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山水画

一半山川带雨痕:傅抱石画风雨

傅抱石 傅抱石最重要的成就在于山水画, 其山水画中成就最高的又在风雨图。 在他短暂而辉煌的一生之中, 以风雨为…

一半山川带雨痕:傅抱石画风雨

傅抱石

傅抱石最重要的成就在于山水画,

其山水画中成就最高的又在风雨图。

在他短暂而辉煌的一生之中,

以风雨为主题的山水画竟达数十幅之多。

他喜画风雨图,

这与他豪放、率真的个性秉赋,

所居之处的自然环境,

中国人特有的宇宙观

以及不同时期的政治环境息息相关。

一半山川带雨痕:傅抱石画风雨

万竿烟雨 镜心 设色纸本1948-1949年

傅抱石爱喝酒,爱到痴迷的程度,

他的好画都是在醉后微醺的状态下完成的。

在为人民大会堂创作宏篇巨作《江山如此多娇》时,

因为买不到酒,作画难以进入状态,

他只好写信向周恩来总理求援。

周总理派人送来茅台,

而合作此画的关山月滴酒不沾,傅抱石得以大包大揽,

这才乘着酒兴完成了这幅巨作。

他夫人罗时慧回忆:

“傅抱石在纸挂上墙后,往往凝神静思,

忽然站起,扔掉烟头,抓起大笔就猛刷横扫,

把山和雨的气势先排布开来。

大势既定之后他便要酒,

于半醉半醒之中层层点染细部,到满意入睡。

第二天醒来,或再作加工,或陶醉其中,

连连自称“杰作,真乃杰作也!”

可见傅抱石内心深处的激情涌动和对艺术的痴迷程度。

一半山川带雨痕:傅抱石画风雨

傅抱石1945年 潇潇暮雨

20世纪40年代,傅抱石住在重庆金刚坡。

重庆是山城,雨水较多,景色雄奇壮美。

他曾经说:

“画山水在四川如没有感动,实在辜负了四川的山水”

“以金刚坡为中心的数十里我常跑的地方,

确是好景说不尽。

一草一木,一丘一壑,随处都是画人的粉本。”

一半山川带雨痕:傅抱石画风雨

傅抱石《泛舟图》1945年 49X41cm

他的儿子傅小石回忆说:

“重庆山里经常刮风下雨,

每当电闪雷鸣时,

旁人都往家里跑或躲在屋檐下避雨,

父亲却喜欢冲到大自然中,奔走在山野间,

听风雨,观云雾,全然不顾被雨水淋湿。

那时我好生奇怪:父亲为什么这样傻呢?

直到长大后我才明白:

天下山水在蜀中,渔洋此语非托空。

抱石入蜀画风改,青城峨眉到笔锋。

师法自然创奇格,好在新旧能兼融……

大自然的瞬息万变的景色,赋予父亲创作激情,

使他拥有浩大的气度,

才创作出《巴山夜雨》《万竿烟雨》《潇潇暮雨》

等一批名扬四海的传世之作。”

清代画家石涛提出“一画论”:

“画一而成氤氲,天下之能事毕矣。”

“氤氲”,就是指天地之间如烟似雾的混沌气氛,

就是指宇宙大生命这个“一”。

石涛“一画论”的核心就是

表现宇宙天地可见、可感而不可形的气氛。

傅抱石堪称石涛解人。长北先生曾经说:

“今人傅抱石画瀑布,分不清哪是水哪是雾哪是山,

观众只感受到压顶而来的声响和运动,仿佛山摇地撼。

他画的是天地宇宙这个‘一’,画的是‘大象’”

“‘象’是可见的气化了的物质形态。

它直指世间万物乃至宇宙可见、可感

而不可形的生命力量。”

