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巨幅山水画

巨幅山水画《括苍晴岚图》创作手记——耀文星

《括苍晴岚图》全景 250cm×500cm 《括苍晴岚图》创作手记 文|耀文星 括苍山脉地处浙东中南部,南呼雁…

巨幅山水画《括苍晴岚图》创作手记——耀文星

《括苍晴岚图》全景 250cm×500cm

巨幅山水画《括苍晴岚图》创作手记——耀文星

《括苍晴岚图》创作手记

文|耀文星

括苍山脉地处浙东中南部,南呼雁荡,北应天台,西邻仙都,东瞰大海,山势绵延起伏,横亘丽水、台州、温州。南朝齐梁年间,著名道教思想家、药物学家陶弘景,曾在这里隐居,结炉炼丹,采药著书,留下了众多遗迹。对于我的故乡丽水来说,市区有多处街道、地标以括苍命名,莲都、缙云、青田等区县的山峰绝大多数皆为括苍山的主干和支脉。可以说,瓯江,是丽水母亲河;括苍山,是丽水的父亲山,他们共同孕育了这片土地的毓秀钟灵。

巨幅山水画《括苍晴岚图》创作手记——耀文星

访问学者结业时与导师沈鹏先生、曾来德先生及同学们在一起

我从小生长在括苍山下、瓯江边碧湖镇的一个小村庄。祖辈从福建仙游迁居而来,三百年间,摇橹为业,一边种地,一边撑船,世代未有显达。大约在20多年前,家乡的佳山水被一些外地的油画家、摄影家发现,后来越来越多的艺术家来到这里写生采风,这里逐渐成为在华东地区具有一定知名度的旅游观光及艺术创作胜地。我从小生长于斯,在这山水清奇中度过了童年和少年时光。并受当地艺术风气的影响,开始走上学画之路。虽然后来我在贵州大学以及中国国家画院,师从名师,在绘画、书法及诗词文学方面,接受了正统的学习和训练,但括苍山和瓯江,可以说是我的启蒙老师。

巨幅山水画《括苍晴岚图》创作手记——耀文星

与妻儿拜访导师沈鹏先生时留影

2017年深冬,京城一冬无雪。寒风呼啸,天干物燥,恼人的气候,让人尤其想念温暖湿润的南方。这时,我萌生了创作一幅《括苍山水图》,以寄托对家乡的思念。先画了一幅八尺整纸,未能尽兴。2018年元旦新年钟声敲响之时,我在家中画室毡墙上挂了四张八尺整纸,准备挑战一下。这些年来,虽然也受邀画过几张丈二的大画,但四张八尺整纸连起来这个尺寸,却从未尝试。到底从何着手,踌躇许久。用小纸勾了几个小稿,均不甚满意。忽然想起前辈大家陆俨少先生,无论何种大尺幅,均不勾小稿,而是从一角入手,随势生发。我就想,那我不妨也这样试试。于是用一日之功,画了近景几组松树。松树画毕,面对茫茫白纸,我忽然有种抑制不住的冲动,从坡脚开始勾勒,一口气勾出了山川大势。大势勾勒完,真有种古人说的“胸中丘壑、笔下烟云”的感觉。大势,我似乎找到清人王原祁说的有开有合、有聚有散、宾主相从、峰回路转的“龙脉”意趣。在我的意识里,王原祁的“龙脉论”,实际上也与风水相关,传统山水画,讲究“可游可居”“藏风聚气”,所以必须风水好。尤其是画大画,如果大势扭曲,笔墨滞碍,则会成为穷山恶水。比如画水,水要有源头,有出处的同时要聚的住。因为水是生命之源,也是财富之源。古人画论讲究的“水有源头,路有回转”,不仅是对艺术的认识,也是对生活的认识。

巨幅山水画《括苍晴岚图》创作手记——耀文星

起稿

在大势营造基本成功的基础上,我顺势画溪口瀑布,画中景的树,画远景的树,并对山头进行反复皴擦。皴法上,用的较多的是长短披麻皴、牛毛皴、卷云皴。我过去学画,师法过王蒙、石溪、垢道人程邃、黄宾虹诸家,在笔墨和丘壑上,打的是这几家的底子。这张画上也多有体现,而且因为尺幅及题材给我刺激,这张画在传统笔墨技法的运用上,似乎找了更加松活的体验。皴擦毕,勾云法与留云法并用,或挤或留,用云气的白,调整画面的空白关系,让白成为贯通画面的另一个势,与起伏山势相映成趣。然后一步步往里推进,开始局部的塑造,反复调整,试图营造出“可游可居”的山川意境。接连画了五六日,墨稿初毕。画大画是体力活,在凳子上爬上爬下,五六天下来,体力透支严重,浑身酸痛,不得不休息。然而面对画面的时候,尤其发现一些小问题的时候,又忍不住去进行修补整理。

