵经验,通篇语言朴实,没有深奥惊人之语,却道出了很多真知灼见,处处闪烁着智慧的光芒。

《百年巨匠——李可染》是美术篇讲述的人物之一,分三集立体解构画坛巨匠的艺术人生。纪录片已在国内外五十余家卫视播出,获得观众一致好评。2017年9月“百年巨匠——四十三位文学艺术大师作品展”在中国国家博物馆举行,与此同时《百年巨匠》美术篇之《关山月》、京剧篇之《梅兰芳》首登13家卫视,再次掀起观影《百年巨匠》、品中国传统文化之精髓的热潮。

巨匠讲坛 | 李可染:谈学山水画(一)

有坚忍不拔的毅力

许多热心于中国画、山水画的同志,要我谈谈学山水画的问题。我想从自己学画的经历出发做一点总结。这些只是我个人的体会,不一定正确,其中即或有可取之处,也不一定完全适用于别的同志。加上近来有病,来不及做一番深入浅出研究的功夫,现在先从几个方面的问题谈谈我不成熟的看法。

美术是创造性的工作,真正搞好是不容易的。要有正确的艺术道路、把路子走正;还要下很大的苦功夫。“生而知之”“不学而能”是没有的,只有学而知之。

对学画的人来说,天份是有高低区别,但也只是学习上有快慢之分。绘画本身应该说是很难的,因为它不仅是门学问,同时还要有很高的技能。随随便便是搞不好的。

我在广东温泉养病时,有个女孩子问我,她能不能学画,我说楼下有一棵树,你坐下来认认真真画四个小时,不要起来。关键不在几个小时不起来,而在考验她有没有坚忍不拔的毅力。

巨匠讲坛 | 李可染:谈学山水画(一)

李可染 《万山红遍层林尽染》 1964年作

我一生很有幸,有机会与齐白石、徐悲鸿、黄宾虹、林风眠、盖叫天等前辈艺术家在一起,我与他们很熟悉,他们都有很高的成就,我看他们在艺术苦功方面无一不是惊人的。

“天道酬勤”是齐白石的一方图章,这是他的座右铭。我是在他八十七岁到九十七岁这十年里向他学画的。他在八十几岁时,每天早上至少要画七、八张画。九十多岁高龄,每天还要画四、五张画。去世前两天仍在作画。他的另一方图章“痴思长绳系日”,是说不愿时光流逝,恨不得把太阳拴住。

黄宾虹是在1955年去世的。生前,他每天不停作画。1954年他91岁了,有一次我在他家呆了六天,看到他在一个晚上就画了八张画稿。

徐悲鸿同样也是很勤奋,常以“拳不离手,曲不离口”这两句话勉励青年。回想我在杭州时,有一次和盖叫天在茶馆里喝茶,当时他已七十多岁了,穿着长衫、盖着两腿。我发现他把一只脚放在八仙桌的横档里,原来是在练“伸筋拔骨”的苦功夫,他是什么时候都不忘练基本功。

著名武生京剧老演员尚和玉对我说:我们在台上演戏,别人看来很轻松愉快,不知我们在台下流过多少血汗,实际上我像是半个出家人,许多休息、娱乐都牺牲了。当代画家黄胄作画很勤奋,听说他一年画了廿多刀宣纸;吴冠中画画,可以坐下去继续画十个小时不起来,只吃点干粮接着又画。这种艰苦精神是很重要的。基本功是艺术家的地下工作,要天天练。

他们露面的只是展览会上的作品、舞台上的表演、观众往往不知道,作者付出了多么巨大的艰辛劳动。

鲁迅先生说得好,我坐在桌子前写作是工作,坐在藤椅上看书是休息,“哪里有天才,我是把别人喝咖啡的工夫都用在工作上的。”

确实,千千万万人学艺术,真正有成就的不多。学文学艺术的废品率相当高,搞不好就成了空头的文学家、艺术家,随随便便是难以成功的。

这次在黄山,我看到两个青年在写生,一边画、一边聊天,嘀嘀咕咕没个完,画画完了,话还没说完,半心半意是不成的。绘画最根本的关键是道路的正确和坚强的毅力,古今中外,有成就的艺术家没有一个例外。你把全付精力放进去还不一定能学好,何况半心半意呢!

