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巨幅山水画

崔如琢是20世纪以降最为重要的山水画家,其指墨已达历史高度

时长:2016年1月23日 作者:王亚民,故宫博物院常务副院长 近日来,风轻云淡,木叶落尽,顿感天地间一片澄明…

时长:2016年1月23日

作者:王亚民,故宫博物院常务副院长


崔如琢是20世纪以降最为重要的山水画家,其指墨已达历史高度

近日来,风轻云淡,木叶落尽,顿感天地间一片澄明。昨日月夜,闲读故宫出版社出版的《崔如琢大观》数卷,但觉先生妙笔清韵、手指生花,不论册页、团扇等小品,还是手卷、寻丈巨幅,如奇峰错列,锦屏舒张,烟云变灭,络绎奔会,千里不绝,将一段段南北好山好水,纡徐,舒展,呈现眼前。盖先生之画,已入得秋山浪漫、冬林沉寂,复归天淡之境,而与窗外之竹影,远方之西风,内外相益,婆娑共舞。神游山水画卷,真有悠然心会,妙处难与君说之慨也。

崔如琢是20世纪以降最为重要的山水画家,其指墨已达历史高度

百岁国学大师饶宗颐评崔如琢《画坛英绝领袖》

1

前年冬初,与诗人陈超聚,陈持视世长,有卓识,见先生画,相与绝叫奇特。余非画家,于画理粗通,见先生指墨新作《春雨江南》手卷,亦觉心花怒开。因与陈超究问今人胜于古人处,其说不能一。余笑曰:“自如琢指墨山水出,所有今人亦有胜古人处。”陈莫能对。余曰:“今日但见如琢意到之作,淡墨淋漓,纵横自在,便失声叫好,不知其平日经几炉锤,经几推敲。大山长水,丘阜溪壑,一一全具于胸中,不差毫末,然后抛却影响,指笔具遂。所以量有限之宣纸,势若千里,模糊之处,具诸生韵。就是古人写得一草一木,一壑一丘,未有几分相似,便从大师意到之作学起,都成淡薄,了无意致,故今人未必不如古人矣。”惜兮,知余者陈君已成故人。

崔如琢是20世纪以降最为重要的山水画家,其指墨已达历史高度

先生少时师承苦老,继则遍仿名家。先生尝言,凡临古画,须细阅古人名迹,先看山之气势,次究法格,以用意古雅,笔墨精妙者为上。先生作画,虽摹古人如董源、郭熙、黄公望、石涛等之丘壑梗概,亦必追求其神韵,不可只求形似。诚从古画中多临多记,饮食寝处与之为一,识得各家乃是一鼻孔出气者,而后自己的笔墨与之相通,即如琢之所以成为如琢者,神韵自然浑化,蹊径自然幽深,林木自然葱郁,亦于此而见。初则依门傍户,后者自立门户,如五代董源,巨然宗之,米氏父子宗之,黄、王、倪、吴皆宗之,今日先生亦宗之,宗一鼻祖而无分毫蹈袭之处者,正其自立门户而成其所以为我也。先生指墨山水,苍润宗董源,雄浑宗李、范,体势宗石涛,泼彩宗大千,格局宗潘天寿,皴染宗傅抱石,以前人之规矩,开自己之生面,不袭不蹈,而天然入谷,可以擢前人而同符,可以传后世而无愧。自此以后,凡有所作,偶有会于某家,实为自家面目。所谓“落笔要旧,境界要新”,自有一番自家面貌在。如米芾学书,四十以前自己不作一笔,时人谓之集书,四十以后放而为之,却自有一段光景。先生作画,六十以前专肖一家,没有自己,六十以后天眼方开,日日新、月月新,显出自家本色。

崔如琢是20世纪以降最为重要的山水画家,其指墨已达历史高度

崔如琢山水作品

六十后,如琢开始用指、掌、背蘸墨作画。指墨系是中国传统绘画之秘技,难以掌控,绝少有画家触及,唐宋元明墨迹不见,唯清代高其佩、高凤翰,近代潘天寿偶一为之,题材以花鸟、人物居多,尺幅也小,偶见潘天寿花鸟巨作。如琢指墨继承前人,指、掌并用,巧妙利用纸的纤维和皮质效果,别出新意,突破了前人熟纸或半熟纸的指画材质,创新地使用生皮纸,使得指墨从以前适合表现小品,发展到巨幅大作,如长达60米的手卷《千山飞雪》,指墨技艺炉火纯青,画面大气磅礴,气韵生动。《指墨江山》册页为先生指墨山水代表之一,或春或夏,或秋或冬,为绿为赭,为水为墨,为焦墨为灰墨,为泼墨为泼彩,极具变化之能事。如琢指下的枯树和古坡纵横变化,有环转飞动之势,其烟光草木,如带香气,山苍树秀,水活石润,于天地外,别有一种灵奇。