巨幅山水画《括苍晴岚图》创作手记——耀文星

奋战

经过差不多一周的连续奋战,墨稿总算接近完成。这时候,对于设色我又开始犯难。我平时画画,以水墨为主,面对这样一幅大画,如何设色,经验不足。这时候我想到了我的师兄,著名山水画家李伟先生。李伟先生擅长青绿山水,以青绿山水在中国美协主办的各项大展中屡获大奖。感谢李伟先生不吝赐教,毫无保留的向我传授青绿山水的设色方法,根据画面墨稿较为充分的现实,定下“小青绿”的设色基调,他为我调制颜色,手把手教我用“小青绿”的设色手法,以一日之功,设色完毕。设色工作在中国人民大学艺术学院宋庄研修中心完成,过程中,研修中心的领导和师生每有过来观看,多位学员为我做了大量保障工作,得到了众多同道的肯定和鼓励和帮助,给我增添了艺术的信心,在此也一并致谢。

巨幅山水画《括苍晴岚图》创作手记——耀文星

墨稿接近完成

巨幅山水画《括苍晴岚图》创作手记——耀文星

染色

设色完成后,又经过几日修改整理,着重调整墨色和空白关系,画作创作接近尾声。我让我夫人驱车,带着我和这幅大画,先后拜访导师程大利先生和曾来德先生。在画的过程中,两位老师已经通过微信对我进行了指导,在取势、空白分布及远近景关系上,提出很多宝贵的意见建议。曾来德老师向来以擅长大尺幅书画作品著称,见我也尝试巨幅尺寸,他感到欣慰,鼓励有加。而当大画拿到程大利老师家中的画室里,程老师给予了肯定,并提出在一些地方用打点子的手法进一步丰富画面,让画面更加浑厚,并对题款的大小及位置,为我做了规划。恩师的肯定和教导,让我觉得非常感动。我和程老师汇报,这幅画画的是故乡的括苍山水,我想请程老师为我赐题画名。程老师端详许久,说这幅画小青绿设色,烟云起伏,可定名为“括苍晴岚图”,他用他的如椽大笔,在画面主峰旁写下这几个老辣苍茫如铁画银钩般的字迹。

巨幅山水画《括苍晴岚图》创作手记——耀文星

中央文史馆馆员、国家画院导师程大利先生为画作题字

在这新的一年开始之际,我以这幅巨大的《括苍晴岚图》,开始了新的一年的艺术旅程。回忆自己从十岁开始涂鸦,迄今二十五年。二十多年的学到的一点本领,尽在这幅画中了。在某种意义上说,这幅画是我一个阶段的总结和盘点。我学艺的道路曲曲折折,在艰辛的同时,却一路上遇到沈鹏、程大利、曾来德、岳黔山等大家名师的教导和提携,遇到了许许多多师友及藏家的关心支持。让我从一个括苍山下农民的孩子,成长为一个书画家。中间的际遇,大大超出了少年时的想象。感恩老师及朋友们的关爱,感恩家人对我支持,感恩命运给我的波澜和造化,感恩括苍山、瓯江水对我养育,我会继续用画笔为故乡山水传神写照,用自己艺术的点滴进步,向故乡汇报。最后我写了一首长篇古风,用于《括苍晴岚图》的题款,也是这篇小文的结尾。诗曰:

括苍山在浙水东,雁荡天台相望中。

势绵温处台三府,江山襟带称其雄。

瓯江水阔吞长虹,危崖绝巘削鸿濛。

老藤狞虬龙蛇窟,古洞谽谺虎豹丛。

石磴悬空到冥杳,阡陌忽与桃源通。

涧瀑喷飞如雷吼,东海烟迴蜃楼空。

旧时弘景华阳子,采药读书来居此。

丹炉不废十年功,白云踏破青芒履。

仰观俯察天与渊,化育定知其所始。

孤高虚静参无为,羽扇超然绝尘轨。

嗟余好古千载末,学仙学剑两不得。

逆旅风尘留叹息,岁暮思家有惭色。

故园尚存敝吾庐,半椽破屋荒荆棘。

便是欲归无处归,使我不能开胸臆。

惟将稚笔写家山,歌哭淋漓真无端。

浓豪燥墨随所意,晴峰崒峛次第看。

勾勒皴擦点复染,日日涂抹纸一张。

卧游当与古人会,倪黄气味供参详。

合眼苍茫几万里,想象风烟绕笔底。

筋力已尽势未尽,千笔万笔徒尔尔。

年年江湖困卑湿,乞米只堪作画师。

写就括苍成图卷,此中心曲又谁知。

2018年1月,于京东石垢书屋


巨幅山水画《括苍晴岚图》创作手记——耀文星

《括苍晴岚图》题款-括苍山水歌

巨幅山水画《括苍晴岚图》创作手记——耀文星

《括苍晴岚图》局部一

巨幅山水画《括苍晴岚图》创作手记——耀文星

《括苍晴岚图》局部二

巨幅山水画《括苍晴岚图》创作手记——耀文星

《括苍晴岚图》局部三

巨幅山水画《括苍晴岚图》创作手记——耀文星

《括苍晴岚图》局部四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山水画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jfssh.com/jfssh/2536.html

作者: jfssh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