做一辈子基本功

20世纪50年代,我几次外出写生,背着沉重的画具,每天跋山涉水,行程数万里;力求创造有现实生活气息、反映社会主义时代精神的新山水画现在不知不觉已是七十以外了,我总结了一下,刻了一方图章“七十始知己无知”,意思是天地之大,万物之广,道理之深,自己知道一点,也是微不足道的,实在是无知得很。

我七十岁总结中还有两句话是:“做一辈子基本功”“天天做总结”。

画画必须根据创作的需要,练一辈子基本功。有一次我在香山画一棵树,有个青年人看我一笔一笔地仔仔细细地描画,他说老伯伯头发都白了还练基本功哪!我说因为没有学好,是在练基本功。客观事物无止境,学问也无止境,我请唐云同志刻了一方印章,叫“白发学童”,我觉得我在中国画学习上,还是一个小学生。

有些青年作者问我,学习中难于提高,为什么?我看原因当然不止一端,但基本功不扎实,根基不深,有碍事物的成长,往往是个主要原因。

做基本功,勤学苦练,说来容易,真正做到很难,要一辈子做到更难。曾经有人反对做基本功,说是只要到生活中去画画速写就可以搞好创作了,这真是千古奇谈。其实,他们哪里真心提倡到生活中去,以我看来,他们是千方百计地毁灭艺术。

我们要求艺术真实地反映社会主义时代的生活,必须遵循艺术的特殊规律,发展和提高我们的艺术。这里要把树立起无产阶级世界观、深入三大革命斗争实践放在第一位;要掌握革命的现实主义和革命的浪漫主义相结合的创作方法,要用形象思维反映现实,同时必须在正确指导下踏踏实实做一辈子基本功。

基本功概括了创作的基本需要,完全是为创作服务的。假若不创作就无需乎基本功,如同不盖房子就无需乎打地基一样。“四人帮”一伙所谓“用基本功反对创作”的说法,如不是捏造歪曲,强加罪名,那就是愚蠢无知。

巨匠讲坛 | 李可染:谈学山水画(一)

李可染 《长征》 1978年作

还有一种说法,“基本功好,不一定能创作”,言外之意,创作不行,病根在基本功,其实,不能创作,是因为没有在创作上下功夫,基本功仅仅是创作的一个基础环节,其它还要做很多很多工作,创作必不可少的生活根基和各方面的修养如果有所欠缺,难以搞出创作,这能怪基本功吗?这种否定基本功作用的说法使我想起一个笑话:一个人饿了,先吃了个烧饼,不饱。再吃个馒头,还不饱。又吃一个包子,饱了。他说:早知道烧饼、馒头无用,开头就只吃一个包子就好了。在基本功和创作的关系上,有的人也如此浅见,总想走快捷方式,“毕其功于一役”。

基本功看来是不等同于创作,但它是创作需要的某些最基础的规律、法则的集中表现;是从历代艺术家长期艺术实践中提炼出来的艺术语言的规范化。如歌唱家的练发声吐字,武打、舞蹈演员练腰腿功夫,看来似乎不同于舞台的表演,但歌唱家如不在练发声吐字上下功夫,歌唱就不能字正腔圆,武打、舞蹈演员如不在腰腿上下苦功,动作就不能准确有力。基本功的高低决定创作发展水平的高低。

盖叫天生前曾请黄宾虹老人写“学到老”三个大字刻在他的墓碑上,他说他要用这三个字教育后来的青年。他到了晚年仍不分寒暑每天都在院子里练基本功。他演的武松等戏动作矫健、准确有力,真是静若泰山、动若游龙,被人誉为“杰作惊人”,绝不是偶然的。他所以能达到这样的境界,除了各方面修养的广博,一个不可缺少的重要条件就是因为严格的、天天苦练基本功。

