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山水画

继承衣钵,远接精髓——李金亭山水画赏析

第一次品读李金亭的山水画作品时,就产生了一种淡淡的乡愁。他的作品带有长安画派的味道,画面中渗透出浓浓的泥土气息…

继承衣钵,远接精髓——李金亭山水画赏析

第一次品读李金亭的山水画作品时,就产生了一种淡淡的乡愁。他的作品带有长安画派的味道,画面中渗透出浓浓的泥土气息,让观者可以窥见赵望云、石鲁、黄胄等老一辈大师的艺术精神。李金亭非常重视生活的体验,笔下的一山一水、一丘一壑皆是情感的自然流露。 几乎每一个文艺家在经过了颠沛流离的生活后,都会或多或少地对故乡或童年时成长的地域产生深深的依恋之情,“安土重迁”正是这种怀乡情愫的最直接体现,并且随着年龄的增长,这份情思便会越加深重。

继承衣钵,远接精髓——李金亭山水画赏析

林语堂曾写过《秋天的况味》一文,他欣赏的不是秋天的成熟,也不是获得丰硕果实后的怡然自足,相反,他欣赏的是那一丝不易为人所觉察的一点点苦涩的味道。这味道令人不甚欢喜,但却感人之深,品读李金亭的作品最有此种况味。或许,这种淡淡的乡愁并不易唤起时下不谙世事的年轻人的情感,也不会让事业处于上升期的小资阶层有多少感怀,但是对于每一个经过生活磨砺,特别是那些有着乡村生活经历的人来说,却是那么亲切感人。比如《童年在这里度过》这件作品,画家没有对他童年的生活之处进行任何地修饰和美化,髡秃的杂树、荒颓的垣墙、简陋的衡门、成束的荆薪……,每一个角落可能都留有他儿时玩耍嬉戏的记忆,很可能就在这不起眼的村落庭院中,无声地塑造了画家朴实无华的性格和对生活的无限深情,并深深影响画家之后的艺术之路。

这种淳朴之风,在当下的中国画界是十分值得珍视的。就当代山水画乃至整个中国画的发展现状来看,可以用两种极致化的语词来形容:精致化和狂悖无度。

继承衣钵,远接精髓——李金亭山水画赏析

前者的产生或是受到其他画种或艺术门类的影响,如摄影、油画、版画等,为了追求逼真的视觉效果或有别于传统绘画的视觉样式,这种发展倾向让中国画的很多本质性的特质逐渐沦丧,离写意精神越来越远,观者在获得视觉上的猎奇心理后几乎没有更为深刻的情感认同;而后者多是一些非专业人士目睹艺术市场的火爆和不够理智,在对传统中国笔墨与程式技巧稍稍加以学习便开始大肆“创作”,以商贾之心换取财富,作品往往粗俗不堪,当然,也包括一些专业人士为了追求笔墨的通脱而放任对毛笔的控制,这些都造成了一种简单低级的挥洒,追求一种逸品的境界,看似“解衣盘礡”,从心所欲,实则已经远离中国画赖以存在的审美品格不知几千里,一味地求苍莽、求博大。

继承衣钵,远接精髓——李金亭山水画赏析

我们再将目光聚集到李金亭的作品之上,《秋意浓浓》这件作品好似将童年生活的小院落还原到了厚重敦实的大山之中,该作以同样朴实无华的语言描绘了深秋过后,略带萧疏的诗意化景致。作品描绘了秋雨过后的滋润和苍翠,又富有怡然悦性的情致:满树的金黄、被推磨得浑圆的石碾、篱落疏疏间点缀几只啄食的小鸡、几亩层田、略带稚拙造型的几间房舍,都让人想起那记忆中的山中岁月。李金亭笔下的《李白故里民居》虽然描绘的是大诗人李青莲的故居,但画家在意的却是造就诗人性格的故乡,李白一生浮沉不定,所居之处不计其数。画家专意于表现李白的故居,正渗透着他那种对故乡无限的眷恋之情,他笔下的故居虽然是李白的,但从某种意义上说,也是对自己淡淡的乡愁的一份情感寄托。画面用笔拙朴凝练,卸下所有浮华的技巧,构图饱满突出,他的笔墨与他的情感一样,都是那么的真挚感人。画家笔下的《古街》也是试图还原到他曾经的风貌,虽然风华不再,且街上徜徉着的都是身着华服的都市女性,却更加映衬出老街留在画家心中那挥之不去的记忆。

