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山水画

我用我墨画我山-著名画家李玉民写意山水

李玉民 中国当代著名山水画家,国家一级美术师,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央国家机关美术家协会理事,中国画创作高级研…

我用我墨画我山-著名画家李玉民写意山水

李玉民

中国当代著名山水画家,国家一级美术师,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央国家机关美术家协会理事,中国画创作高级研究生课程班导师。

作品参加由中国美协主办的深圳第五届国际水墨画双年展,中国首届山水画双年展,中国首届写意画作品展,中国首届城市山水画作品展,红色太行中国山水画作品展等。曾获全国青年中国画大赛三等奖,中国第五届山水画大赛优秀奖,第二十六届悉尼奥运会国际美术展优秀奖等。

我用我墨画我山-著名画家李玉民写意山水

多幅作品被深圳画院,中国军事博物馆,中国国防大学,解放军艺术学院,河南艺术研究院,广西画院,河北省美术馆,澳大利亚美术馆,香港电视台等机构收藏。十幅作品刊登于向党的十八大献礼书籍《盛世典藏》中,被多家媒体评为“当代最具学术价值与市场潜力的艺术家”。

出版有《李玉民山水画新作》《玉民水墨精神》《李玉民山水画集》等。

我用我墨画我山-著名画家李玉民写意山水

我用我墨画我山

——读李玉民的写意山水画

文/贾德江

品读李玉民的作品,观看他画中的气象,再接触他的本人,会得到相同的印象——生机勃勃、活力四射、激情荡漾,充满自信与自尊;虽有些自抱高怀,但绝不作态和媚俗,坦坦荡荡,胸襟博大。自信是一种品质,是一种力量,它是引领李玉民不断超越的动力。李玉民的自信,来自于他积以时日、累以功夫、养以学问的苦修历程,也是他领悟了传统精神、得益于传统理法而日臻化境的必然结果。他娴熟地驾驭自己的笔墨,自如地抒写自己的山水情怀,传达着一种苍茫雄浑的气概。从李玉民近期的作品中,可以看到他创造的稳定风格所显示的一些具有个性化的特征。

我用我墨画我山-著名画家李玉民写意山水

“尚神尚韵”是李玉民山水画共有的特性。无论是写生还是创作,无论是巨构还是小品,“写神传韵”是他艺术探索的主要特色。所谓“写神”就是捕捉万物造化蕴含的生命美、自然美,唯有这种生命美、自然美才能使人动心动情,生发意境,产生创作的冲动,达到下笔有神的地步。李玉民深谙其理,对石涛之“神遇迹化论”尤多领悟,画中的笔法、墨法都是为“写神”服务的。

我用我墨画我山-著名画家李玉民写意山水

他的用笔可以松,可以紧,可以涩,可以畅;他的用墨可以苍,可以润,可以浑,可以清;讲究“乾坤之理,山川之质”,倡导“我之发我肺腑”“我之为我,自有我在”,最终是以笔墨的“自我”和“创造”来体现山形水貌的神韵、气韵、墨韵、意韵、笔韵和色韵,其书法意味的用笔,与墨融会,与造型相和,达到“求真探美,神化自然”的境界。清刘熙载在《书概》中云:“书贵入神,而神有我神他神之别。入他神者,我化为古也;入我神者,古化为我也。”以此看李玉民的作品,那种化古为我的笔笔有生意、处处有“我神”的造化自然,总是让人有不断品咂、反复回味的审美内容。

我用我墨画我山-著名画家李玉民写意山水

“尚气尚势”是李玉民山水画的总体风貌。我们注意到,古典哲学的“五运六气”概念始终在中国画中有所作用。尽管从对自然物中云气的描绘到理解万物皆有气机——在描绘所有万物时都开始表达“气韵生动”的意思有一个渐进的过程,但无论怎样,中国古代绘画都十分看重这一点的。南朝谢赫提出了中国画的评判标准“六法论”,第一法就是“气韵生动”,可见“气”之一字足以囊括传统文化的方方面面而成为作品有无生命感的象征。李玉民的画给观者最强烈的印象就是以气势夺人,笔飞墨舞,满纸生动。这里的以气运笔、以笔带墨的随势而行,以及以墨的枯湿浓淡的沉积、叠加与错位,所产生云蒸霞蔚的效果,是贯穿着生命力量、跃动着气韵的多层审美空间。

我用我墨画我山-著名画家李玉民写意山水

画家在用笔落墨处总有“势”态,从而笔笔相连、气脉相通,造成通篇跌宕起伏、循环往复、意韵不断的整体气势。李玉民既传承了文人写意画的笔墨表现形态,又有效地克服了明清文人画气弱韵虚的时代局限。画中气象不是那种“寂寥淡远”的孤芳自怜、一味“清高风雅”的情趣,而是崇尚“大气风神”、“雄浑壮伟”的唐风宋韵,力求大气派、大格局的气足韵丰和势壮山河的境象。