艺术创造没有基本功,就是无根之木、无源之水。这里再说一个打虎的故事:传说有一个村庄,虎患严重。村民计议备酒筵请别村高手除害。结果请来的竟是一个驼背老头和一个小孩,村民大失所望。老人观察到众人神情,便未入席而先去寻虎。老人让小孩走在前边,行近虎穴时,小孩模仿幼畜的声音,老虎闻声而出。老人手攥利斧、置于肩头。老虎猛扑过来,老人头略偏,饿虎扑空,垂地而毙,众人大为惊异。走近观看,恶虎自咽喉至胸腹剖裂一条直线,命中要害。这时老人才从容入席,酒肴犹温。老人向众人讲述来由:自己父亲、祖父都被猛虎伤害,父亲临死告他,老虎伤人主要在于向前猛扑,因下决心针对虎性苦练基本功,练到眼前晃动毛帚而眼不眨;臂力能攀九人而不动,终成杀虎高手。这个故事启发我们认识“基本功”和“用”的关系,要有决心、有毅力练一辈子基本功,而不是等到急用时才去练,临渴掘井是不行的。

天天做总结

上面说的是做一辈子基本功的重要性。再说说我的另一句话:“天天做总结”。

天天做总结,总结什么?主要总结自己的缺点。人的进步有两条;一是发展自己的特长,一是改正自己的缺点。这是一对矛盾,而改正缺点是矛盾的主要方面。因为长处跑不了,缺点是拦路虎,是前进中的障碍。缺点是自己感到最困难、最画不好的地方。如同走路,后脚不向前,你只好永远停留在那个地方。如果你画不好树,就要花气力专攻画树,树画好了,就前进了一步。一个善于学习的人就是善于认识缺点,改正缺点的人。

客观事物的发展是永远不平衡的,落后点永远存在,事物总是在不断改正落后点而逐步前进的。我觉得我的画缺点多,每克服一个缺点、每前进一步,都要付出艰苦的努力。我画画时总是在旁边放一个本子或一张纸,有所感受就记上几句,是不断总结的。天天做总结,总结很重要。我的总结都是从实践中得出来的。没有实践,就没有理论,有了实践而不总结也不会有理论,有总结而不做系统周密的思考,就不会有系统完整的理论。实践经验只有提高到理论上来,知识、技能才能巩固和发展,减少盲目性。这就是毛主席说的,从感性认识到理性认识的过程。

不做总结,不知道自己的缺点,就要停滞不前、就不能进步,很愚蠢。董其昌画山水不会画点景人物,倪云林也不会,董其昌就原谅自己说:“有云林遮丑于前。”有的人画山水一辈子没画好点景小人。其实,只要善于总结,全力攻关,全力攻克缺点,“难”是可以向“易”转化的。不会画点景人物,我就花上一个月功夫专画点景小人,一个月不行两个月,两个月不行三个月……一年都画小人,一年画几万个小人,还能画不好吗?一年看来很长,但对比一生来说到底还是短暂的。山画不好,专门画山,树画不好,专门画树,最后一定能画好。我还有一方图章“千难一易”,是说困难是绝对的,容易是相对的,容易是困难的解决。俗话说,“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不费功夫”从“踏破铁鞋”中得来,没有前者就没有后者。“世上无难事,只要肯登攀”,天下没有什么困难不能克服的。

巨匠讲坛 | 李可染:谈学山水画(一)

李可染《黄山风光》 1963年作

说到这里,不能不涉及到学习态度问题、学序问题以及治学方法问题。

有一次,一个青年人要我写几个字作为座右铭,我写了“实者慧”三个字,意思是老老实实的人、诚实治学的人,才能有智慧。做学问一定要踏踏实实,来不得半点虚假。争名争利、投机取巧是不会有成就的。投机取巧必然带欺骗性,就好比拿一百元想买两百元的东西,是愚蠢的、不可能的。学艺术一定要付出很高的代价,想廉价获得是办不到的。投机取巧的人看来很机灵,实际是在欺骗自己。有些青年人摹仿一、两张画,表面看来差不多,就觉得自己有才气,了不起,就骄傲了。学习的最大障碍是态度不老实,是骄傲自满。骄傲自满是浅薄无知的表现。