崔如琢是20世纪以降最为重要的山水画家,其指墨已达历史高度

崔如琢指墨山水作品

2

余观如琢指墨,曰古茂,曰苍润,曰秀逸。就巨幅、小品,虽粗豪工致,表达有所差异,而各有美之观念存乎其中。古茂者如《日出远岫明,鸟散空林寂》,气味醇厚,是美之发于静穆者也。苍润者如《烟水茫茫,千里斜阳暮》,草木华滋,峰峦峻厚,是美之发于雄伟者也。秀逸者如《寒溪竹影》,沙明山净,林木萧疏,是美之发于清幽者也。总之观其作品,无论大珠小珠,均有动人的撞击玉盘之声,各有各的好:古茂的作品,令观者生静穆之想;苍润的作品,令观者生雄伟之想;秀逸的作品,令观者生清幽之想。复而言之,如琢凡制一幅图画,皆能引人入胜,斯为大美焉。

崔如琢是20世纪以降最为重要的山水画家,其指墨已达历史高度

崔如琢指墨山水作品

余观如琢指墨,气韵生动。《浮云不共此山齐,山霭苍苍望转迷》有笔气,有墨气,有色气;而又有气势,有气度,有气机,此间即谓之韵。而生动处,又非韵之可替,生者生生不已,深达难尽,动者动而不板,活泼迎人。《春云如白鹤》、《江南春游》、《春云江南》,尽峦嶂波澜之变,亦尽笔内笔外起伏升降之变,盖其设境也,随笔而转,而构思随笔而曲,气韵行于其间。凡物无气不生,山气从石内发出,以晴明时望山,其苍茫润泽之气,腾腾欲动。见青烟白道而思行,见山川落照而思望,见幽人山客而思居,见岩丘泉石而思游,此思之意外妙也。

崔如琢是20世纪以降最为重要的山水画家,其指墨已达历史高度

崔如琢指墨花鸟作品

余观如琢指墨,胸有丘壑,方能奔赴于腕下,勤赏名迹,自能得应于心胸。搜罗焉,鉴赏焉,收藏焉,皆触诸眼前,不论于天化于人造,无不加砥求探索之功,穷其奥妙,极其底蕴,自然神明于法,既不为法所拘,又不至流无所据。如琢《飞雪伴春》、《夏木荫荫更可人》、《秋晚烟岚》等作品,指墨神逸,能于无笔墨处,显出情真景真之活泼形影,其山水画作之妙,如真山真水,四时不同,春融洽,夏蓊郁,秋疏薄,冬黯淡,不为板刻之形,则之气之态变活矣。其烟岚之气四时有异:春山澹冶而如笑,夏山苍翠而如滴,秋山明净而如妆,冬山静穆而如睡,如真在此山中,则烟岚之景象正矣。

崔如琢是20世纪以降最为重要的山水画家,其指墨已达历史高度

崔如琢指墨花鸟作品

余观如琢指墨,《雨气薰薰远近峰》营丘作山水,危峰奋起,蔚然天成。乔木倚磴,下自成阴。轩畅闲雅,悠然远眺。道路深窈,俨如深居。用墨浓而皴斫分晓。凝坐观之,云烟悠生。澄江万里,神变万状,不知身置千岩万壑中。

余观如琢指墨,手卷《明丽春山》、《莫怪孤帆江上行》则雾锁烟笼,长烟引素,水如蓝染,山色渐青。夏景则古木荫天,绿水无波,瀑布穿云,幽亭近水。《秋韵图》则天如水色,幽林簇簇,雁鸿秋水,芦鸟沙汀。冬景则借地为雪,樵者负薪,渔者倚岸,水浅沙平。

余观如琢指墨雪景,《雪溪冬韵》、《郊野吟雪》得寒凝凌竞之意,长林深峭,涧道人烟,摄人浑茫,游于静穆,其象凛冽,其光黯惨。披拂屈曲,循境涉趣,岩气浮于几席,劲飙发于毫末,得其神迹,以式造化。如琢指墨,观其运思,缠绵无间,飘渺无痕,寂焉寥焉,浩焉渺焉,尘滓尽矣,灵变极矣。

