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巨幅山水画

江南鬼才|薛亮:我是画想到的,不是画看到的(110幅)

他独具个性的具有时代特征的绘画风格正越来越广泛的影响着当代的山水画创作。近十件巨幅作品被国内各大美术馆、博物院…

他独具个性的具有时代特征的绘画风格正越来越广泛的影响着当代的山水画创作。近十件巨幅作品被国内各大美术馆、博物院、中南海、毛主席纪念堂等政府机构张挂收藏。受到全国美术界和艺术爱好者的普遍关注和高度赞扬。

江南鬼才|薛亮:我是画想到的,不是画看到的(110幅)

薛亮

1956年出生于江苏省靖江市。现为江苏省国画院副院长,傅抱石纪念馆馆长,国家一级美术师,第十二届全国政协委员,江苏省美术家协会副主席,江苏省文联委员,中国艺术研究院特聘美术创作研究员、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生院博士生导师,享受国务院专家特殊津贴,江苏省艺术类高级职称专业评审委员会委员。多次在国内外举办个人画展。出版个人画集六部

|薛亮:我是画想到的,不是画看到的。我的构思过程与一般画家不一样,一般画家往往考虑画什么,我是先有一个抽象的感觉,然后理性地利用头脑中的内存去组织出能表达这种意境的物象、结构。经典的绘画语言只要合乎我当时作品的精神内涵,都可借鉴,加减乘除,加以运用。无所顾忌地经营画面,所以画面的景物排列可能不合理,只要合情就行,艺术的真实和生活的真实是两码事。

在绘画中“情”是成就一幅画好坏的根基,理法只是一个手段,是形而下的东西。我的作品的创作过程可以这样简单化的表述,凭借对人生对社会对自然的观照,首先有非具象的感觉,形成创造作品的原始冲动。如何将这种非形象化的情绪转化为可视的景物?

这里面就有一个绘画语言:笔墨,形式符号,造型元素,景物的铺陈,主观创造的理性加工过程,是一个从造型上的从无到有的过程。这个过程就是让意象的绘画符号承载了主体的精神,承载了当时的创作情绪,构成一种和谐协调的画面,传达出一种意境,一种趣味,一种我对人生,对艺术,对社会的解读方式,我努力使我的画有魂,有神,有磁场,是纸上的生命体。这个生命体可以向读者倾诉我的所思所感。

我努力做到人人心中有,人人笔下无,这是我追求的艺术上既自我,审美上又大同的理想境界。概括起来这种创作过程是由抽象的精神转换为具象的图式,再到笔墨的表述传达出最初的精神内涵,这种创作方法具有循环性、繁衍性。用这种创作理念创作方式创作出来的作品我想是有点内涵的,有点深度的,是能够打动人的,是能够与观赏者的人性中的真善美的东西启发出来产生共鸣的,可能正是由于这种特殊的创作方式形成了我的绘画面貌。

从精神到构思到选材到创作,再到向读者释放出这种精神的内涵,其实是一种心灵自由放飞的过程,是一个“心斋”的过程,欣赏者可以与作品产生精神交流,审美互动。另外,我自己觉得我的作品的图式变化还是比较多的。我们通常往往把一种固定的绘画方法误以为是风格,其实风格即人,风格即作者的自然观,人生观,理解社会的独特的角度,独特的审美的总和。不是一种一成不变的绘画套路,用笔用墨,造型章法上的惯性惰性,还是一句老话,风格即人。

江南鬼才|薛亮:我是画想到的,不是画看到的(110幅)

薛亮作品欣赏

江南鬼才|薛亮:我是画想到的,不是画看到的(110幅)

江南鬼才|薛亮:我是画想到的,不是画看到的(110幅)

江南鬼才|薛亮:我是画想到的,不是画看到的(110幅)

江南鬼才|薛亮:我是画想到的,不是画看到的(110幅)

江南鬼才|薛亮:我是画想到的,不是画看到的(110幅)

江南鬼才|薛亮:我是画想到的,不是画看到的(110幅)

江南鬼才|薛亮:我是画想到的,不是画看到的(110幅)