我用我墨画我山-著名画家李玉民写意山水

“尚意尚趣”是李玉民山水画的审美取向。清方熏《山静居画论》中有云:“作画必先立意,以定位置。意奇则奇,意高则高,意远则远,意深则深,意古则古;庸则庸,俗则俗矣。”现代画家李可染更强调“意境是山水画的灵魂”。李玉民山水画的意趣所在绝不在于再现自然山川的形貌,而是在于对表现对象之真意、爱意、深意,力求通过有限的山川树石、云水村舍的写意,重视“意与境会”、“情与景合”,强调山水之间的意蕴、意境、意象、意趣的传递,由有限感悟无限,完成对造化天机的体会。

我用我墨画我山-著名画家李玉民写意山水

他在山水丘壑之间找到了生命的激情和精神的象征,于是乎纸上泼出的云烟、吐出的块垒,便都更加穷尽变化,挟裹着一股昂扬激越的生命活力,有“元气淋漓障犹湿”(杜甫句)之妙。像《湖溢闲云图》的迷蒙渺茫,《秋山论道图》的清空幽寂,《依山傍水图》的苍浑雄健,《满纸青山写不尽》的朴茂丰厚,《太行新貌》的气韵高华,《山乡秋早》的纷披自然,《湖飘闲云》的云烟阔远;特别是一些观光记游的写生力作,都是李玉民的高境界、大气象之作,那是“笔与墨会,是为氤氲”(石涛语)的写意精品,实为风云际会、峥嵘浑莽之佳构。

我用我墨画我山-著名画家李玉民写意山水

化机流溢的水墨与自然机巧的露白布虚相映成趣,表现出一种山川的郁勃之象,给人以烟云供养、一片豪迈之美感。深入解读李玉民的作品时,会很自然地联想起北宋山水画家范宽和现代山水画家黄宾虹。范宽与李玉民在精神、气质方面具有共同性,黄宾虹则导引李玉民,逐步完善他的绘画语言系统。若从作品整体风貌看,其顶天立地的章法表现峰峦起伏、壑深林密的威猛之势,更接近范宽。如果进一步分析,我们可以感到他与范宽又有所不同。李玉民在取法范宽“对景造境,不取繁饰,写山真骨”创作方法的基础上,多了一层与现实生活中真山真水的联系,多了一层与浑厚华滋的“五笔七墨”的兼容,是故他的作品没有范宽那种庄严的沉思,也不似黄宾虹“十幅如一幅”的雷同,而更多激情的锋芒、图式的变化,更多亲切的现世情怀。

我用我墨画我山-著名画家李玉民写意山水

在当代画家中,李玉民是最重视笔墨的画家之一。或者说,笔墨的精妙是李玉民山水画最为显著的特色。他说:“我曾花十多年的心血研究石涛、黄宾虹,其核心就在于领悟他们用笔用墨之堂奥。”表现在实践上,推崇书法的书写性和强调线的表现力使李玉民的用笔可谓变化多端,粗笔、细笔、枯笔、湿笔、破笔、率笔、苍毛之笔、生涩之笔、扭绞之笔、泼辣之笔,无不各显神采,以达到一波三折、顿挫遒劲、内含奥妙与流动飘逸的笔墨韵致,其苍润奇崛、灵活纵放之格,受石涛影响自然不少。而他笔墨最耐人品味之处,尤以“浓笔中空”和“湿笔中浓”两种笔法的运用,一笔落下是笔又是墨,变实线为活线,实现了笔踪与墨韵渗化而成的线形笔墨化,起到了扩张线条、丰富笔痕而塑造形体的作用。这种高难度的写意笔墨只有在黄宾虹的宿墨法中出现过,而李玉民以干笔或润笔透出墨韵的变化,逸出了“五笔七墨”的阈限,显现出特有的艺术魅力。毫无疑问,这是李玉民突破前人又“出古阐新”的创造。

我用我墨画我山-著名画家李玉民写意山水

李玉民在“外师造化,中得心源”的理论支配下,创造性地发展了传统山水画的格法,他收获了劳动的成果,其作品不仅多次入选全国性的美术大展,还多次荣获奖项,得到美术界同行与专家的认可和社会有识之士的青睐。即便如此,李玉民并未停止自己的脚步。面对波诡云谲的文化环境,他说:“我无意于角逐,我只想把握自己所能拥有的空间,在笔墨中立定精神,信步而行。”充分展示了他厚积薄发的绘画底蕴,提升了自己作品的品格与境界。

我用我墨画我山-著名画家李玉民写意山水

显然,李玉民的山水艺术步入了一个新阶段、新里程、新高度,无论是在当代的中国画坛中,还是在中国画发展的前沿中,都可称得上是为数不多的佼佼者,取得了可喜的成功。而今李玉民尚在盛年,欲臻大成,他还具备很大的潜力。我相信,循此路“信步而行”,他肯定还会取得更大的成绩彪炳于美术史册。

2012年3月28日完稿于北京王府花园

我用我墨画我山-著名画家李玉民写意山水

我用我墨画我山-著名画家李玉民写意山水

我用我墨画我山-著名画家李玉民写意山水

我用我墨画我山-著名画家李玉民写意山水

我用我墨画我山-著名画家李玉民写意山水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山水画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jfssh.com/ssh/1224.html

作者: jfssh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