余观如琢指墨,天分与学历兼到,则勾勒之劲逸,皴擦之松灵,气韵之浑厚,色泽之古雅,达此境界,其功夫克奏,有自然矣。《金秋无限》、《风船解兴月徘徊》如琢用意,墨生指活,横来竖去,空虚实际,轻重绵远,俱有腕中指上出之,其指在松。松者,变化不测之先天也。所以愈松愈紧,愈远愈近,愈今愈古,趣在画外,意在手前。

崔如琢是20世纪以降最为重要的山水画家,其指墨已达历史高度

崔如琢作品《听声》,2017 年保利香港秋拍,成交价1.77 亿港元。

3

如琢之画,胜在境界。晋人王羲之云:“从山阴道上行,山川自相映发,使人应接不暇。若秋冬之际,尤难为怀。”先生之指墨山水,绵延多姿,会稽山水难以与其媲美。夫大雅之作,唯在境界,此先生所尝言也。境界之大,在格局;境界之高,在格调。先生巨画作《葳蕤雪意江南》、手卷《雪溪江南》,洒洒落落,一望无际,格局开阔,洵有其大;指墨苍润,结体雄健,尘滓汰尽,天然脱俗。得境界者得自在,一似闲鸥翔集,又如云水风度。先生诸多画作,如《荷叶似云香不断》、《苍苍楚色水云间》等作随心所欲,信手拈来,却出以淡然天真,闲雅平和,不着力而力沉,不雕琢而意丰。指、掌积墨映带之际,闲和自在,故如风起秋山,落英匝地,缤纷绚烂之极,却又有着平淡冲和之境界,此正先生之襟怀使然也。指墨运用处,比多了一支毛笔来得痛快,有质感,有温度。

崔如琢是20世纪以降最为重要的山水画家,其指墨已达历史高度

崔如琢《丹枫白雪》保利香港2014春拍 成交价 1.84亿港元

画中唯山水最高,虽人物花鸟草虫,未始不可称绝,然终不及山水之气味,风流潇洒,变幻万千。昔米元章题王维画云:“云峰石迹,迥出天成。笔意纵横,参予造化。”至题韩幹画时则曰:“肖象而已,无大物色。”看山川之美,观山水之画,同一理也。凡山之可贵,在层叠起伏不尽之状。先生指墨山水,精于谋篇,高下大小,参差错落,以苍润湿蕴之状,而有峰峦起伏之妙。手卷创作取自古人常见手卷形式,案头把玩,横向舒卷,溪山无尽,次第推衍。团扇、册页,以及寻丈、尺幅,兼大小疏密之变,通甲骨、钟鼎收放之体,往往不故常主,布局多方,绝无雷同之感。其高昂峭拔者如《飞雪伴春》,似孤峰突起、四面削成;其平缓低矮者如《夏山烟晚》,若平畴远风,渐行渐远。

山水原是风流潇洒之事,与写草书、行书无异,不是拘泥用工之物,如画山水与画人物、花鸟,描勒界画粉色,那得有一毫趣致?是以虎头之满壁沧州,北苑之若有若无,河阳之山蔚云起,南宫之点墨成烟云,子久、元镇之树枯山瘦,如琢手卷《雪处疑花满,花边似雪回》,雪满千山,迥出人表,皆不著象,真足千古。

崔如琢是20世纪以降最为重要的山水画家,其指墨已达历史高度

崔如琢《荷风盛世》香港佳士得2011年秋拍 成交价1.28亿港元

如琢之画,胜在生机。夫画家之心思才力,精神运用,意匠构造,穷天地之所至,显明之所照,纵横千里,经纬万端,上下高低,八方远近,有形有象之物,若隐若现之景,无不一一含蕴胸中,展之腕底。虽高诸天空,远若万里,一入如琢之眼,即可缩之于宣纸,无处不露其生气,起伏变灭,动静生植,奇异万端,画卷呈现有存造化之功。其手卷《杜牧诗意图》,其手腕莫不达其周详,其笔墨莫不见其浑然,其画面魄力沉厚,气韵虚灵,生机流行。此无他,心焉、腕焉、手焉,无一处不到,真所谓一以贯之。

如琢之画,胜在气势。如琢巨幅作品《近峰铸铁远岭娇》、《寒塘清幽》,其指墨的苍劲、气势的磅礴,真是到了令人惊叹的程度,犹如读太史公《项羽本纪》,那种笔阵纵横、元气淋漓的气势,不由使人惊心动魄;其用笔劲峭布局严密处,犹如读荥阳之战、垓下之围文字,真有狂飚突起、风雨骤至之势。所以读如琢之画,首先给人的印象就是他那雄浑之气势和感人之力量。不论是寻丈巨幅还是尺页小品,他都以澎湃之激情、充沛之精力、酣畅之指墨和色彩之和谐构成这种气势,表现了画家雄视千古、气吞山河的精神力量和气概。先生作品以雄浑胜,就其小品亦能于温婉处见遒劲。即如其《天寒远山净》,气势壮、用墨丰,以此颇见沉实。至其《布谷声中夏令新》,慷慨壮怀,气奔如注,竟有奔雷坠石之势,是为雄壮气象发于指墨之间。观其《千山红到树,一水碧依人》,用墨清壮,且随其苍茫叹喟中而曲折变化,交相映发。