一半山川带雨痕:傅抱石画风雨

傅抱石 卧游图

傅抱石风雨图中的氤氲之气,

正是宇宙万象和画家生命气象的表现,

不局限于于一草一木的“小受小识”,

意在画出天地自然这个“一”。

一半山川带雨痕:傅抱石画风雨

傅抱石《不辨泉声抑雨声轴》 纸本 1962年

20世纪40年代,

傅抱石正值血气方刚,奔赴重庆投身抗战。

他曾在郭沫若主持的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

政治部第三厅当秘书,

从长沙到衡阳、桂林、重庆,

傅抱石一直跟随郭沫若为抗战而努力。

1940年,他在重庆版《时事新报》上发表文章

《从中国美术的精神上来看抗战必胜》,

正是他的理论宣言。

他笔下的屈原,深沉伟岸、忧思重重,

有济世报国之才而不能力挽狂澜。

他画了许多屈原《九歌》中的人物,

如湘君、湘夫人、山鬼、云中君等,

表达他对屈原的怀念和对屈原爱国精神的赞颂。

1943年他创作《巴山夜雨》,在题记中写道

“予旅蜀将五载,寄居西郊金刚坡下,迩来兼旬淋雨,

矮屋淅沥,益增旅人之感。

昨夜与时慧纵谈抗战后流徙之迹,

因商量营此图为纪念”。

他于抗战期间创作的风雨图,

最气势磅礴、壮怀激烈,最有力量感和冲击力。

这时期的风雨图描绘的不仅是自然界的疾风暴雨,

更是当时风雨如磐的社会现实,

传达出国难当头之际,画家对全民抗日的激情呼唤。

一半山川带雨痕:傅抱石画风雨

傅抱石 九歌图册

作品是时代的反映,也是画家心境的反映。

20世纪50年代初,傅抱石受到新中国领导人的重视。

1959年,傅抱石和关山月一起赴京,

为人民大会堂创作《江山如此多娇》,

成为他这一阶段创作生涯的标志。

20世纪50年代以后,政治运动不断,

傅抱石不停地写检查,做交代。

他的大儿子傅小石被打成右派,下放劳动,

以至于右手残疾。

傅抱石为人处世变得小心,画风也谨慎了许多。

1960年,他担任江苏省国画院首任院长,

同年带领江苏画家长途写生两万三千余里,

作品《山河新貌展》在北京引起轰动。

以此标志,奠定了20世纪中国画五大画派之一

“新金陵画派”的历史地位。

人生和事业上的几番起落,

使傅抱石的性格去掉了许多棱角,

增添了几分安宁与平和,

他平生擅长的风雨图也改变了面貌。

虽然还是以风雨为主题,

却少了以往画中的勇猛激越,而多了许多温润之气。

1961年创作《大雨落幽燕》

用淡墨疏线营造出水天一色的朦胧之美。

1963年创作的《春雨西湖》

竟用他惯常少用的彩墨渲染,

显出江南雨丝绵长的轻盈感,

可见画家内心的愉悦和舒展。

一半山川带雨痕:傅抱石画风雨

傅抱石《大雨落幽燕》1958年

傅抱石的风雨图

将中国传统士大夫宁静淡泊的人文精神

升华为酒神精神,

是理性所不能解释的艺术精神。

他绘画时,解衣磅礴,运斤成风,于疾风暴雨之中,

传达出充溢于天地之间的浩然正气。

傅抱石走出了一条“以古开今”的新路,

开创了中国山水画的新境界。

一半山川带雨痕:傅抱石画风雨

傅抱石《返布拉格途中雨景》

我们无法想象,如果在1965年的那个夜晚,

傅抱石不因为过度劳累而猝离人世,

他的人生将会在接踵而至的“文革”浩劫中

经历怎样的痛楚和低谷,

他的风雨图又会呈现怎样的面貌。

我们也无法想象,如果傅抱石今天仍在人世,

他的艺术将达到怎样的高度。

不管怎样,在傅抱石存世的风雨图中,

人们已经感受到了大自然和艺术家那磅礴吞吐的气象。

一半山川带雨痕:傅抱石画风雨

万竿烟雨 1955年

一半山川带雨痕:傅抱石画风雨

傅抱石 毛泽东《蝶恋花答李淑一》1958年

一半山川带雨痕:傅抱石画风雨

毛泽东浪淘沙北戴河词意图 1960年

一半山川带雨痕:傅抱石画风雨

傅抱石 听雨图

一半山川带雨痕:傅抱石画风雨

傅抱石 壬午(1942年)作 初夏之雾 立轴

一半山川带雨痕:傅抱石画风雨

傅抱石 烟雨迷蒙图册页 1964年

一半山川带雨痕:傅抱石画风雨

傅抱石 雨中雨花台 50年代

一半山川带雨痕:傅抱石画风雨

傅抱石《毛主席故居》1959年作

一半山川带雨痕:傅抱石画风雨

1944年作风雨归舟图

一半山川带雨痕:傅抱石画风雨

傅抱石 风雨归舟

一半山川带雨痕:傅抱石画风雨

抱石(1904-1965) 風雨歸舟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山水画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jfssh.com/ssh/1192.html

作者: jfssh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