江南鬼才|薛亮:我是画想到的,不是画看到的(110幅)

江南鬼才|薛亮:我是画想到的,不是画看到的(110幅)

江南鬼才|薛亮:我是画想到的,不是画看到的(110幅)

江南鬼才|薛亮:我是画想到的,不是画看到的(110幅)

江南鬼才|薛亮:我是画想到的,不是画看到的(110幅)

江南鬼才|薛亮:我是画想到的,不是画看到的(110幅)

江南鬼才|薛亮:我是画想到的,不是画看到的(110幅)

江南鬼才|薛亮:我是画想到的,不是画看到的(110幅)

江南鬼才|薛亮:我是画想到的,不是画看到的(110幅)

江南鬼才|薛亮:我是画想到的,不是画看到的(110幅)

江南鬼才|薛亮:我是画想到的,不是画看到的(110幅)

江南鬼才|薛亮:我是画想到的,不是画看到的(110幅)

江南鬼才|薛亮:我是画想到的,不是画看到的(110幅)

江南鬼才|薛亮:我是画想到的,不是画看到的(110幅)

江南鬼才|薛亮:我是画想到的,不是画看到的(110幅)

江南鬼才|薛亮:我是画想到的,不是画看到的(110幅)

江南鬼才|薛亮:我是画想到的,不是画看到的(110幅)

江南鬼才|薛亮:我是画想到的,不是画看到的(110幅)

江南鬼才|薛亮:我是画想到的,不是画看到的(110幅)

江南鬼才|薛亮:我是画想到的,不是画看到的(110幅)

江南鬼才|薛亮:我是画想到的,不是画看到的(110幅)

江南鬼才|薛亮:我是画想到的,不是画看到的(110幅)

江南鬼才|薛亮:我是画想到的,不是画看到的(110幅)

江南鬼才|薛亮:我是画想到的,不是画看到的(110幅)

江南鬼才|薛亮:我是画想到的,不是画看到的(110幅)

江南鬼才|薛亮:我是画想到的,不是画看到的(110幅)

江南鬼才|薛亮:我是画想到的,不是画看到的(110幅)

江南鬼才|薛亮:我是画想到的,不是画看到的(110幅)

江南鬼才|薛亮:我是画想到的,不是画看到的(110幅)

江南鬼才|薛亮:我是画想到的,不是画看到的(110幅)

江南鬼才|薛亮:我是画想到的,不是画看到的(110幅)

江南鬼才|薛亮:我是画想到的,不是画看到的(110幅)

江南鬼才|薛亮:我是画想到的,不是画看到的(110幅)

江南鬼才|薛亮:我是画想到的,不是画看到的(110幅)

江南鬼才|薛亮:我是画想到的,不是画看到的(110幅)

江南鬼才|薛亮:我是画想到的,不是画看到的(110幅)

江南鬼才|薛亮:我是画想到的,不是画看到的(110幅)

江南鬼才|薛亮:我是画想到的,不是画看到的(110幅)

江南鬼才|薛亮:我是画想到的,不是画看到的(110幅)

江南鬼才|薛亮:我是画想到的,不是画看到的(110幅)

江南鬼才|薛亮:我是画想到的,不是画看到的(110幅)

江南鬼才|薛亮:我是画想到的,不是画看到的(110幅)

江南鬼才|薛亮:我是画想到的,不是画看到的(110幅)

江南鬼才|薛亮:我是画想到的,不是画看到的(110幅)

江南鬼才|薛亮:我是画想到的,不是画看到的(110幅)

江南鬼才|薛亮:我是画想到的,不是画看到的(110幅)

江南鬼才|薛亮:我是画想到的,不是画看到的(110幅)

江南鬼才|薛亮:我是画想到的,不是画看到的(110幅)

江南鬼才|薛亮:我是画想到的,不是画看到的(110幅)

江南鬼才|薛亮:我是画想到的,不是画看到的(110幅)

江南鬼才|薛亮:我是画想到的,不是画看到的(110幅)

江南鬼才|薛亮:我是画想到的,不是画看到的(110幅)