继承衣钵,远接精髓——李金亭山水画赏析

李金亭很善于通过强化主体形象来完成对情感的诉说,用笔苍厚而不乏松灵之姿,特别善于捕捉那些最能拨动人心弦的场景和对某些细节的捕捉,而背景使用极其有限的笔墨衬托出主体的姿态,画面大结构简练又绝不乏情味。比如《父辈居住过的地方》、《我住过的窑洞》就是这样的典型代表。《水乡游》是笔者极为喜爱的作品,江南水乡多为油画家所青睐,那种迷离淡冶的色彩,横纵交叉的结构,黑瓦白墙的交织最适合油彩的挥洒。相反,过于平直的构图呈现,过于繁复的建筑结构也为山水画家带来表现上的难度。李金亭这件作品却很好地处理了这诸多的难题:建筑结构轻盈而不失细致,概略而保有情致,适当的皴擦将水乡雨过初晴甚或细雨淅淅沥沥的微妙情景表达得丝丝入微;远景的一抹花青极见功力;特别是水面的处理,似有无尽的余味,没有亲身徜徉于水乡的画者,绝难有此种细腻的品察与体会。

继承衣钵,远接精髓——李金亭山水画赏析

当然,除了那些带有浓浓乡愁的描写童年成长之地和带有某种古风气息的古村镇作品之外,李金亭在处理和驾驭大气势的作品更为体现他对绘画的理解,也是他笔墨功力的展现。《东方红希望小学》就是这样的力作,也是画家个性表现最为充分的作品。该作品描绘了地处陕北高原的希望小学,正如画家题跋中所记录的那样:“东方红小学”——该校系河北省人民捐资兴建,现坐落在《东方红》歌词作者李有源家乡陕北佳县张庄村头。李金亭以饱满的情感,盛赞河北人民对《东方红》这首歌曲及其作者李有源的敬意之情。在皴法上,画家使用介乎皴擦之间的笔法,简洁大方又不失细腻的感受,将西北山石特有的肌理和质感表现得淋漓尽致,远山几笔淡墨层次分明,又不失浑厚。特别值得关注的是,画家的整体构图以高远为主,没有使用传统山水画层层叠加、层层推远的经营方式,而是保留画面整体的大块结构,在构图的意匠上深得北宋画家范宽《溪山行旅图》的气势,极力压缩远景的铺陈,从而强化画面铺面而来的压迫感,这也正符合陕北高原的气质。左侧近景的处理,极为概略,大笔长写,没有因为近景的刻画而喧宾夺主,而右侧山坡上的“东方红小学”又刻画得极见情致,营造了在危崖之下、大山之间,乡村的学生们平淡安静的求学环境,体现了李金亭作为一个山水画家强烈的人文关怀。

继承衣钵,远接精髓——李金亭山水画赏析

《太行大峡谷》又是另一番风姿,该作以玉一般的笔墨画出了画家心中的太行上,清透而滋润,既有文人的风雅又不失太行山的气质,笔者每每留连于此作,总能勾起对明代大师董其昌的怀思,这并非是外在形貌上的相近,而是内在理路上的神交。

继承衣钵,远接精髓——李金亭山水画赏析

李金亭的山水画既继承了上一代大师的衣钵,又远接文人画的精髓。清代画圣王翚《清晖画跋》曾言:“如以元人笔墨,运宋人丘壑,而泽以唐人气韵,则大成矣”。观李金亭的山水画似乎正着力于此,他用元人温润的笔墨,结合宋人博大沉雄的气势,最终温之以淡淡的乡愁,成就了他画面独一无二的个人气息。


文藏艺术投稿精彩内容:

James Turrell——艺术大师与光的魔法

继承衣钵,远接精髓——李金亭山水画赏析

欲知晓更多精彩内容请前往App Store或应用宝下载《收藏投资导刊》杂志App!更多干货等着你!

更多艺术赏析与收藏资讯,欢迎关注【文藏艺术】投稿!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山水画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jfssh.com/ssh/1155.html

作者: jfssh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