崔如琢是20世纪以降最为重要的山水画家,其指墨已达历史高度

崔如琢《万里平铺雪满天》北京保利2017春拍 成交价1.38亿

如琢之画,豪迈雄浑,读其手卷《雪溪冬韵》、《江北江南水拍天》,无不感到他早已超越于笔墨之外,传统之各种皴法,早已被他融化生新,成为无法之法,法外之法了。司空图的《诗品》解释“雄浑”这种风格时说:“返虚入浑,积健为雄,具备万物,橫绝太空。”如琢之画《千山飞雪》、《玉山银海送清辉》,可当“雄浑”二字。清人杨振纲说到“雄浑”二字时说:“此非有大才力大学问不能,文中唯庄马,诗中唯李杜,足以当之。”所谓“雄浑”风格,文章中唯有《庄子》和《史记》,诗中唯有李白、杜甫的诗可以称得上,当代画坛之中,唯有如琢足以当之。

如琢之画,画中有诗。石涛曾把陶渊明、苏东坡的许多诗画成画,诗画相得益彰。如琢画作,以诗入画,每幅画都是一首无声的诗。《富春山居图》,不同于元人黄子久,别开生面,是那么壮美的画境,那么动人的诗境,夕阳的余晖映照着水边的岸崖以及隐现在嶙峋巨岩后的村落,村后是郁勃幽深的丛林和草木森秀的岗峦。画境是那么宁静,宁静得连飘浮在山腰的白云也似乎凝固不动了。但是,静谧中也洋溢着热烈——那胭脂色般的残阳,使我们感到“余霞散成绮”这名句的具体形象。《四望桃花红满潮》是一幅描绘了江南春色的动人画面:平坡上春树叠翠,沃野千里,青葱欲滴,远山如黛与碧水相映,白云如织,群鹜齐飞,画面上散发春的气息,那暖风快要把游人熏醉了。《花开红树乱莺啼》、《溪上青松秀色开》等如琢山水画作,大都是有这种诗之气质。

崔如琢是20世纪以降最为重要的山水画家,其指墨已达历史高度

崔如琢《飞雪伴春》保利香港2016春拍 成交价 3.068亿港元

如琢之作,贵在善化,如琢山水,借鉴西画印象派,表述朦胧的意境和氛围,用暗示、象征手法,给人以飘渺微茫的感觉,留有遐想的余地。如琢绘画《画洗春林图》、《山路原无雨,空翠湿人衣》、《岑翠映湖月》中的写意指墨、淡墨淡色往往也有这种效果,以极其概括,有时甚至以抽象的指墨表现对象,既酣畅淋漓,又飘渺空灵,给人可意会不可言传之美。大千居士的浓彩启发了如琢,如琢山水画加以创新,《春荫春雨复春风》以淡彩淡墨出之,更有中国传统山水的神韵,艺术效果上有飘渺微茫的感觉,留有遐想的余地。

如琢之画,技法新颍,作品将传统的皴法第一,改变为色彩为主,使中国山水画呈现新的生机。试看他的《春山清流》、《布谷声中夏令新》,整个画面的很少看到一笔皴笔,然而却是一幅山水云烟浑然一体的杰作,就连水间的树木,也只见一处以浓淡的积墨,连半树枝干也没有,然而任何人看这幅画,都十分清楚,哪里是山,哪里是水,哪里是烟,哪里是云,哪里是树木,哪里是房屋。请再看《春雨积篱落,声声响春树》,这是一幅水墨山水,画的也是风雨中的山水,然而情景与上一幅画不同,上图画面上一片烟云,留空旷处极少,盖因当时是暴雨,烟云迷漫,一片混沌也。此图只是风雨,显而易见,不是特大风雨,看样子是薄雾小细,故远处尚露山坡,近处尚能辨树木,最近处略用指肚微抹,稍见堤岸,尤其是江面上的一大片飞墨和树梢头的飞墨,恰恰重重渲染了烟雨薄雾的气氛。在这幅画上,没有用勾和皴。类似这样的画,还有《飒飒秋雨中,浅浅石榴泻》、《溪山烟雨》等,画家在画烟雨云雾之时,往往采用这种表现手法。