学序、治学方法很重要。毛主席说,饭要一口一口吃,万里长征要一步一步的走。眉毛胡子一把抓,不打好地基就想盖摩天大楼,想同时把什么问题都解决,想一举就达到最终最高目的,这完全违反了事物发展的规律,看似聪明,实是愚蠢。

学习要有严格的顺序、循序渐进。学序混乱,想躐等,是造成困难和不能进步的重要原因。天份高,也不能例外。自己是二年级认为是一年级可以,这样能够把基础打得更结实些。你是一年级认为是二、三年级就驾空了。破格录取、破格跳级,那当然不是躐等,因为他的知识、理解力都达到了那一步。没有经过那个学序,跳级、躐等是不行的。我从小爱拉胡琴,对琴音的感觉很敏锐,音色很好,一个琴师听见我拉胡琴,说这孩子将来可以成一个很好的琴手。但因为没有好的老师指点,学序混乱,没有在基础上下功夫,不会读谱、记谱等等一套基本功,其结果半途而废、没学成功,很可惜。

天底下的大学问家都知道这个治学方法:先搞通一个问题,把一个问题搞通了,了解了一个事物的规律性,再研究另一事物,对把握客观事物的共性,也就有了借鉴。所谓深入一点,普及全面。聪明人所以能触类旁通,举一反三,关键在于先对某一事物有了规律性的理解。各个击破的方法是最聪明、最有效的方法,所以,为了击破一个要害环节,不惜以最大的精力来对待最小的问题。挖井七、八个,一个也没有挖出水,不如集中力量挖一口井见水,了解地层的结构,掌握规律。再挖第二口井就容易多了。共产党三万人要消灭国民党八百万人,这个仗怎样打?毛主席用了这个最聪明的方法。伤其十指,不如断其一指,各个击破,集中优势兵力,消灭其有生力量,而后总攻,夺取了胜利。“集中优势兵力打歼灭战”,历代兵家都把它看作重要的制胜法宝,我们治学也不例外。

巨匠讲坛 | 李可染:谈学山水画(一)

李可染(1907—1989),江苏徐州人。13岁学习传统山水画,16岁入上海私立美专师范科学习。1929年以优异成绩入杭州西湖国立艺术院,师从林风眠、法国名画家克罗多两位教授。1943年应聘为重庆国立艺专讲师,从事中国画教学、创作。1946年应徐悲鸿之聘,为国立北平艺专中国画教授,同时师从齐白石、黄宾虹。新中国成立后,致力于中国画艺术的革新,以“用最大的功力打进去,用最大的勇气打出来”为座右铭。擅长画山水、人物,尤擅画牛。将西画技法融入传统笔墨造型,作品凝重沉雄,具有鲜明的时代精神和艺术个性。代表作有《漓江胜境图》《万山红遍》《井冈山》等。

剪 影

巨匠讲坛 | 李可染:谈学山水画(一)

▲2013年12月5日,“金铁烟云——李可染的世界(书法篇)”展暨“纪录片《百年巨匠——李可染》开机仪式”在北京画院美术馆举行。《百年巨匠》出品人、总策划杨京岛与李可染夫人邹佩珠女士共同为开机仪式揭幕。

巨匠讲坛 | 李可染:谈学山水画(一)

▲ 《百年巨匠——李可染》开机仪式后,李可染夫人邹佩珠(左三),李可染之子李小可(右四),李可染之女李珠(右二),李苦禅之子李燕(右三),文怀沙(左四),《百年巨匠》出品人、总策划杨京岛(左二),《百年巨匠》美术篇前三部总导演赵伟东(右一),《百年巨匠》策划总监丁吉林(左一)合影

巨匠讲坛 | 李可染:谈学山水画(一)

▲ 《百年巨匠——李可染》开机仪式现场

巨匠讲坛 | 李可染:谈学山水画(一)

巨匠讲坛 | 李可染:谈学山水画(一)

