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水墨山水画

罗兵:好作品是自然生发出来的

《日课·竹》 纸本水墨 2017年 罗兵 《青城山道中》 纸本水墨 2005年 罗兵 《日课·山水》 纸本水墨…

《日课·竹》 纸本水墨 2017年 罗兵

《青城山道中》 纸本水墨 2005年 罗兵

罗兵:好作品是自然生发出来的

《日课·山水》 纸本水墨 2017年 罗兵

罗兵:好作品是自然生发出来的

《四川五通桥写生》 纸本水墨 2015年 罗兵

在广东美术界,罗兵算是一个另类。广州美术学院中国画系本科毕业后,罗兵做过记者,开过公司。2002年,幸运地成为了现任广东省美术家协会主席、广州美术学院院长李劲堃先生的第一位研究生,深得李劲堃先生严谨的治学风格的影响,并在他的指导下进行了系统的山水画训练。此后,正当大家拭目以待他出成绩时,罗兵却好像消失于大家视野之外——他进入了广东省博物馆工作,在浩瀚如烟的历代古画中潜心研究,心追手摹,很少在广东美术圈抛头露脸。2014年,罗兵借调中国国家画院,在和范扬、武艺、何家英等艺术大家的交集中,让他从更宽广的视界来审视自己的绘画并从当代格局的语境中看待岭南绘画。在传统与当代的双重冲击下,罗兵更加清晰地找到了自己的方向。

作为美术学院科班出身,又在博物馆系统工作的罗兵。却和当下美术圈若即若离——正是这种若即若离的距离感,让罗兵保持了一种看似置身度外的清醒。

近期,罗兵每天在朋友圈发布的“日课”引起了广泛的关注。熟悉罗兵的人都知道,罗兵几乎每天坚持4-6张一平尺的小品画练习,他自己称之为“日课”。这种看似平淡,贵在日复一日的坚持,让很多专业领域的画家都惊叹不已,中国美术学院的著名山水画家林海钟教授看了罗兵的日课,即兴在画纸背面写上“身体健康使心窍开,心灵手巧,追摹古人乃得大道,君所行大捷径”。罗兵身体力行践行着对传统、对岭南绘画的思考。

宽博的视野、澄净的传统语言的现代审美的训练以及从自然到内心的自我观照,让罗兵保持了这份自信而从容的沉静,气定神闲,下笔,自然一片澄明。

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陈运成

对话

广州日报:你每天的“日课”,是对传统的敬畏,还是中国画的必修之路?

罗兵:这就如艺人吹拉弹唱,这是每天都必须每天如复一日训练的基本功,“拳不离手曲不离口”才能达到手到心到“心手合一”的境界。“日课”也是我从画家前辈传承下来的日常课程。在我身边看到很有成就的画家前辈,即使出差也带上笔墨纸砚,就算抄几行字,都在坚持做这种功课。我认为,中国绘画有自身内在的逻辑,这种练习虽然不是创作,但是非常必要的手段。

广州日报:你觉得这种“日课”对画家的好处体现在哪?

罗兵:画画到一定程度,往往会习惯固定的模式。对我个人而言,做日课,就是保持一个学习的姿态,把自己放空,是一个吸收消化的过程,这种学习的心态可以让自己不结壳,保持开放的心态,这样才能真正地登堂入室。而且,我们经常会抱怨时长不够。而日课能把零碎的时长利用起来,当坚持到一定量的时候,就会产生质的变化。我们看傅抱石勾勒人物的精微,泼写山石的磅礴。这种收放自如的境界,不是一蹴而就的,需要大量的日常积累。

广州日报:在笔墨实践中,你觉得好的作品的标准是什么?

罗兵:经典的东西需要不断反复揣摩和消化。前不久北京故宫的四僧画展,让我们有机会接触到古代文人画系统的经典原作,对我的触动很大——好的作品不仅需要眼到,还要手到。四僧笔墨质量很高,充分显示了用毛笔线条的高超表现能力。所以好作品需要长时长的训练,达到心、眼、手之间的默契,好作品是从纸上生发出来的——从笔而发,从心而生。

广州日报:作为美术专业科班出身的你,如何看待中国画的传统?

罗兵:我认为对好东西的欣赏、对笔墨精神的崇尚还远远不够。笔墨地位没有提到一定高度。我们对传统的认识还是停留在表面。中国绘画是一个系统工程。它是每一个环节上的接续。只有我们尊重和尊崇对于传统的认识,才有可能得到发展。

广州日报:借调中国国家画院,对你的艺术影响在哪?

罗兵:在北京与很多艺术大家的交流中,让我从更宽广的视界来审视自己的绘画,从当代格局的语境中看岭南绘画。我曾参与导师李劲堃策划的大型展览《曙色》中的一些具体工作,深有体会——百年广东美术,有意无意间忽略了广东“国画研究会”对广东国画的贡献。“国画研究会”对中国画传统的梳理应该是广东国画高度的重要组成部分。“国画研究会”与岭南画派是一个硬币的两面——传统与变革。没有国画研究会,没有当年那旷世争论,也就不会有岭南画派的成就。广东的包容应该是对广泛传统的包容,广东的开放,应该是对传统更开放。这样才可能产生孕化的可能。

广州日报:如何看待笔墨在中国画的地位?

罗兵:笔墨是在纸上生长出来的东西,代表最高的境界和生长发展的生命力——笔墨精神是可以延伸和发展的。它不仅仅是变革,而是在集大成后的推进。我在做赵孟頫研究时深有体会,他就是打着复古旗号推进了中国绘画的进程。

我们对于传统格局需要鸟瞰式的审视。从这个意义上看,岭南画家就不能局限于以地域性的眼光看传统,这样的融合才具有包容性和变革精神。盛世中国的岭南画坛,要在艺术大版图上有所破局。应该利用我们先天的变革精神,在汲取最顶尖优秀的文化艺术上进行创新。

广州日报:你的日课也包含书法的训练?

罗兵:书法我是当气息来研习,是节奏感的练习,从而把书法这种带有韵律的节奏带入绘画中。调心养息,培养对艺术气息的把握,这正是训练目标。学习古人笔墨必须要转换,我的日课中学习石涛和八大,但带有西方光影和构成因素——这种艺术探索的方向基于我对传统的视角是广泛的,发放的,且具有深度。

名家点评

罗兵并没有囿于岭南画派的师承,能上追宋元,南北兼融,从古意中感受自性,于云山墨戏中体悟传统,对传统有一定的认知高度。特别是在宿墨运用上,有难度。他在书法读帖临帖上下过苦功,可能并不少于绘画,这于当今岭南画坛中青年画家中尚属少有。罗兵的绘画虽然从技法上更偏向北方,但他却从另一个角度更靠近了岭南画派的精髓,这一点罗兵会走得更远。他继续这样走下去,可能会给岭南画坛弥补某些不足。

梁江(原中国美术馆副馆长、艺术评论家)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山水画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jfssh.com/smssh/631.html

作者: jfssh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