江南鬼才|薛亮:我是画想到的,不是画看到的(110幅)

江南鬼才|薛亮:我是画想到的,不是画看到的(110幅)

江南鬼才|薛亮:我是画想到的,不是画看到的(110幅)

江南鬼才|薛亮:我是画想到的,不是画看到的(110幅)

江南鬼才|薛亮:我是画想到的,不是画看到的(110幅)

江南鬼才|薛亮:我是画想到的,不是画看到的(110幅)

江南鬼才|薛亮:我是画想到的,不是画看到的(110幅)

江南鬼才|薛亮:我是画想到的,不是画看到的(110幅)

江南鬼才|薛亮:我是画想到的,不是画看到的(110幅)

江南鬼才|薛亮:我是画想到的,不是画看到的(110幅)

江南鬼才|薛亮:我是画想到的,不是画看到的(110幅)

江南鬼才|薛亮:我是画想到的,不是画看到的(110幅)

江南鬼才|薛亮:我是画想到的,不是画看到的(110幅)

江南鬼才|薛亮:我是画想到的,不是画看到的(110幅)

江南鬼才|薛亮:我是画想到的,不是画看到的(110幅)

江南鬼才|薛亮:我是画想到的,不是画看到的(110幅)

江南鬼才|薛亮:我是画想到的,不是画看到的(110幅)

江南鬼才|薛亮:我是画想到的,不是画看到的(110幅)

江南鬼才|薛亮:我是画想到的,不是画看到的(110幅)

江南鬼才|薛亮:我是画想到的,不是画看到的(110幅)

江南鬼才|薛亮:我是画想到的,不是画看到的(110幅)

江南鬼才|薛亮:我是画想到的,不是画看到的(110幅)

江南鬼才|薛亮:我是画想到的,不是画看到的(110幅)

江南鬼才|薛亮:我是画想到的,不是画看到的(110幅)

江南鬼才|薛亮:我是画想到的,不是画看到的(110幅)

江南鬼才|薛亮:我是画想到的,不是画看到的(110幅)

江南鬼才|薛亮:我是画想到的,不是画看到的(110幅)

江南鬼才|薛亮:我是画想到的,不是画看到的(110幅)

江南鬼才|薛亮:我是画想到的,不是画看到的(110幅)

江南鬼才|薛亮:我是画想到的,不是画看到的(110幅)

江南鬼才|薛亮:我是画想到的,不是画看到的(110幅)

江南鬼才|薛亮:我是画想到的,不是画看到的(110幅)

江南鬼才|薛亮:我是画想到的,不是画看到的(110幅)

江南鬼才|薛亮:我是画想到的,不是画看到的(110幅)

江南鬼才|薛亮:我是画想到的,不是画看到的(110幅)

江南鬼才|薛亮:我是画想到的,不是画看到的(110幅)

江南鬼才|薛亮:我是画想到的,不是画看到的(110幅)

江南鬼才|薛亮:我是画想到的,不是画看到的(110幅)

江南鬼才|薛亮:我是画想到的,不是画看到的(110幅)

江南鬼才|薛亮:我是画想到的,不是画看到的(110幅)

江南鬼才|薛亮:我是画想到的,不是画看到的(110幅)

江南鬼才|薛亮:我是画想到的,不是画看到的(110幅)

江南鬼才|薛亮:我是画想到的,不是画看到的(110幅)

江南鬼才|薛亮:我是画想到的,不是画看到的(110幅)

江南鬼才|薛亮:我是画想到的,不是画看到的(110幅)

江南鬼才|薛亮:我是画想到的,不是画看到的(110幅)

江南鬼才|薛亮:我是画想到的,不是画看到的(110幅)

江南鬼才|薛亮:我是画想到的,不是画看到的(110幅)

江南鬼才|薛亮:我是画想到的,不是画看到的(110幅)

江南鬼才|薛亮:我是画想到的,不是画看到的(110幅)

江南鬼才|薛亮:我是画想到的,不是画看到的(110幅)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山水画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jfssh.com/jfssh/2689.html

作者: jfssh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