巨匠讲坛 | 李可染:谈学山水画(一)

巨匠讲坛 | 李可染:谈学山水画(一)

巨匠讲坛 | 李可染:谈学山水画(一)

巨匠讲坛 | 李可染:谈学山水画(一)

巨匠讲坛 | 李可染:谈学山水画(一)

巨匠讲坛 | 李可染:谈学山水画(一)

巨匠讲坛 | 李可染:谈学山水画(一)

版权声明

凡本微信刊载的作品(包括文字、图片、视频、音频等任何资料),均为《百年巨匠》项目方依法享有知识产权或已获得合法授权的作品,未经协议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机构或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或部分使用;已获授权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百年巨匠》官方微信”。违反上述声明者,《百年巨匠》项目方保留依法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的权利。

编辑/万芳 制作/丹丹

图片来源:《百年巨匠》

关于我们

由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央电视台、中央新影集团、百年艺尊(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银谷艺术馆联合摄制,中国民生银行独家赞助的百集大型系列人物传记纪录片《百年巨匠》,是国内第一部大规模、全方位拍摄制作的关于20世纪画坛巨匠、艺苑大师、文坛泰斗的大型人物传记纪录片,分为美术篇、书法篇、京剧篇、话剧篇、音乐篇、文学篇,以百集的规模拍摄43位20世纪中国文艺领域的杰出代表——

美术篇:齐白石、黄宾虹、徐悲鸿、张大千、潘天寿、林风眠、傅抱石、李可染、刘海粟、吴作人、关山月、吴冠中、李苦禅、蒋兆和、石鲁、黄胄;

书法篇:于右任、沈尹默、林散之、沙孟海、舒同、赵朴初、启功;

京剧篇:梅兰芳、尚小云、程砚秋、荀慧生;

话剧篇:欧阳予倩、田汉、焦菊隐、金山;

音乐篇:萧友梅、刘天华、贺绿汀、黄自、冼星海、聂耳;

文学篇:鲁迅、郭沫若、茅盾、巴金、老舍、曹禺。

巨匠讲坛 | 李可染:谈学山水画(一)

巨匠讲坛 | 李可染:谈学山水画(一)

纪录片《百年巨匠》已在央视一套、三套、九套、十套、发现频道、国际频道(法语、俄语、西语、阿语)、中国教育电视台播出,北京电视台(光阴、博览栏目)、重庆卫视、浙江卫视、黑龙江卫视、山东卫视、河南卫视、甘肃卫视、新疆卫视、青海卫视、宁夏卫视、西藏卫视、广东卫视、广西卫视、三沙卫视、北京纪实高清频道、上海纪实频道、湖南金鹰纪实频道等二十余家省级卫视,天津电视台文艺频道、重庆电视台科教频道、广州电视台、安徽电视台人物频道、上海教育电视台、武汉教育电视台、安庆电视台、漳州电视台、江阴电视台等地方频道,以及马来西亚电视台等国内外50余家电视台播出。《百年巨匠》播出平台,遍布我国东北、华北、华东、华中、西北、西南、华南各大行政区。自《百年巨匠》播出以来,屡创同类纪录片收视率新高,受到广泛好评。目前,《百年巨匠》已获得六项纪录片奖项。

《百年巨匠》系列丛书作为高雅艺术进校园的教材,连续两年被教育部、文化部、财政部发放到全国近300所承接国家级艺术院团和优秀地方艺术院团演出的高校。中共中央组织部“中国共产党员网”,也将《百年巨匠》美术篇第一部纪录片和书籍作为视频教材和知识讲座内容。2017年,《百年巨匠》影像制品入选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全国老龄工作委员会办公室2017年向全国老年人推荐优秀出版物。

中央电视台重大主题主线宣传暨重点选题《百年巨匠》,立项中宣部、国务院新闻办组织实施的“纪录中国”传播工程项目,已获得国家艺术基金、中国文学艺术基金会、中华艺文基金会、北京文化艺术基金、北京市文化创新发展资金资助扶持。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山水画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jfssh.com/ssh/1369.html

作者: jfssh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