崔如琢是20世纪以降最为重要的山水画家,其指墨已达历史高度

崔如琢《葳蕤雪意江南》 香港保利2015春拍 成交价 2.36亿港元

如琢之画,用色大胆,不论何种色彩,在他的指下都十分的沉稳,和谐。如《山色无定姿,如烟复如黛》、《梦荷 》,画面上显然是大块的墨,大块的白,和斑驳的蓝和红,这样用色的效果,却使你感到元气淋漓,青红斑驳,是一种雪后千山苍苍茫茫的气势。如琢在用色,谨守一个原则,在同一幅上,只以一种颜色为主,其他色泽均服从主色调,不能喧宾夺主。一年四季之山水,其用色都是有讲究的。他的画,不同于传统水墨,也不同于传统青绿山水,色彩丰富且平和。

崔如琢是20世纪以降最为重要的山水画家,其指墨已达历史高度

崔如琢《指墨山水十二条屏》2017年12月以2.415亿元成交

如琢指墨,改变了传统笔墨线的流动感,像手卷《寒云雪霁》、《苍山连东浦,雪屋入寒林》改变了我们正常看到的线条的流动感,黑白效果超过我们看到的笔墨效果,在二维的黑白墨色中,增加了灰色,色彩更具丰富性、流动性。那种飞白是我们意想不到的,就是这种带有意料之外的美感在指墨上达到枯和韧有机结合,以寻求笔墨的理解。吾等可从留存至今的历代指墨作品看到,没有先生指墨山水此等境界指和掌是一种限制,而先生于此限制中,硬生生地开创出这样新的指墨天地。

如琢之画,使人振奋,其多彩多姿的指墨山水、花鸟和指书,以强有力的指墨和雄浑的色调,恰好反映了我们时代多彩多姿的面目,是对吾国大好河山之热烈歌颂。如琢指墨山水、花鸟、指书,在画坛上树立了一个崭新的画派,而且这个画派,将产生愈来愈大的影响。更重要的是,先生指墨画就其创新而言,确是焕然一新的一代风标,是无人可与类同的异军突起,但就其民族风格、中国气魄来说,又是传统山水画的继承和传新。先生之绘画艺术所透露的,是先生对家国的一份情怀、对社会的一份使命,所反映的是我们的时代精神,一种奋发有为、乐观进取的精神,一种社会的正能量。

4

夫当代山水画作,无虑千数,大抵呈现山川、云水、亭榭、草木、古迹,粗观尚可,数日数月复观,便觉乏味。要之,有先生之胆,有先生之识,又有先生之才,而后能为此超世绝尘之画作。先生指墨山水,并其喜怒动静之性,无不描画如生。若夫扇面、册页、手卷、寻丈巨幅,皆心所欲言,指墨到处,种种入妙。余观董源、巨然山水,雄浑劲健,气势磅礴,千载之下,为之心胸阔大;石涛山水,纵使笔不笔,墨不墨,自有我在,至今如亲见其人。盖其情真而境实,揭肺肝示人,人见之无不感动。先生作品,其思欲沉,其调欲响,其骨欲苍,其味欲隽,而总归于高华秀朗。从巨幅到小品,都自真情实境流出,与董源、石涛落墨,异世而同符。先生其作,雄健大气,气象万千,洋洋乎,洒洒乎,纤乎,巨乎,渊微乎,漭漭乎,各臻其妙,兼总其极,而画境之奇观备矣。数就当世能写善画者,一当其锋,无不披靡,斯已奇矣。如琢先生是二十世纪以降与黄宾虹、张大千、傅抱石、李可染、陆俨少诸先生齐名的最为重要的山水画家,他的指墨山水开宗立派,其艺术成就已达到历史的高度,为我们开启了一个指墨绘画的新时代。

崔如琢是20世纪以降最为重要的山水画家,其指墨已达历史高度

崔如琢山水作品

“太朴如琢——如琢先生书画故宫大展”在即,且有画集问世,余为文而传之。先生指墨作品,独出胸臆,指、腕、掌、背流动间,一任自然,成此洋洋大观、卓有落落之作,风韵流走,别具风貌。其画山,千岩竞秀;其画水,百转纡徐。此乃人与书画俱老,心手两忘之机也。故宫出版社梓印其作,得近水楼台之便,先人一步仰视华章、一挹风味,何其幸哉!


原文:《器大者墨必闳》 作者:王亚民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山水画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jfssh.com/jfssh/2073.html

作者: jfssh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